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平等简史

CBN weekly - - 书摘 -

在书中,作者讨论了21世纪经济不平等问题的出现,并解释了它与全球化和民主生存的关系。不平等是一个紧迫的问题,不仅影响生活水平,而且与我们的民主制度的运作方式密不可分。

相似。

最后,其他人声称,贫穷才是真正的问题,但不平等算不上,而经济增长的全球化扩散就是答案。

认为不平等不是一个问题的论点有很多,并且很容易扩展,没有必要逐一分析所有的论点。更有意义的是,应注意这些论点是如何成为反动思想的典型修辞工具。

其中一种观点认为,在一个不完善的社会和经济结构中,经济不平等远非不幸的缺陷,实际上反而促进了经济增长。因此,遏制不平等将会扼杀经济增长。阿尔伯特·赫希曼称之为“危险命题”。根据危险命题的观点,减少不平等的代价会危及更宝贵的成就,在这种情况下,经济增长最终会使富人和穷人都受益,正如俗话所说,水涨船高。然而,历史证据显示了一个不同的故事: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经济持续增长的辉煌3 0年中,对应的是较低的不平等水平,至少在发达经济体是如此。相反,近几十年的增长乏力反而伴随着不平等现象的急剧增加。

其次,有观点认为,反对不平等会扭曲现代社会的某些内在机制,这些机制基于个人才能和偏好的自由展现,使得社会流动成为可能。因此,抑制不平等将成为改善自身地位的障碍(除了社会的“寄生虫”)。这是被赫希曼称为“悖谬命题”的一个版本。根据这种观点,

任何旨在改善社会和经济状况的行动最终都反而会使初始的状况恶化。事实上,有确凿证据表明,近几十年来即使社会流动几乎完全停止,不平等现象仍然在增加。

第三,认为不平等不重要的观点是,即使不平等很重要也没有办法改变它。这是赫希曼所称的“无效论”中的一种说法,“无效论”强调任何纠正当前状态的努力最终都会失败,因而都没有任何意义。另一种说法是,贫穷和教育等问题对社会很重要,但不是不平等。“无效论”反映的一个观点是,一个社会是由相互独立的不相关部分组成的。这种结构显然不是真实的。结构性不平等不容易解决,但历史上提供了很多成功抑制不平等的政策案例。 果我们客观地看待今天的世界,我们必须承认它的特点是存在巨大的不平等。富国与穷国之间的生活水平存在巨大的差异……此外,我们必须认识到,不仅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存在巨大的不平等,发展中国家内部也存在高度不平等。”然而,当涉及政策建议时,减少不平等的目标就几乎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反贫困政策,因为这在政治上更受欢迎。显然,贫穷和不平等往往是相关的,虽然事实上不一定存在关联。将发展战略调整到大多数穷人居住的农村地区是解决绝对贫困的一种方法,并且也有助于纠正过度扭曲的收入分配。

然而,贫困与不平等之间的事实关联并不意味着这两者就是一回事。减少贫困往往是减少不平等问题的一种良策,并且有时候贫困确实是应该优先考虑的问题。尽管如此,这两个概念是不同的,有时甚至会呈现相反的动态变化。在不平等加剧的情况下,经济可能仍会增长并且贫困可能减少。美国19 8 0年代以来的经济发展历史证实了这些同时发生的趋势。

无论是发达国家还是欠发达国家的研究都偏好关注贫困,忽视了不平等问题。

作者:[美]米凯莱·阿拉塞维奇[美]安娜·索奇出版社:上海社会科学院出版社出版日期:2018年7月定价:40.00元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