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期间就创业,靠谱吗?职业规划课

大学生创业的门槛看似降低了,但成功依然只是小概率事件。

CBN weekly - - What's Up - —记者邓舒夏

更包容的创业环境降低了在校生的创业成本,甚至让在校创业变成一个“流行”的大学实践项目。本文列举了各种利弊和须知,有助你做行动攻略。

孙凌从大一就开始创业了,那是2011年,“当时我和同学在校内开咖啡馆,我们不仅没有租金上的优惠,和后勤等部门打交道也特别费劲。”他回忆道,但这些障碍到大四发生了很大的转变,当时他在学校的孵化器的支持下开了一家传媒公司,学校不仅提供办公地点,连桌椅和电脑都给他配齐了,“简直感觉自己得到了巨大的关爱。”

那一年,孙凌所在学校的“毕业生去向统计表”里多了一类指标:创业人数和创业率。

2015年可谓大学生创业热的起始之年。“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呼声四起,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关于深化高等学校创新创业教育改革的实施意见》,高校开始设立专门的创业指导中心、校园创业孵化器……不论内部环境还是外部环境都在积极推动大学生创业,在校创业的大学生数量一路直上。“很多数据都能反映这个变化,比如中国‘互联网+’大学生创新创业大赛,2014年首次举办大概有20万人参加,2016年办第二届的时候有超过50万名学生参加,而到了今年是第四届,参加的学生突破了200万,超过以往3届的总和。”天使湾创投投资经理黄超说 道,“要知道,全中国的在校大学生数量是30 0 0多万,可见参与人数的比例是相当高的。”

据黄超观察,在近几年的大学生创业比赛中,创意类提案的数量占比很多,但是真正能落地的项目较少, “很多商业模式在2015年和2016年已经被提过很多次了,加上这两年创业竞争激烈,所以一些侧重人力运营的项目会更难做,反而一些技术类的创业项目,通过产学研的方式做出来,最后有很大概率可以被大公司收购。”

除了创业比赛,越来越丰富的创业实践活动也为大学生提供了较早接触创业的机会,在清华大学读大四的柳济琛就是其中的一员。两年前,柳济琛以参加实践活动的心态报名了学校的创业训练营,尽管最后组里的项目 无疾而终,但训练营期间组员的专注度和创造力让他记忆犹新。“其实我刚参加的时候自己还没有创业的想法,只是跟着几个高年级的人做,但是那3个月让我看到了很多和平时学校生活不一样的东西。”柳济琛说道。两年后,柳济琛有了一个公益创业项目的想法—研发一款能够识别“光盘”的小程序来鼓励用户节约食物,用户可以用获得的积分去兑换App商城中的产品。

更包容的创业环境降低了在校生的创业成本,甚至让在校创业变成一个“流行”的大学实践项目。然而需要注意的是,在校创业不仅要应对创业本身的困难,还要面对“学生”身份带来的问题,比如如何平衡创业和学业之间的关系,如何跳脱学生身份的视角

局限性等。“现在学生创业的周期呈两极分化,一些人拿到创业支持后会坚持更久,还有一些人可能在最初就本着玩一玩的心态,后续遇到点困难就很快放弃了。”黄超说道。孙凌也察觉到了这一现象,他目前是智联招聘校园及海外事业部执行总监,由于工作需要他接触过大量的在校大学生,“有的在校生是被‘裹挟’跟风去创业的,但盲目创业可能导致时间和金钱的无谓损失,甚至如果创业失败,还会打击一个学生的就业信心。”

那么,在校创业究竟是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

在校期间创业,你的优势在哪? 启动成本低

学生创业,相对社会人来说最大的优势就是少了很多生存和经济上的压力。一方面,在校期间住宿和饮食的开销都很低,另一方面,团队成员都是学生,也降低了不少人力成本,所以在这个时间选择创业,启动成本更低。

