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UJILIM X SOACE

CBN weekly - - Online To Offline/ -

是时候打响“保卫战”了

事实上,距离数码相机的开始流行也不过十几年而已。2000年前后,数码相机以更低的拍摄成本、更大的存储空间、多种预设拍摄方式等,迅速替代了胶片机的主流地位。“其实当个人电脑普及时,数码相机就呈现出爆发式的增长,人们拍照的数量达到了胶片时代的60倍。”佳能(中国)副总裁石井俊幸回忆道,2010年以前,佳能数码相机的销量几乎每年都能达到1.5倍的增长。

但相机行业未来的对手也在这时诞生— 20 0 0年11月,夏普推出了全球首款内置摄像头的手机,随后手机厂商纷纷开始将镜头加入到新产品中。互联网也助攻了手机拍照的普及化。2 010年10月,照片分享社交网站

Instagram诞生,这一年也是海外主流通信运营商大规模建设4G的元年,图片视频的传输速度和费用大大降低。

当时,这个现象还没有引发大部分相机厂商的担忧,主要原因在于成像质量的差距。2010年前后,单反相机的像素已经突破2000万,而iPhone 4的像素只有500万,镜头功能也很单一。

然而,手机摄像头技术的发展速度使许多相机厂商感到意外。2015年iPhone 6s像素突破千万,且能够拍4K画质的视频。随后“拍照”成了不少手机厂商的卖点,手机镜头不断升级,由单个变为双摄、三摄,噪点控制和变焦越来越强大,场景识别、人脸捕捉等算法的优化也使手机拍照的门槛更低。随着拍摄设备和发布渠道的变化,人们拍照的目的也随之发生了根本性的改变:从记录变为了分享。

根据图片分享网站Flickr的统计数据显示,2017年智能手机拍摄的照片占到了网站的一半,单反相机则为33%。

尽管相机的像素仍在飙升— 2012年尼康的D800突破3000万,2015年佳能5DSR的像素达到5060万—但人们追逐参数的热情似乎不如之前高了,因为他们发现有一种东西可以让手机拍出更“好”的照片—美图软件。“以前一个人为了获得一张好照片,比如拍摄长城,他会去拍很多次,直到出现最好的光线和云彩图案,现在人们只需去拍一张回来,光线和云之类的后期几乎都能搞定。”富士胶片(中国)投资有限公司副总裁兼电子影像事业部事业部长孙东亮说。很多相机厂商在此时意识到了潜在的威胁,但想到的抵御之法仍是提升图像质量。

然而,包括美颜在内的后期技术, 改变了人们获得“美的照片”的方法,真实和清晰度不再是首要因素—而这恰恰曾是很多人追捧相机的理由。后来这种技术也被众多手机厂商直接嵌入到手机摄像头中。

此外,相机市场又出现了一众“搅局者”—以大疆无人机、GoPro运动相机为代表的新兴拍摄设备生产商。在社交短视频App的助推下,越来越多的普通消费者开始购买它们的产品,相比于手机和相机,它们能实现更为新奇的拍摄视角。

高端、轻便的相机在中国更受欢迎,微单突围

尽管每个品牌的产品侧重点有所不同,但有一点是达成共识的—人们对于高端相机的需求越来越高。

市场研究公司GfK的数据显示, 2018年上半年中国数码相机整体市场规模虽持续萎缩,但数码相机零售均价却由2017年上半年的5707元,上升至2018年上半年的6379元。最初,相机市场呈金字塔形,入门级产品的用户基数最大,后来变成橄榄形,中档需求上升,这两年它成了一个葫芦形,“也就是说最顶尖的那一段开始放大,最小的那一段也存在,但中间的那一段在慢慢萎缩。”孙东亮说。

这样的变化与当下人们对数字影像产品的消费习惯有关。“我发现在中国,线下的摄像工作室越来越多,人们虽然用手机拍摄照片的时候多了,但是他们对照片的质量要求也越来越高,并愿意去专业照相馆拍一些具有留念价值的照片,比如毕业照、孕照、儿童艺术照等。”石井俊幸说道。这部分依然旺盛的市场推动着大部分相机生产商向更专业的方向发展。

另一个发展趋势是轻便。与整体相机市场的萎缩不同,微单的销量

正在呈上升趋势。根据CIPA统计的数据,2017年可更换镜头相机在其全球会员中的销售量为1167.56万台,其中单反的销量同比下降10.1%,微单则同比增长29.2%。今年以来,众多相机厂商也在集中发布微单新机,截至目前今年共有16款微单上市,去年是12款。

在索尼(中国)消费电子营业本部数码影像产品部总监李暾看来,使用相机录像的需求不太容易被手机替代,因为手机的录像画质、变焦、光学防抖、收声、面部对焦等能力还很弱,只能做简单拍摄,视频剪辑软件对于拍摄的优化也不像照片那样强大。“在vlog这样的视频博客上也会发现,手机制作的视频比较少,不管是用微单还是摄像机,起码用的是一个相机。”

值得一提的是,玩具化正在成为相机的新卖点。比如在前几年使用一次成像相机(俗称拍立得)就在年轻女性中成为一个时髦行为。

还有一个现象也体现了相机“玩具化”的趋势。“我们发现90后用户使用相机时,除了一些基础功能外,希望体现个性化,于是我们就提出彩色相机的方案。”孙东亮说道。据他回忆,当他们去和富士胶片的东京商品研发 部谈这个项目时,对方认为这是一个玩具。“因为在一个工程师的观念里没有相机是彩色的,但产品上线半年内,这个产品就在京东的微单目录中爬升到前三名。”孙东亮说道。

