/ 对话 /

公平来讲,一线城市公司人过节受到家乡人民款待是占了熟人社会的便宜。

CBN weekly - - Content/ 目录 - 文|崔鹏 崔鹏是一个价值投资者。联系他可发邮件

户外运动市场希望何在?/ Douglas H. Morse

如果你也像我一样,经常在某个长假去自己或者配偶的家乡的话,你是否有过这样的感觉:家乡亲戚节日聚会的餐饮水平远高于一线城市的普通公司人聚会。这是不是有点超出人的想象? “十一”期间我去了老婆的故乡,那是个中国西南部的巨型城市。它距离大海非常遥远,所以那里海鲜的价格也要高于上海和北京,但是我们被邀请的若干次亲人聚会基本都是海鲜大餐。我记录了其中一次的菜谱:清蒸石斑鱼、粉丝鲍鱼(5头鲍)、清蒸大闸蟹、三文鱼以及甜虾鱼生大拼盘、酱爆香螺、辣炒皇帝蟹、鸡公煲、红焖羊肉、各色时蔬,以及茅台酒、各色葡萄酒和啤酒。参加聚会的人大约10个左右。我简单计算了一下,这一餐的价格,即使是在市场购买后自加工也需要4000元左右,而这大概是所有聚餐的平均水平。

一个关注人们怎么花钱的人,他的一些特殊之处大概就在于此—我觉得自己当时的状态是,肉身在频频举杯敬酒、大吃大嚼,然后灵魂在餐桌的上方按照超市的单价在按计算器。

我不知道其他生活在北京、上海的公司人是怎么做这件事的,反正我身边的人很少有花这么多钱做一次节日聚餐的,特别是请的都是亲戚的时候。

我看到有的媒体因此做了关于节日聚餐水平比较的专题,他们的结论是:那些在一线城市的公司 人要承担更高的房价,上班更累,日常生活质量也远不如那些更低线的城市。

有这种看法大概是由于他们对一线和二三线城市人们生活消费权重的分配差异不了解。实际上,在更低线的城市中生活的人,他们在礼仪性活动中的消费比重要高于一线城市。我所说的礼仪活动,一般是指过年消费、亲戚聚餐还有婚礼花费。而一线城市中生活的人们普遍更加实际,他们的礼仪性活动花销权重小,更愿意把钱花在日常生活中,比如日常工作午餐的花费、下班后娱乐消遣的消费。当然,这也基于一线城市中的公司人收入要高于低线的城市。

为什么在非一线城市中礼仪性花费会更多?这很可能和一个局域社会的熟人化程度有关。在一个充满了“熟人”的城市中,如果某人掌握某种社会资源,那么其熟人圈子中的友善者将会更多获益。而普遍的社会规则是,获益者不应通过货币化的方式来反馈资源输出者,他们更倾向于用自己的资源和对方交换,以及通过礼仪性活动以一定频率来整合资源。

在一线城市中,外来移民占比更高,他们通过竞价市场获得资源。相对于竞价市场,礼仪性活动对大多数人来说价值是比较低的。所以,身在北京、上海和深圳的公司人,对于和同事娱乐性聚餐的热情要比和亲戚聚会的热情高得多。

一线城市中的公司人和低线城市中的公司人在遇到生活中的难题时,解决问题的思路是有很大差别的。在一线城市中,人们更倾向于先在互联网上寻找有没有解决问题的公司或者市场,之后选择性价比更高的产品;在低线城市中,人们倾向于先从亲戚和朋友关系中寻找所谓的“熟人”,看是不是可以通过“熟人”来解决问题。这两种解决方案并不存在哪个更先进的问题。形成原因是在非一线城市,某些服务市场完善程度很糟糕或者根本不存在;而在一线城市,熟人解决问题的效率和通过市场解决问题的效率是一样的,人们无法从中套利。

公平来讲,一线城市公司人过节受到家乡人民款待是占了熟人社会的便宜。这是因为家乡人民把这些一线城市生活者看成熟人,但是这些熟人基本不能带给家乡人民满意的一线城市资源回报。我就曾经替亲戚排过协和医院的专家号,结果是双输的—我冻感冒了,号也没排上。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