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向时代告别话题

这一年,我们不断向时代告别,比如霍金的物理时代、李敖的狂人时代以及金庸的武侠时代。每个人可以对时代有自己的定义,但所有人都请好好move on。

CBN weekly - - What's Up - —特约作者陆泓

在过去的一年里,我们不断向时代告别。不过不必伤感。江山代有才人出,让我们满怀期待move on吧。

2018年快要到头,Google也照例公布了全球各地区的搜索热词。在全球范围内,被搜索次数最多的词是点燃一整个夏天的“世界杯”,但榜单的前十位中,占比最高的还是那些离我们远去的名字,比如霍金、斯坦·李以及中文地区榜的大侠金庸。

这些名人的离开不仅带走了一群人的念想,也带走了一个时代。被誉为“爱因斯坦之后最聪明的人”的霍金,就像是太空使者一样帮助人类继续天文物理的研究—即便坐在轮椅上近50年,全身只有一根手指能动。斯坦·李的想象力也让世界见识到了,一个喜欢跑龙套的老头子,居然还有这么强大的塑造宇宙的力量。

有时候看上去我们是在和一个人告别,实际上我们正在和一个时代说再见。金庸过世后,你会发现整个朋友圈的人都在悼念他。因为不管你是否看过金庸的书,他的作品一直在影响我们—不论是小时候打闹说的“六脉神剑”,还是长大以后在阿里巴巴公司新闻里看到的“风清扬”和“逍遥子”。等到再后来的人,他们的童年也许就不会出现金庸或是古龙的小说,取而代之的是各种电子游戏。这样看来,我们的确不止是向一个人致敬,而是向他和他的作品给几代人带来的影响致敬。

但也不要太难过,时代有结束就会有开始。车王迈克尔·舒马赫因滑雪摔伤变成植物人已有5年时间,在 这5年F1车坛里像维斯塔潘这样颇具潜力的新人不断涌现—其中也包括舒马赫的儿子米克·舒马赫。当每个人都在感叹车王时代过去,其实他已经给时代留下了一颗火种。这就像墨西哥阿兹台克文明中发现的“蛇咬尾”图腾一样—尾便是头,结束便是开始。

时代的结束有时并不是一件坏事。比如2016年,香港著名的油麻地警署正式退役停止了服务。被TVB养大的孩子的印象中,香港警察要么是在西九龙重案组当差的督察,要么就是在油麻地警署上班的得力干探。所以当这拍过《无间道》《夺命金》等众多影视作品的3层洋楼传出关门消息时,也吸引了不少港迷前去留念。但是,对于在其中工作的警察们来说,离开老旧的大楼,搬进更舒适方便的新环境办公又何尝不是一件好事呢?

说到告别,我们最后要提一下我们自己。相信不少读者已经知道了,当2018年结束,陪伴了大家十年的《第一财经周刊》也将与这个时代告别。也不必伤感,从2019年开始,我们的新刊《第一财经YiMagazine》会继续陪大家探索明亮的商业世界。“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数百年。”每个时代都有一批怀旧的人,但即便怀旧的人也得生活在新时代里。一切都会move on,但你只要记住《死亡诗社》里的一句话“seize the day”,就好了。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