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脱欧,越来越复杂了

现在的英国,和2016年举行脱欧公投时类似—还有什么不可能发生的呢。

CBN weekly - - 商业评论 / 宏观 - 文|崔鹏崔鹏,资深财经媒体人。联系他请发 Email:[email protected]

11月25日,英国首相特雷莎·梅在和欧盟27国领导人的脱欧谈判中取得了进展。她所提出的协议被通过了。但问题不会那么简单地结束,英国议会能通过这个协议吗?真的很难说。

这份协议包括两部分,第一是对于脱欧过程中涉及的关键性问题,也就是脱欧过渡期、公民权利、英国与爱尔兰边界等作出规范;第二部分是确定英欧未来关系,着重于英国退出欧洲单一市场、关税同盟后与欧盟的贸易和安全关系。

梅为了避免硬脱欧的结果,在提交给欧盟领导人的协议中做了让步。特别是对于直布罗陀问题。

西班牙在与欧盟、英国关于直布罗陀问题达成的协议中表示,西班牙将对未来任何有关直布罗陀的欧盟-英国协议拥有否决权。英国脱欧后“直布罗陀将排除在欧盟与英国达成协议的地域范围外”,欧盟与英国达成的任何关于直布罗陀的单独协议,事先需要取得西班牙的同意。

直布罗陀对于英国和西班牙来说非常敏感,这个地中海的重要港口本来是西班牙的领土,但是由于1700年代的一场西班牙王位继承战,1713年英国与西班牙签订《乌德勒支合约》,直布罗陀变成了英国的一块海外飞地。而西班牙首相佩德罗·桑切斯借这次英国脱欧事件适时提出对直布罗陀脱欧的特殊处理问题。如果英国不答应,西班牙就否决英国的脱欧协议。

就像咱们以前提到的,几种势力都看英国现在的梅政府不顺眼—英国国内的疑欧派和民粹派觉得这个政府在欧盟面前太软弱,失去了很多英国应该争取的利益。保守党内部也正在酝酿对梅的不信任案。

其实这个集团里还有美国总统特朗普,他希望英国非常决绝地脱离欧盟,然后再和英国谈双边贸易协议的问题。以梅政府现在的状态,特朗普其实更希望 保守党原外交大臣鲍里斯·约翰逊能成为英国首相。

英国工党非常希望英国留在欧盟,他们的领袖杰米里·科尔宾一直在推动英国举行二次公投,而这也是欧盟现在希望的。梅大概率可以压制党内的不信任案的推动,让下议院通过她的脱欧协议才是真正的难题。

要知道,梅内阁在议会是个不占多数的悬浮内阁。而现在其党内很多疑欧派人物都倾向倒戈。目前这份两边不讨好的脱欧协议想要顺利通过除非出现奇迹。英国和欧盟的关系发展大概有几种可能:首先是概率最大的,英国的脱欧时间表延期,协议再次进入磨合阶段。

其次是英国议会拒绝梅政府的脱欧协议,英国实行无协议的硬脱欧。这种可能性对英国经济的伤害将非常大。当然,对欧盟也具有非常大的自残属性,而且会给全球经济的稳定性带来问题。虽然是非常严重的互相伤害,但在现在的情形下也不是不可能发生。

第三种可能是梅政府因此下台。但在现在的情况下,如果不是梅主动辞职,谁有勇气接着做脱欧一事的主导者呢。这种事发生的概率并不大。

第四种是经过讨价还价,梅的脱欧协议在议会通过了。

第五种可能是,梅政府松口,针对英国脱欧举行第二次公投。这种情况发生的概率最小。

我不厌其烦地把几种可能性都说一遍,最主要的原因是,现在的英国与2 016年举行脱欧公投时类似—还有什么不可能发生的呢?

英国继续脱欧应该是大概率事件。也许经过若干年,现在对欧洲和英国在一起抱有好感的年轻一代会再次主导加入欧盟……那是10年后宏观专栏关注的事吧。具有若干种可能性的英国,造成的一个最直接的市场结果就是英镑汇率在此期间会出现剧烈的波动。当然,由于参与者们对英国经济前途的怀疑,英镑汇率总体来说会是下跌的。

不过对于关注全球资产配置的投资者来说,这也许是个机会。因为在这个过程中,由于英镑汇率下跌,英国的资产被低估的概率非常大。

硬币的另一面,欧盟倒是更应该关注一下自己。除了英国脱欧,还有很多系统性的问题没有解决。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