岩井俊二:除了死亡,其他都是轻伤

CBN weekly - - 十问 -

最近听到觉得最有启发的一个观点是什么?最有启发的大概就是“除了死亡,其他都是轻伤”。这句话简明扼要,一目了然,感觉无法反驳。悲观失望的时候,可以拿出来看看。

拍摄《你好,之华》的过程里,有什么是你意料之外的事?其实这次整个拍摄都非常顺利,也没有遇到一些很出乎意料的事情。倒是拍摄现场有的小细节让我觉得中日文化有些差异。例如有一场周文涛和母亲坐在沙发上的戏。日本的亲子之间就不会坐得这么近。当然,小时候也会这样亲近,但长大之后都会多多少少保持些距离。你说客气也行,一种礼仪也行,总之不会是很自然、亲切的感觉。坦白说,我挺羡慕中国的这种亲子距离,让人感到温暖。

你最喜欢的一场戏是什么?有没有比较遗憾的地方?也许你听起来觉得有点客套,但我仍然想说是每一场戏,每一个镜头都非常喜欢。所有这些叠加在一起才构成了整部电影。我也一直想在中国拍一部送给我影迷的电影,这次梦想终于实现了。

新片讲的依然是生命中的错过,你过往的电影叙事风格被人总结时,用得最多的词是唯美, 但真实的青春往往并不唯美,更多是普通,有时还很残酷,可以理解为你给青春加了一层滤镜吗?是这样,人生不只有美好的事物,也有诸多残酷之处。无论哪一面,都是我一直想描绘和展示的。

我们看到一张你的开工照片,是你追随中国这边的开拍传统,手里拿着三炷香,你在日本拍片也有这种仪式感吗?通过这次合作,你对中国有什么新的理解吗?有的。日本的开机仪式会请神社的神职人员来消灾求福。我虽然不是很迷信这些,但每次开机好像都会做这个仪式。就算随行就市吧。

你本人最喜欢的3部电影是什么?我喜欢《美国往事》《天堂之 门》,还有《天堂电影院》,这三部还有一个共同点,它们的作曲都是出自同一个人之手,意大利最多产的作曲家恩尼奥·莫里康内,我很喜欢他的音乐,你能想象到的所有类型的电影他都做过配乐。

你怎么看当下的年轻人,以及这个市场?会做怎样的调整来确保自己不落伍,或者担心自己落伍吗?关于当下,感觉处于一个信息万变的时代吧。如何避免落伍?相对容易实现一点的方法大概就是,待在变化没有那么剧烈的地方就不会显得很落伍了。我其实不愿意受到时代变化的影响,不愿意趋之若鹜,只想一直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对于当下的年轻人,我建议大家在结束课业或者工作之后对着镜子自我审视一下,如果能笑着面对自己,那么这一天就算是不错的一天,如果挤都 挤不出笑容,那么还是再想想,哪里出了问题。

你觉得青年人最没有必要花时间做的事是什么?没必要花时间做的事?做坏事吧。

从审美角度上说,你觉得最庸俗的几样事物是什么?如果列深恶痛绝list,排名前三的会是些什么?给我比较庸俗的感觉是日本电视节目上的那些常见的、太过华丽的舞台布置吧,看起来挺做作的。深恶痛绝清单里排名前三的是杀人、战争、巨大陨石(的坠落)。

你怎么看待名誉?你成名很早,在中国以及整个亚洲都有坚定的粉丝,不过你的选择似乎不受“名导演”这一格式约束,更多是随着自己心意在生活?如果用一句话来描述,你会如何评价自己?我对名誉其实没有什么兴趣。这些对我来说即便不是浮云,也不构成一种强大的吸引力。如果回顾一下的话,如你所说,我似乎一直都在做着自己喜欢做的事情,随着自己的心意,走走停停,拿起又放下,从学生时代以来就没有变过。从这一点来说,我无疑是非常幸运的。

岩井俊二,1963年出生于日本宫城县,日本导演、作家。代表作有《情书》《关于莉莉周的一切》《花与爱丽丝》等,首次来中国执导的影片《你好,之华》正在上映。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