传统相机厂商也在通过开发新型拍摄设备,比如运动相机,试图将追赶潮流的年轻人重新吸引过来。

不过,拓展产品线也意味着将面临来自更多垂直领域的竞争,而揣测这些新兴产品的用户需求,并不简单。卡西欧曾在2017年推出一款带有拍照功能的手表,但销量惨淡。

努力离用户更近,不仅是为了销售产品

除了改进产品,相机厂商也在做另一件事—拉近与消费者的距离。

今年7月,佳能(中国)推出了“佳能俱乐部”,与其他子俱乐部的会员打通,定期推出一些培训课、摄影比赛和线下活动。其官网的线上商城也于今年11月开通,此前佳能在天猫、微商城上分散地开着多家线上商城,现在它更希望将用户聚集在自己的平台上。

线下场景也越来越成为相机厂 商贴近用户的阵地,目前佳能每年会在150座城市落地线下活动。“我们能从这些活动中获取有关产品的反馈意见。”石井俊幸说,他曾听到一位用户说佳能的一款镜头太重,拍摄时让他的腰很累,石井俊幸将这个情况反馈给公司总部,于是公司便重新设计了L级超远摄定焦镜头,将两款相关镜头的重量分别减少了约1010克和约870克,大幅度减轻了摄影师的负担。“其实很多相机厂商都在思考,我们究竟有多了解消费者。”李暾说道。2016年索尼在北京五棵松建立了第一家自营数码影像交流中心,并不售卖产品,主要用于与客户互动,目前这样的店在全国有11家。

富士胶片的尝试则更为多元。“今年10月,我们在上海淮海路建立了一个影像共享空间。”孙东亮告诉《第一财经周刊》。游客在里面租用富士相机的价格仅为每天20至50元,同时它为自由职业摄影师提供了一个费用较低的商业影棚,里面有顶级灯光设备和助

理灯光师以及可免费使用的富士相机,摄影棚的费用为每小时250元—上海市中心的顶级专业影棚每小时使用费约1500元。目前这个空间的月客流量在4500到5000人左右。“这里还会举办培训课和交流会,希望用户不要盲目地追求参数,可以亲自体验产品,最重要的是让人们感受到图片给自己的生活乃至人生带来的乐趣与美好。”孙东亮说。

基于传统相机技术,多元化经营

事实上,影像业务在这些传统相机公司的营收占比正在逐年缩小,为传统相机公司带来更多盈利的,是基于传统相机业务在机械、光学、化学等技术领域衍生出来的其他业务。

这些新业务涉及安防监控、工业可视化和自动化、视频分析、医疗人工智能、制药等,以及涉及消费品市场的投影仪、化妆品等领域。相比于面向大众的消费产品,面向工业生产和企业服务的业务潜力更大。

许多传统相机厂商采用并购和收购的方式,快速获得进入新领域的“入场券”。近些年,佳能先后收购了荷兰的奥西、丹麦的麦视通、瑞典的安讯士,以及东芝的医疗系统,借此进入商用印刷、安防、医疗等新领域。“目前新兴产业的占比大约是25%,我们计划在未来五年将它提升到40%。”佳能股份有限公司董事会主席兼CEO御手洗冨士夫此前曾对媒体表示。

索尼、松下等公司,都较早进入了电子消费品和家电市场,其业务并不仅仅依赖影像技术。可以预见,相机业务在传统相机公司的营收占比将越来越小,对于这块业务的取舍,用石井俊幸的话来说,就得看每家公司对待“初心”的态度了。比如因相机业务而生的 佳能选择了继续经营这个招牌产品。

越来越多的相机厂商也在利用其传感器技术,参与到手机摄像头的研发制造中。比如徕卡与华为P20手机的合作,徕卡既可以用镜头光学技术优化手机摄像头,又能利用自身的品牌影响力为手机带来更多的附加值。

不过,这些新领域每一个都活跃着数不清的大公司和初创公司,激烈的竞争也会为传统相机企业的营收稳定造成一定干扰。

过去,相机厂商想的更多的是如何生产出性能更好的相机。而如今,它们一方面要不断揣测善变的消费者的喜好,将他们从手机厂商和同行中抢过来;另一方面,它们还需要将自己武装成一个跨领域多面手。如此看来,战略抉择或许比技术突破更为生死攸关。

至于未来手机可能对相机的威胁,或许终究会有一个临界点。孙东亮称: “我们都知道物品的物理属性是很难变的,好比固体的东西是热胀冷缩,光学成像原理也是一个物理原理,要达到成像的最佳状态,就必须需要一个特定的物理逻辑,手机能否突破这样的物理限制还是未知,另外相机软件的功能能做到多强大,这也是一个未知,但发展与进步是一定的。”

此外,相机技术同样存在很大的进步空间,比如研究如何去掉快门,通过直接控制CMOS来实现快门的功能等。“对于相机厂商来说,我们需要确保有一些东西是领先于手机的,是手机追不上的,否则不要说发展,连生存都危险了。”孙东亮说。

不过,对于普通消费者来说,他们只关心手中设备的拍摄效果。比如康佳雯最终决定将相机留在自己身边,前几天她被朋友拉进了一个讨论星空拍摄的群。目前,还没有一款手机能完美捕捉星空的魅力。有相机在身边,“至少没时间出远门旅游的时候,我还可以去郊外拍个星空。”康佳雯说。

>> 富士胶片X-Space首家影像共享空间,位于上海淮海中路。

在首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上展示的佳能医疗产品。

想了解更多年轻人的生活方式和金字招牌的品牌案例,欢迎关注“金字招牌研究室”微信公众号。

>>富士胶片一次成像相机 SQ20

>>索尼全画幅微单 A7RM3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