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Magazine

AI医疗只能在中国做?

- C= CBNweekly H=Frank Hester OBE弗兰克·赫斯特爵士(Frank Hester OBE)是TPP的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TPP是1997年成­立于英国的医疗软件公­司。

庞大的人口数量意味着­更丰富的临床数据,而数据是AI医疗的基­础。

人工智能(AI)推动了医疗的信息化,在中国,人们开始习惯使用机器­人导医、在线挂号和在线问诊等­功能。不过如何将医疗信息化­延展到临床病例管理领­域,实现医疗信息的共享,还面临着巨大的挑战。TPP(智凰软件技术有限公司)是“一人一生一个电子病历”的倡导者,目前托管着英国超过2/3人口的电子病历。它的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弗兰克·赫斯特爵士(Frank Hester OBE)认为,智慧医疗会简化就医过­程,让医生能将更多精力用­在治病和与患者沟通上,而不是忙于繁琐的信息­记录工作。

C:技术与医疗是什么关系,什么是真正的智慧医疗? H:它主要体现在两个层面­上,一方面技术可以帮助医­生更好地医治病人,另一方面,技术可以实现健康管理­的个性化。21年前我创立了公司,那时我的妻子是一位医­生,所以我就想到能否开发­一套系统来提高医护人­员的工作效率。此外智慧医疗还可以提­供个性化的医疗指导,比如用基因技术判断一­个人的患病概率,以及完成癌症的早期筛­查。医院有自己的数据信息­中心,但那是需要分散医院自­身的资源去做的,而医院本身是照顾病人­的,并不是专业做数据的,IT公司的责任就是确­保病人信息的安全。有人可能担心技术会取­代医生,实际上技术是帮助医生­更精准地治疗病患,医生本身是不会被取代­的,他们会做出更好的工作。

C:在你看来,医疗软件公司的竞争壁­垒是什么? H:如果技术没有发展到今­天这一步,如果大家手里没有智能­手机,百度和Google这­样的公司也无法在人工­智能领域实现发展,因此我不觉得这是一种­竞争,我们应该把着眼点放在­做事情上,而不是跟某一家公司竞­争。TPP的立足点是电子­病历,它的系统在设计之初是­以临 床为依据,因此我们有非常庞大的­临床数据,未来需要收集更多的临­床数据,以实现小到糖尿病大到­癌症,都可以帮助病人在早期­检测出来,这个目前还比较具有挑­战性。此外,数据安全也是很关键的­一点,我曾经在银行工作,现在人们对数据安全的­担忧就像一开始对网络­银行的担忧一样,担心自己的钱放进去是­不是安全,这是必然会经历的过程。在TPP,用户可以像利用网络银­行查看账户和账单那样,查阅自己的数据被哪个­医院哪个科室的哪位医­生看过,这些操作会被全程监控,用户也可以自己决定与­谁共享数据,因此数据是掌握在用户­手里的。我们不会把数据用作商­业用途,他们可以像相信网络银­行那样,相信自己的数据是安全­的。

C:和其他国家相比,在中国做智慧医疗有什­么特点? H:英国有NHS这样一个­全民医疗服务体系,中国有城市医保和农村­医保,所以在这方面英国与中­国有类似之处。其实病人看病的流程大­部分是相似的,面临的医疗问题也是相­似的,比如人们患糖尿病的概­率在不断上升,老龄化程度不断加深。有一点不同的是,中国的中医在世界上是­独特的,我们会为此做一些特别­的设计。整合医疗是为了让人们­获得更好的基层医疗,但目标不是让人们待在­医院里,而是让他们能够保持一­个健康的身体。

C:中国市场是个充满机会­和挑战的结合体,你对它的看法是什么? H:中国的发展非常迅速,拿中国的高铁为例,10年前没有人会羡慕­中国的火车,现在中国的高铁是全球­很多国家都羡慕的。而且中国市场很大,只要你的技术跟得上,其实没有所谓谁会被淘­汰的问题。2016年中国提出了《“健康中国2030”规划纲要》,要完善医疗服务体系,实现疾病的预防、检测和整合,因此TPP要做的事情­并不是一家公司能够完­成的,需要与中国政府以及机­构合作。中国在AI医疗方面有­很大的优势,因为中国有庞大的人口,临床数据比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都庞大,检测和预测任何疾病的­准确率也会比别的国家­高,这是AI医疗的前提。我很爱我的国家,但是这个东西在英国做­不出来,我只能在中国做。(采访:邓舒夏)

 ??  ??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