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于迎来了像样的理由

亲戚之间总是容易这样,很难与之进行正常的买卖,大家客客气气,目光似炬,避免你捡了他们的便宜。

CBN weekly - - 富大人专栏 - 文|富大人

殷芩在网上买了10只螃蟹。号称几两一只,实际可能没有,不过管它呢,大家都不怎么在意这些事。完全没有包邮区人的吃蟹热情。做得好吃就吃一点,平时也不惦记。也可以说,一家人都毫无雅兴。能证明这一点的细节散落在他们家的各个角落。你只要将目光抬高几厘米,就能看到他们中秋节买的几罐啤酒还摆在餐边柜上,买一送一的黄色胶带将两瓶黑罐啤酒捆绑了足足一个多月了,天天杵在那,但是等不来解绑。这一家人自从买来但中秋节当天没有喝上之后,就想不起来还有什么事需要碰杯一下。每个日子反正都是平淡而雷同的。

早上喝粥,加一个再难吃也要咽下的白水煮鸡蛋,中午炒菜,晚上炒菜,1米4长的餐桌实际只启用了70厘米,另外一半堆着各种杂物,吃饭的时候,就把开水瓶、凉水壶、抽纸盒往一边挪一挪,最近这一年,甚至连一半都谈不上了。为了节省空间,餐桌的一侧现在已经贴到了餐边柜面前,需要至少挪开2张椅子,才能打开一扇餐边柜的柜门。大家忍耐力都很惊人。没有什么不能将就。

在这样的前情提要之下,10只螃蟹的到来,自然也没有什么好特别关注的。殷芩按照网上的方法,嘱咐母亲洗了蟹,备了一点姜片,水开后,将螃蟹翻了一个面……总之按照流程走了一遍之后,他们调了一点汁,挤在一块吃了起来。

并不好吃。蟹黄部分和嚼煎鸡蛋一样,只有蟹腿肉还有点清甜味。大概是蒸老了?还是品种不行?算了算了,吃完拉倒。这螃蟹麻烦,七零八碎的,还不如吃虾。大家大概差不多心思,默默不语地吃完了。收拾完毕,时间不过晚上7点50分,殷家各就各位,每个人都捧出了手机或电脑。父亲弹出“跑得 快”,母亲则浏览起一整天的朋友圈,有时还会看看人家制作的老土“音乐相册”,就在她将手机拉远放在距离鼻梁40公分的地方想要把照片看得更清楚一点的时候,电话进来了。老家的街坊想打听殷家的旧房子是否考虑出售,“上次听周姐说你想卖掉或出租是吧,我有个侄女想在附近买房……”

电话开的免提,大家都听到了街坊的打探。四个人里起码有三人耳朵竖起来了。接电话的母亲嗯嗯呀呀,用含含糊糊的语气搪塞了过去,“好咯,到时再看咯……”

电话挂断之后,殷家人算是打破了平静。大家终于搁置手头的屏幕,讨论起来。殷芩觉得卖掉算了,那房子尽管面积大,但硬伤也太明显了,没有产证,一直传言证能办下来,鬼晓得猴年马月? “现在也卖不起价,要是廉价卖掉,我才不干这种蠢事。”殷芩的父亲罕见地强硬。“可是继续留在那,租也租不上价,租客还毁房子,除非能拆迁,否则别指望升值了。”殷芩生怕砸手里。“拆迁也不是不可能,××阳光城的三期就把咱们前面不远处的那片征收了。”殷父道出了他的设想。过去的几十年里,在房子这事上他至少对过两次,假使他再坚持一下的话,应该就是三次了。其中一次遗憾是,他原本想将父母城里的一套小房子买下—父母不愿待在城里,要回乡下盖楼房—当时那房子卖价很低,他掏得起这钱,但碍于其他兄妹的目光和可能到来的议论,他最终还是决定算了。还有一次则是另外一家亲戚要卖房,对方获悉他想买后,马上开始摇摆犹疑,最后直接放弃了卖房的念头。亲戚之间总是容易这样,很难与之进行正常的买卖,大家客客气气,目光似炬,避免你捡了他们的便宜。“我看就是要拆迁了,拜托打听的人可能听到了一些风声,才有今天这个电话的。”一直没有怎么说话的母亲开口了,大家顿时也觉得挺有道理。转而便讨论起,如果拆迁是要补偿款还是要房子之类的问题了。这个家里自中秋节之后,终于迎来了像样的值得干杯的理由。大概不用多久,餐边柜上捆绑之下的啤酒们也会更新一下状态了。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