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来越难做的“财务”

技术已经取代了一部分基础财务工作,财务人员到了必须要“升级”的时候。

CBN weekly - - My Business/ 职业规划课 - 文| CBN记者陆佳裔美术编辑|景毅插画|于瑒

如果公司的财务共享中心搬迁,自己会去哪里?七八年前,为上一家公司筹建财务共享服务中心(Financial Shared Service Center)的冯月思不止一次想过这个问题。

冯月思当时所在的外资公司为了削减成本,打算在上海建立财务共享服务中心。共享中心的建立,意味着原先要花10 0个小时才能完成的财务计算量,在升级后只需要两个小时就能处理。财务实现自动化,也意味着公司对财务的用工需求会降低。冯思月的担心不无道理,在建立财务共享中心之后,尽管公司没有主动宣布裁员,但亚太地区的财务相关人员有的转岗、有的降薪、有的离开……

人力成本更低的城市总是大公司选择财务共享中心的目标,如果几年后,上海的人力成本也不具备优势,自己到时候是否还愿意随公司搬迁?而在财务升级后,自己的工作价值是否还被公司所需要?自己还有没有其他选择?这些问题当时一直困扰着身为财务工作者的冯月思。

大多数财务工作者的背景是相似的。会计专业毕业,进入公司从出纳开始,一路升级打怪,过程中伴随着各个阶段的资格证书和职称考评—可以说,财务原本是一个非常稳定且按部就班的岗位,很多人把财务当成可以安稳做一辈子的工作。

但这种观点在未来可能会发生转变。和大多数财务一样,冯月思在财务岗位上已经待了11年。从读会计专业开始,冯月思对财务的认知就是做会计和做账,她从来没想过,财务工作会像今天这样面临挑战。

这些画面已经可以预见:需要为投资者或董事会生成报告时,自然语言工具可以把内部和外部数据快速集合成复杂的报告,缩短工作时间;原本需要人力完成的数据繁重的日常任务可以通过自动化减少错误并提高效率……一个相当现实的问题是,当机器能完成大量基础工作之后,原本财务人员具有的价值已经被颠覆。

未来,新型财务人员应该具备哪些特质?如今在不少公司出现的新生岗位“财务合作伙伴”或许就是一个很典型的例子,它代表了未来的财务不光要有基础的财务知识,更需要懂业 务、懂管理,甚至还要有跨行业的知识等等。几位资深从业人员从自身的观察出发,和我们分享了更多更具体的变化趋势,在这个不得不面临“升级”的时候,或许可以给你一些参考。

A

趋势1:财务部门会越来越“瘦”

2017年5月,德勤推出智能财务机器人,解决了“手工操作耗费大量人力物力”的问题,之后没几个月,普华永道、安永、毕马威也相继推出了自己的财务机器人。人工智能所能带来的好处非常明显:它们效率更高、计算更准确,且24小时不间断。尽管目前来看,人工智能在财务工作中所能发挥的作用还停留在基础阶段,它所引起的焦虑已经辐射到整个财务领域。

在很多大公司里,财务共享已经开始实行。财务共享,相当于在同一个模板下,把全球子公司的财务集中在一起,实行标准化统一管理。这样做可以控制成本、提升效率,在经济发展缓慢又需要全球扩张的今天,正变得越来越流行。

但这两种变化都可能让财务人员陷入被动。比如当公司要推行共享中心时,财务人员往往有两种选择:一种是继续在原岗位工作,一种是进入共享中心成为一员,前者可能会面临公司缩减子公司财务人员时的失业风险,后者则牵涉到共享中心的不断迁移带来的不稳定性。

一个业内的共识是,未来“机器人处理基础业务+财务人员负责审计/检查”的人机交互模式会成为趋势,以后的财务甚至可能出现外包,就像快递交给不同的快递公司一样。这意味着,反复从事基础、低端会计和审计工作的财务人员将变得毫无竞争力。庄尚源目前是诺亚财富的CFO,他认为财务的缩减是一个趋势。如果说以前财务人员占到公司员工的7%左右,那么未来,这个比例会降至5%甚至更低。

