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米孵化小米

CBN weekly - - 编者的话 -

这家公司高速成长的8年,足以写入互联网时代的商学院案例库,但在旁观者看来,似乎有两个“小米”:2010年至2014年之间靠社交营销创新在智能手机市场闯出的“黑马”,和2015年至今以互联网思路走出U型底部的一个更加复杂的“新物种”。

在2018年这么多冲向IPO的公司中,小米是为数不多自带光环的那种。

这家诞生于2010年的智能手机公司,曾凭借社交网络的创新营销,创立了一个庞大的粉丝群,迅速搭上移动互联网的第一趟高速列车,仅数年时间就冲顶全国智能手机出货量冠军。倘若有人将来写一本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商学院教程,小米是不可忽略的案例。

但快速的成长也带来了烦恼,2015年小米陷入低谷,不仅手机出货量跌出全球前五名,管理上也遭遇了很大的瓶颈—美团点评联合创始人、高级副总裁王慧文近期在一个活动上的发言获得不少赞同,他认为所有新经济公司中,只有阿里巴巴的组织能力是过关的。换言之,大部分新型公司在这方面能力欠缺。

与此同时,包括美团、小米在内的新型公司,经受了公众和舆论的空前关注,当然,某种程度上,是这些公司首先需要高曝光和高关注度,这是在丰富到泛滥的信息环境中成长起来的公司的本能。它们处于一种矛盾的心态中:既希望获得高关注,也担心放大镜式的效应会使问题更为凸显。

2015年之后,雷军接受专访的次数较之前明显少了。他将更多精力放在如何将小米从低谷中拉上来。小米在此前已实践依托互联网搭建智能硬件生态链的设想,遭遇销量下滑之后,这家公司不断强化在生态链上的扩张,以至于店面数量从2018年第二季度的360家增长至第三季度的1100家之际,小米之家旗舰店中的SKU超过700个,品类从手机、电脑、电饭锅、电动牙刷到毛巾不一而足,甚至还包括样板间。

某种意义上,2015年也是一个新的起点—线下店及生态链,成为小米自我重塑的关键。小米开始孵化另一个小米。

3年来,小米在这些陌生的领域付出了诸多精力,也终于有了点变化。在2018年第三季度财报中,智能手机收入的占比已从此前的70.30%下降至68%,未来,让这个比例继续降低,正是小米努力的方向。

小米需要矫正自我认知以及公众认知,它不再是一家智能手机制造商,而是一个“以手机、智能硬件和IoT平台为核心的互联网公司”。这符合雷军当初对“小米”的命名:Mobile Internet,简化为MI。生于互联网时代的新型公司,事实上会跟随互联网的节奏,不断改变自己的形态,包括产品类型、管理架构及盈利模式。

由于没有什么经验可借鉴,这类探索难免面临各种压力。在筹备2018年7月赴港上市的过程中,小米也不断宣讲自己是一家互联网公司,但无论证监会还是资本市场,都不可能轻易相信它。

即便全力以赴地上市以及展开架构调整,小米遇到的困难也不会少。在这期的封面报道里,你会看到一个大刀阔斧改革的小米,同时也会看到一个深受重压的小米,压力来自外部,也来自于内部。

经历了黄金时代之后,这家新型公司面对了更多的质疑,也展开了更深的思考,并付诸实践:线下店的扩张让小米接触到不那么互联网的世界,资本市场又迫使它迅速学习如何管理投资者预期。小米的成长说明,在商业模式和公司管理上不断迭代,是互联网时代公司的必经之路。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