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寻找耐力型的员工

CBN weekly - - 商业评论 / mba微课 - 文| Adam Bryant译|葛仲君

事实上大多数人都擅长应对极端高压,但如果时刻都面临压力就不一定了。

本次采访的对象是在线金融服务公司Affirm的首席执行官兼创始人马克斯·列夫琴(Max Levchin)。

B:你早年的生活是怎样的? L:我在乌克兰基辅出生,在苏联政府的统治下长大。那时的乌克兰有点儿像落后地区,所以我们并没有受到紧张局势的影响。我度过了快乐的童年,我的长辈都是科学家。我和爷爷奶奶、父亲母亲,还有我的兄弟住在同一间公寓里,受到了两代科学家的熏陶。我奶奶拥有天体物理学博士双学位,多年来一直负责管理基辅天文台。所以我的童年备受呵护,也非常有趣,有时候我会去天文台摆弄那台巨大的望远镜。我母亲为苏联政府工作,他们要求她学习计算机编程。那时我才10岁,有一次她对我说:“帮我个忙,你来学一学编程吧。”我就这样开始接触软件。不到3个月,我的进步就超过了她。

但因为切尔诺贝利事故,在我11岁时,幸福的童年生活被打断了。接下来的一年半时间里,我不得不和亲戚一起住在克里米亚的偏远村庄。那时候,我们每天都要在雪地里步行四五英里才能到达学校。我原本在家里备受呵护,现在却不得不先去铲雪,然后才能做作业。可以说,这段经历逼着我快快成长。

B:你是怎么应付这一切的? L:我很快就适应了。那时候很无聊,因为我原本就读的学校教育质量很高,新学校好像倒退了两年。我一下子就成了最优秀的学生,不需要做任何家庭作业。我还记得,自己特别怀念能使用计算机的日子,所以我养成了在纸上编写程序的习惯。我有成沓的笔记本,上面写满了小游戏的程序代码。最让我高兴的是回到基辅再次接触计算机的时候。我会把之前写在纸上的代码敲 进电脑,程序果然都能顺利运行。

B:你的父母和奶奶爷爷对你今天的领导风格有什么影响? L:奶奶对我影响很深。她简直就是意志力的化身,只要她想做的事就一定能做到。她有种强大的气场,你不必寻求她的同意或原谅,只需要做好自己应该做的。直到现在,我做决定时仍会考虑她的态度:奶奶会作出怎样的决定?我的意志足够顽强了吗?这些年招聘员工时,我会考察对方在艰苦环境下有没有这种坚韧不拔的精神。就好比耐力型运动员和短跑运动员的区别,我需要评估他们在巨大压力下的表现。在创业公司工作意味着时常要面对压力,有时这种压力会达到峰值。事实上大多数人都擅长应对极端高压,但如果时刻都面临压力就不一定了。所以我要寻找的是耐力型的选手。

B:怎么才能考察这一点呢? L:我会询问面试者职业生涯中面临压力最长的一段时间。很多人会提到自己熬夜工作的日子,但我会指出, “你说的是压力最大的时候,能不能谈谈你面临压力最长的一段时间?”招聘管理人员时,还有一个不错的问题是:“你裁减过员工吗?你是怎么做到的,感觉如何?”我想知道,你向手下宣布裁员的决定后,接下来是怎么处理的?只有一种做法是正确的:你应该帮他们一起收拾。这是最难做到的一点。你自己的压力也很大,只想坐在办公室里,等着别人离开。但正确的做法是和刚刚被你解雇的人待在一起,帮他们应对现实、替他们一起收拾。你应该告诉他们,一旦公司站稳了脚跟,你会尽最大努力重新雇佣他们。哪怕此时此刻你觉得自己做不到,但你还是要保持一份同情心。

B:你对刚毕业的大学生有什么建议吗? L:要敢于冒险,因为只有在年轻的时候,你不会面临多大损失。随着年龄的增长,你有了牵绊,就很难再冒特别大的风险。所以我一直说,创业要趁早。你可能会觉得应该去一家大公司,先赚10万美元再创业。但实际上这只会减慢你的脚步,让你觉得需要先赚足20万美元。 版权声明:本栏目内容由《纽约时报》提供版权。亚当 布莱恩特(Adam Bryant)是领导者培训机构Merryck& Co.的总经理,近20年来一直为《纽约时报》撰写高管访谈专栏,迄今已采访过500多位企业高管。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