任慈毕业于哈尔滨工业大学,在校期间有过的两次创业经历都和人力运营相关。第一次是成立代理团队,承包学生聚餐和出游等活动的场地预订,之后他又成立了校园外卖项目“红领巾外卖”—这两个项目的主要运营人员都是在校生。“当时很多同学都想加入我们,兼职做一些工作,有的人一个月能拿到四五百元的辛苦费,做得好还有提成,但大多数人是没有‘底薪’的。”任慈回忆道。

另一方面,即便创业失败,学生往往也没有太大的损失,“如果是个已经工作的人,放弃年薪30万元的工作来创业,那么就已经产生了30万元的沉没

成本。”黄超做了个对比。

体力和创造力的高峰

学生时期往往有更多的体力和精力投入到创业项目中。“开咖啡店的时候,每天从早到晚都在想创业的事情,时间晚了就直接睡店里,那段时间觉得特别充实。”在孙凌看来,如今自己多了更多的经验和更辽阔的视野,但已经很难再有大学创业时的充实和兴奋感,“结婚以后,肯定还要考虑小孩等更多家庭方面的事情,工作起来不会再像大学创业时那么纯粹。”

和体力相对应的,还有年轻人不被约束的创造力。大学的生活环境较为开放,学生更容易会有很多天马行空的想法,“人的思维往往会伴随着年龄的增长而逐渐封闭,所以学生可能会有很多创新的、突破性的想法。”黄超说道。

更懂校方和学生的需求

据孙凌观察,在校大学生创业项目大概可以分为3类:一类是技术类创新,通常与个人的专业研究方向相关;第二类是与传媒广告相关,比如成立传媒公司制作内容,以及承接一些品牌的校园推广工作;第三类是校园生活服务类,比如帮取快递、送外卖、开寝室便利店等。

从应用场景来看,许多在校生的创业项目都会从满足某个校园需求开 在校创业已经成为一种时髦的职业选择,导致很多学生为了创业而创业。这种情况是很危险的,浪费时间也浪费钱。

始。清华大学MBA专业的王竞便是如此,目前他正运营着一家自动咖啡售卖机公司“易咖啡”,售卖机的铺设场景多为大学校园,“虽然社会上有很多公司都在做这个业务,但我们除了技术层面的优势,还更懂学校的需求。”

王竞进一步解释道,对于主打校园市场的创业公司来说,得到校方支持会有很大的帮助。王竞观察到,学校最需要的是进来的商家能把服务做好,而不是能赚多少钱,这也是为什么高校往往不会和某家公司签排他性协议。因此他在校园铺设咖啡机器的时候,不光考虑了那些人流量多的地方,也将学校人员的生活需求考虑进去。“比如我们在一些后勤部门门口的机器数据很差,一天卖不出几杯,但它能给保安等工作人员带来便利;再比如我们会免费给学校的一些活动提供咖啡,学校看到你是真的在为师生服务,就会愿意让你进,甚至收你更少的租金,还会推荐给其他学校。”在王竞看来,这样的“牺牲”是有必要的,“只要其他机器的数据足够好,总体算下来还是盈利的。”

创业前,先问问自己4个问题 你的创业动机是什么?

在校创业已经成为一种时髦的职业选择,导致很多学生为了创业而创业。“有些人并没有一个完整的项目构想,只是单纯为了找点事做,这种情况是很危险的,浪费时间也浪费钱。”孙凌说。

什么样的项目才算考虑周全?黄超为大学生提供了一些参考建议:第一,这个项目解决的市场痛点是什么,解决这个痛点能给项目带来多少价值—这在一定程度上代表一家公司可能达到的市值;第二,有多少人可能成为潜在用户,有多少用户愿意付费,对标的公司是什么;第三,留给团队的市场红利是多少,这个市场的集中度如何;第四,这个团队的构成是什么,什么能够支撑团队能得更远。“创业的动机尤为重要,”黄超说道,“很多人创业是为了向别人证明自己,比如他之前受到过一些不公正的待遇,或者为了追求一个女孩,这种人往往在创业前期会非常拼,等到取得小规模的成功之后,创业的动力就会变弱,这时若遇到瓶颈,会很难坚持下去。”此外黄超还提到,有学生通过创业收获了第一桶金,但在后来的项目发展中遇到财务困难,于是对挣钱越来越迫切。过分强调营收会使项目陷入盲目扩张,最终很可能因为无法负担成本而失败。“在我看来,一个创业者一定是自己对创业有发自内心的渴望,并且希望通过创业去改变人们生活中的一些痛点,为整个市场和社会生活创造价值, 比如滴滴出行为用户节约了时间,AI技术为社会节约了人力成本等。”黄超说道。在他看来,带有使命感的在校创业者,往往能够在创业的道路上更加坚定。

