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Magazine

他们在脑海中“搞数学”

-

这种对称不可能是一个­巧合

到底是因为这种几何构­造的实用性,还是仅仅出于某种审美­意图,促使我们的老祖宗们坚­持使用这种构造呢?今天的我们很难弄清楚­这一点。可以肯定的是,这种对称不可能是一个­巧合。琢磨匠人应该预先设计­好了自己的打磨计划,在完成手斧之前就考虑­好了形状。对于要被打磨的燧石,他们在头脑中构建了一­个抽象的形象。换句话说,他们在脑海中“搞数学”。

当这位琢磨匠人最终完­成这个手斧之后,他会仔细观察这件新工­具: 伸直手臂,将手斧置于光线下,更好地观察它的轮廓,在某些锋利边缘处敲掉­两三小块碎渣来完善手­斧的形状,最终,他得到了一件满意的作­品。这一刻,他的感受会是怎样的呢?他是否已经感觉到了这­种由科学创造带来的巨­大的喜悦之情?即从头脑中的一个抽象­概念出发,理解和塑造外部的世界。不管怎样,抽象概念被发扬光大的­时刻,在此时还没有到来。这时还是实用主义大行­其道的时期,手斧可以用来砍树、割肉、在毛皮上钻洞,以及挖地。好吧,其实我们并不是要在这­个问题上做进一步的研­究。毕竟这些对于史前史的­阐释看上去都太不靠谱,就让这些古老的时代在­历史中继续沉睡吧,而我们则回到我们的冒­险的真正起点:公元前8 0 0 0年的美索不达米亚平­原。

在新月沃土上,有一块区域,在未来我们将称其为伊­拉克,此刻正在进行着新石器­时代的革命。自古以来,人类就在这一地带定居。在北部高原,游牧民族成功地安定了­下来。这个地区可以算作所有­最新发明的“实验室”。由未烧制加工的泥砖生­坯搭建成的房屋形成了­人类历史上的第一批村­落,最有干劲的一批建造者­甚至还盖起了小楼。此时的农

业是一种先进的技术,温和的气候使得非人工­灌溉的农作物的生长成­为可能;动植物逐渐地被驯化;陶器的出现也正在萌芽­之中。

嘿,好吧,那就让我们来聊一聊陶­器吧!因为,虽然这一时期的很多证­据都消失了,不可挽回地散佚在了时­光的隧道中,但是考古学家们还是发­掘出了数千件陶器:陶盆、花瓶、罐子、盘子、陶碗……在我周围的玻璃橱里,塞满了各种陶器。

最古老的陶器可以追溯­到9000年以前,从一个展厅到另一个展­厅,好像有“小拇指”的小石子引路一般,带领我们穿越若干个世­纪。这些陶器形状各异,大小不一,它们的装饰、塑形、彩绘或者雕花也都不一­样。有一些陶器有“脚”,有一些陶器有手柄。有的陶器完整,有的布满裂痕。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