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同的累意

CBN weekly - - 富大人专栏 - 文|富大人

难得一个阴天,儿子睡了,季春正准备刷点剧,手机响了。姨奶奶的头像冒了出来,她到了这座城市。跟着老伴,还有自己的孙女小慧。老伴前年听说动过手术,年事也高,这次出来,是要看看首都。哪都可以不去,北京还是想看看,大概是全体腿脚还利索的国产老人的夙愿。

他们在视频里说住在颐和园附近,因为孙女婿在这边部队。这次算探亲婚假。事实上,小慧已有了身孕,并不适合带着两位老人旅游。姨奶奶坐在宾馆的床上,叹气说没意思,到了好几个小时了,就在这躺着,东西完全吃不惯,连面条都难以下咽,没法吃,没吃过这么难吃的面。接下来也不知怎么安排,说着说着,她年迈的丈夫插话了:干脆坐飞机回去吧。

季春忙说着打圆场的话,这时她的父母亲也听到音讯,赶来镜头前打招呼,一堆客气的话说完也没有一个重点,邀请人到家里来吃饭见面,但又无法确定时间。“颐和园有点远,我们这里离故宫要近一点。”“你们那离故宫近是吧,那你们那儿有地方住吗?”“呃,也不近,住的话……” “只能打地铺了。”季春心里嘀咕,听到小慧透露打算报团,大家才如释重负,纷纷表示可行。挂了电话,季春妈妈抢先说,住在这里恐怕不行,只能报团,他们女儿怎么不来一个啊,如果住这里,招待不周,也落话柄。你看你姨爷爷这口气……

加了小慧微信,季春开始了主动询问,“你们有几天的假期?周末我们这边时间方便一点。”对方说了几个嗯嗯,表示会跟旅行团协调一下。随后又发来了一个地址定位,跟团酒店在朝阳区十八里店。明天去天安门看升旗……这么大的年纪看什么升旗啊,且不得深更半夜起来。季春来京十多年,

哪都可以不去,北京还是想看看,大概是全体腿脚还利索的国产老人的夙愿。

颐和园去了七八次,天坛有四五次,唯独升国旗一次都没有看过,但也来不及吐槽了,人家已经定了。“那接下来呢?”一个小时后,小慧回信说已经把他们送去酒店了,明天一早会有车来接他们。三天纯玩,第四天送机场。“那么哪一天比较空,可以到我们家这边安排聚会呢?”“可能没有时间过来了。”

那怎么行!季春不由得烦躁起来。都知道人家来了,面都不见一下,说不过去。只能现在就去他们的宾馆了,然后带去外头吃晚饭,他们在那歇着也没意思。如果不是自己反复追着问,都不知道是这么一个安排,季春心里有点不满。一通手忙脚乱的收拾,大家就出发了。车上她查了一下十八里店附近的饭店,发现还挺乡下的。那一块根本不熟,估摸着离得最近的商场可能是富力广场了,也没有几个看上眼的饭馆,唉,到时再说吧。

半个多小时后,他们一家进了宾馆大厅。空气里有点浮尘的霉味。在三楼的狭窄小房间里,霉味迅速被热络的见面寒暄盖住了。“太远了,这里实在不太方便,你看,孩子又小,正是离不开人的时候。”季春的母亲率先开聊了,聊了半小时,在姨奶奶夸了不在场的孙女婿25分钟之后,季春叫了一辆6座的商务车,路上有点堵,到了商场也有点尬,没有什么好逛的,听闻亲戚喜欢吃鱼,他们临时选了一家烤鱼店,味道也就那样吧。

随后一行人舟车劳顿又赶回了住处,因为这顿不怎么样的鱼,感觉并没有盛情款待好远道来的亲戚的季春有点不安,为了找补出一些体贴,季春替他们清理了第二天路上吃的,问了酒店前台要了Wi-Fi密码,给他们的手机连了网络,还回复了导游的短信,对方请他们确认第二天要3点40分起床,4点在前台集合领早餐。如果不是她检查,两位可能会错过。“我给你们定一下手机的闹钟吧。”姨奶奶一听马上说好的。“待会儿我请前台明天打叫早电话,你们就完全不用担心了。”“季春你真好呢。”姨奶奶感念地说。带着这句肯定,他们告辞了。回家路上,一家人同时叹了一口气,大家在共同的累意到来之际默契地闭上了嘴。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