钱从哪里来?

在校创业的资金主要来源于个人存款、朋友和亲人资助,以及学校和政府补贴等,其中家人的资助居多。天使湾始终在投大学生创业项目,但黄超表示,如今很多投资机构已经明确表示不投在校生了,它们更希望找一些在社会上磨砺过,甚至为创业交过几次“学费”的社会人,以此来降低投资风险,尤其在眼下这个资本寒冬的阶段,要从投资人口袋里拿钱,可以说是难上加难。

任慈的创业还算赶上了一个好时候,但他也不可避免地体验了一把找投资的艰难。在做校园出行和餐饮承包项目期间,因为缺乏财务意识,他没有想到要和商家明文约定结款期限,最终导致公司被拖欠了很多钱,直至无法负担运营人员的工资。“那时有人提议我去找天使投资,但我一点投融资的概念都没有。”任慈说道,后来他与其他创始成员拿着一份参考网上资料写的商业计划书去北京找投资,结果自然一无所获。然而任慈不甘心就这样结束项目,于是借钱买了车票又去了次北京,这一次他首先去了中关村创业大街的咖啡厅观察,“那里有很多创业者,其中有一个很热心,帮我改了商业计划书,还告诉我可以把融资需求发到创投网站上。”

一个月后,任慈终于拿到一笔500万元的融资,投资人有过类似的校园创业经历,比较理解他的处境,因此任慈觉得最终能拿到这笔钱,运气成分很大,“当时离过年只剩一周了,我想着如果再拿不到钱,就真的放弃了。”

还有一种非常危险的资金来源,应该引起大学创业者的警惕。如今面向大学生开放的网络贷款平台越来越多,一些无法从家庭获得资金支持的创业者很可能会借贷创业,这是十分危险的。孙凌就遇到过这样的创业者。“我接触过一个学生创业团队,他们发现水果的利润很大,加上那几年生鲜电商很火,于是他们准备在学校开一个水果电商,并从网贷平台上借钱创业,结果他们没有考虑到水果损耗的问题,创业三个多月就失败了,但是网贷的利息非常高,他们几个在校生做了一年多的兼职才把钱还上。”

你做好经营一家公司的准备了吗?

在校大学生往往缺少对商业世界的认知,因此在构思创业项目时,想法总是过于简单和理想化。“很多学生做项目调研就是上百度搜一搜,或者在学校里发几十份问卷,问卷设计得很简单,这样的调研并没有足够的可论证性,这样直接开始创业,往往缺乏对用户底层需求的认知。”黄超说道。

除了前期调研不足,黄超发现在校创业者提出的商业模式往往壁垒很低,且场景局限在校园里,比如校内取快递、外卖等众包模式,容易形成同质化竞争,同时由于用户客单价低,加上学生群体本身的收入水平很有限,付费意愿低,因此从他们身上获得的营收很难支撑公司长期稳定地发展下去, “这种项目很可能每学期都要换一大批运营人员。”

而在项目初具规模后,不少在校创业者也缺乏持续运营一家公司的能力。“尤其很多大学生拿到投资后就觉得自己已经创业成功了,至于后续应该如何高效使用这笔钱去让公司更好地发展下去,他们是不了解的。”在孙凌看来,创业者应该认识到,健康的项目需要具备良好的现金流,在不依靠投

资的情况下也可以生存下来。

此外,如果一个创业团队全部由在校生组成,这种单一的组织基因也会造成群体决策视野有限。“一个团队需要有一些不同观点、资源和能力的人在一起,而不是说大家都是一种类型的人,比如都是没有社会经验的大学生,或者都是做技术的、都是做市场推广的。”黄超解释道。但学生的交际圈很有限,要找到有社会经验的人加入自己的项目并不容易,此外,由于年龄和阅历的限制,如何说服和管理比自己年龄大、经验丰富的员工加入公司,这些对在校创业者来说都是一个挑战。

你承受得了失败吗?