B

趋势2:财务会成为业务的合作伙伴

技术带来的变化让原本基础的财务工作实现自动化,也因此产生新的能力要求。多位采访对象都向《第一财经周刊》表示,财务和业务结合的能力在工作中愈发重要。和其他行业一样,机械的基础工作不断被取代,而需要分析能力的高端工作还存在很大的缺口。

冯月思在和几位业内前辈交流后,把“财务合作伙伴”定为自己的目标。一次内部转岗的机会让她拿到了 新offer,成为新加坡子公司的财务合作伙伴,不过这次转型并不容易。一个最明显的区别是,她要从一个万事要等上级拍板的汇报对象,变成一双“指路”的眼睛—她的工作不再是之前的3张基础财务数据表,而是要从诸多表面上看起来毫不相关的数据中去分类筛选,列出变化的原因和趋势,并指导业务。比如一个子部门的预算为2亿元时,她需要设置销售的增长目标,建议投入的营销区域和投入比例,“合作伙伴就像是部门领导的副手,并且我们的办公点不在财务部,而是在业务部。”

卞敏娜目前是耐克大中华区的财务总监,曾先后在Costa中国和热风工作过。她完整经历了报表从按月分析,到每日解读,再细化到分钟的阶段。互联网的实时数据需要经过筛选、建模再到落地,帮助销售部门协调各个城市的进货情况,通过数据分析降低退货率和降低损耗,提高利润率。这背后需要的是既懂业务,又懂数据的专业人才。“成熟的商业智能应用系统基于对结构性、非结构性等各类大数据的搜集,并在此基础上做多重维度的分析挖掘,将财务数据和商业数据有效结合。财务团队可以预测未来可能会发生A、发生B、发生C时,公司就能决定分别采取何种策略去应对。”当然,在商业应用阶段,目前还没有人能完全走到这一步,“我们都在摸索中。”卞敏娜说。

一个趋势是,未来会出现越来越多这样的财务合作伙伴,他们不光是财务专家,也是公司的大脑,对战略给出数据支持和建议。卞敏娜对此深有感触。“很多人认为财务只需要和数字打交道,其实并不是这样,深入到业务中去,意味着需要和人打交道,数字有时候是用来说服他人的工具。”卞敏娜说。因此财务有时还要充当平衡各部 门利益的角色,这就对财务人员的沟通能力提出了新的要求。

C 趋势3:未来的财务不论背景,

也更年轻

财务原本是一个对专业背景有严格要求的岗位,但科锐国际的猎头顾问丁萌发现,如今越来越多“不走寻常路”的从业者出现了。

卞敏娜就不是财务科班出身,大学毕业后,她成了Costa大中华区的001号员工,从店铺选址、供应商筛选,到团队组建,她的职业发展伴随着整个大中华区的成长。因为对业务熟悉,以及对公司财务状况的了解,在轮岗多个职位后她成了当时的财务总监。

越来越多懂业务的圈外人加入到这个跑道,打破了固态的财务能力要求,一个新的结果是,越来越多的财务高层人员,需要具备复合能力,包括深入的业务能力,以及对复杂数据的理解和判断能力。另一个和国际接轨的趋势是,财务总监或者CFO人群正变得越来越年轻。丁萌观察到,此前CFO的招聘需求里会写明年龄要在40岁至50岁之间,而现在大多数公司的招聘需求都在45岁以下,原来要求15年以上的工作年资,现在放宽到了6至10年。庄尚源就是个典型的例子,身为首席财务官,他年仅36岁。

去年,冯月思加入了另一家美资跨国公司,担任财务合作伙伴。目前“智库”的角色让她暂时不用考虑失业的问题,不过她所在的部门今年第三季度的业绩并不好。她心情复杂地给出了部门裁员10 %的建议,同时,回想起几年前和前辈们讨论“财务升级之路”的那个下午。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