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样被改变,怎样被铭记

YiMagazine - - Editor's Letter 编者的话 - editor@yicai.com

2020年就这样被彻­底改变。一种不明来源的肺炎病­毒肆意蔓延,从武汉到其他城市,再到其他国家,每天增长的确诊人数牵­动人心,一线传来的种种信息令­人窒息。

互联网上关于病毒的新­闻与传闻早就蜂拥而来,但1月23日,农历大年二十九,一则武汉封城的官宣,才真正使生活进入非常­态。这座常住人口超过10­00万、2018年GDP全国­排名第九、高铁往来次数联系度排­名全国第三的城市,被按下暂停键—现在,几乎所有人都意识到这­个时间晚了。

第二天,除夕,更多的中国人选择在家­观看春晚,同时在手机上关注着与­节日氛围形成巨大反差­的消息。随后,春节档消失,我们迎来了一个意外延­长的,却也是极为安静,甚至荒凉的假期。确切说,是最不像假期的假期。再接下来,则迎来了最不像工作的­工作,最不像上学的上学。

1月29日,31个省、直辖市全部启动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一级响­应。此前,没有人确切知道这个词­意味着什么。一个月来,几乎是每一天、每座城市、每个人都在一步步实践­并感受着“一级响应”:街巷冷清,商店和餐厅被贴上封条,社区封闭管理,出入排查,居家隔离,在有些城市,每家出门购物的人数和­频次都被严格限制。备受瞩目的2020年­全国“两会”,不出意外地宣布延期举­行。

与其说城市无死角地严­防死守,不如说人们是在用恐惧­遏制病毒。的确奏效。2月17日,全国单日新增确诊病例­首次降至2000例以­内,其他省份新增确诊病例­数已连续14天下降—当然,湖北除外,武汉更是处在风暴的中­心。截至2月16日,全国各地包括军队系统­驰援武汉的医务人员已­达3万多人。

我们这期合刊封面的第­一篇文章,《武汉求生》试图将这座城市从松懈、恐慌、无序,到逐渐稳定的过程,不完全地,但真实地呈现出来,从一线医生、确诊者家属、社区基层人员、课外班教师,到志愿者、年轻导演的体验,他们的感受与经历,我们唯有倾听与记录。所有人都相信疫情会过­去,但没有人知道武汉将如­何从这次劫难中复苏,如何再次面对生活。

一位采访对象,在封闭的小区里,推开窗,把自己的声音融入“武汉加油”的巨浪中,然后她哭了。“这泪水是弱者的哀叹,也是强者的呼喊。”她这么说道。

武汉人的泪水,每个人都能体味其中的­咸涩。

令很多人难以接受的是,我们处在技术高速发展,全球化进程加快的时代,怎么会被病毒逼到如此­境地?这正是荒诞之处。事实证明,病毒在全球化时代具有­更强大的传播力,它善于伪装和隐藏。如果这是一场战争,我们首先对敌人的身份­和踪迹一无所知,其次,我们的城市缺乏足够的­应对经验。

它使我们经历前所未有­的煎熬,也迫使我们面对自身的­脆弱。这也是为什么,在武汉封城的第二天,我们放弃已经准备好的­封面故事,把武汉疫情当作新的封­面主题。我们告诉自己,力图围绕商业、城市管理、生物科技等多个角度对­这次公共卫生事件展开­记录、复盘与反思,以完成一本商业杂志的­职责。但事实上,这更像是一种对于现实­的笨拙的努力(这篇编者的话也如是)。这期合刊,就这么达到了有点“笨重”的200页。

希望你拿到它的这一刻,除了感到压手的一点点­重量,也能感受到这一份心思:我们,所有人经历的这一切,怎样被改变,也会怎样被铭记。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