“有时候创业就像谈恋爱,你需要投入大量的时间和金钱,而创业失败就像分手一样,投入越大,挫败感就越强。”黄超说道。

一方面,学生时期创业本身的经验和资金能力薄弱,创业失败的概率相对更大,有的人会因此丧失就业的信心,还有的人在经历了创业的“波澜壮阔”后,就业的心态也发生了微妙的变化。“做校园招聘时,我们发现有这么一类学生,企业对他们是又喜欢又不喜欢,那就是有创业经历的毕业生。”据孙凌观察,这些学生一方面有较为 丰富的实践能力和领导力,但他们往往不愿意进入一个公司从基层做起,并且无法适应公司的规章制度。“有创业想法的人往往都是不甘于现状的,创业的时候,自己有绝对的控制权,手下至少还有几名员工,但是上班以后要按时打卡,要做一些不喜欢的琐事,他们会一下子接受不了。”孙凌说道。此外,很多有创业经历的毕业生会本着“到公司学习”的目的应聘,他们可能在工作一段时间后会辞职再创业,因此用人单位可能对这群学生的稳定性有所顾虑。

心理落差可能是创业背景的毕业生最需要调整的。孙凌观察到,由于近几年做O2O、P2P的公司非常多,企业为了开拓校园市场会花很多钱用于推广,这让许多承接校园推广业务的学生挣了钱,但也过早提高了他们对于收入的心理预期。“有的学生接一些散活,月入就能过万,再让他毕业后做一个月五六千的工作,他会觉得没有意义,但实际上他挣的那些推广收入中有很大的泡沫。”

不管成功还是失败,你会有哪些收获?

总的来讲,创业是对一个人的技 能、资源、人力素质等能力的一次综合检验,能让人在短期内迅速检验自己的水平,并激发自主学习的潜能。据孙凌介绍,作为一个90后,他是智联招聘总监级别中年龄最小的,他认为正是从学生时代开始的连续创业经历,弥补了他在就业和晋升时的年龄差距。“创业会锻炼一个人查找信息的能力,积累团队管理的能力和与人沟通的经验,迫使你不断思考和复盘。”孙凌认为这些技能在职场中依然有效,且能为提升个人竞争力加分。

从商业的角度来看,大学生的创新热情为商业世界注入了新鲜的血液。“可能你在校期间想到了一个模式,虽然没有能力把它落地,但是别的企业从你的提案中受到了启发,可能这个想法会推动整个行业效率的提升。”黄超说道。在他看来,很多知名创业者会在大学期间就尝试创业,即使当时没有成功,创业精神仍会在未来伴随着他。“所以在校创业经历更像是一次人生的历练,让优秀的创业者在早期就有机会崭露头角,比如饿了么、ofo等项目,都是从在校创业做起的,虽然这些项目是凤毛麟角,毕竟创业本身就是一件失败率极高的事。”

另外,企业对创新人才的需求也很迫切。“尤其是互联网公司,有的公司并不不介意你能在职多久,只要你的创造力能够给公司的业务带来创新。”黄超说道。因此,有创业经历的大学生在人才市场依然有自己独特的优势。“创业本身就是少数人的人生选择,成功概率比较高的年龄往往在30岁到35岁呈正态分布。”黄超认为,无论成功还是失败,能有一些创业经历多少都是一个加分项,是一次自我的提升,“多一些积累和实践,总不是件坏事。”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