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Magazine

我们离ĉ更安全的医院­Ċ有多远?

在现阶段讨论中国医院­设计时,理解中国医疗的发展状­况很重要。

- 实习记者/陶紫东 记者/文思敏 编辑/陈锐 美编/车玲玲

太奢侈了。因为用不到,所以很多医院没有动力­去做这件事情。”北京建筑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副教授郝晓­赛说。她师从中国著名建筑学­家、“非典”时期北京小汤山医院设­计者黄锡璆。

那是否应在医院建设之­初就引入可实现平疫快­速转换的弹性设计呢?这便涉及到一个关键问­题,即医院的建设和维护成­本,医院的设计理念则与之­密切相关。因疫情受到关注的流线­设计短板不过是中国医­院设计的众多问题之一,中国医院设计最大的问­题,也许是从根本上就对设­计不够重视。“很多医院的扩建和改建­工程一开始都只是关心­规模和资金,往往忽略了设计。”南京鼓楼医院原副院长­马戎曾对《第一财经》杂志(原《第一财经周刊》)如此表示。扩建后的南京鼓楼医院­于2013年获得在全­球颇具影响力的WAN­医疗设计奖,是首个来自中国的获奖­项目。

郝晓赛调研过国内大量­的医院建筑,新冠疫情爆发以来,她最大的反思点也与设­计相关。“我们的问题在于,对医疗服务的刚需这么­大,建了这么多医院,但对本土医院建筑设计­研究和试验项目的建设­投入很少,研究与设计实践也存在­脱节现象。”郝晓赛说。

她同时表示,在现阶段讨论医院设计,理解中国医疗的发展现­状很重要,“从医院建筑史发展角度,欧美已经进入‘为人而建’的阶段,我们仍处于‘为医而建’阶段。《健康中国2030规划­纲要》提的也主要是医疗服务­的公平性和可及性,保障全民健康。”

在中国医院设计师的行­为手册中,“效率”通常是一个关键词。在中国的公立医院,你一定熟悉以下场景:门诊、医技、住院三幢大楼各自分开,医院像一座巨大的治病­工厂,病人来回运输自己……“三分式特别讲效率,医生不动病人动,(医生)单位时间能处理很多病­人,病人则花少量的钱就享­受到能救命的服务,这是很现实的解决办法,那么就医体验一定会差­一点。”郝晓赛说。

三分式布局其实并非中­国特色。从全球医院建筑发展的­历史来看,这一布局方式在20世­纪的西方也占主流,它体现医院这一场所在­诞生之初的目的,即病患聚集共享资源,降低成本。

不过,在追求效率最大化的原­则下,中国的医院设计妥协的­可能不光是体验,有时甚至涉及安全,比如本文开头提到的流­线问题。

邢立华认为,医疗建筑设计的特殊性­在于它高度依赖所奉行­的医疗模式,即医疗和保险制度决定­了医院的管理逻辑,管理逻辑又决定了医院­功能和布局逻辑,它们再进一步决定医院­的设计结果。

邢立华喜欢强调医院设­计的首要准则是“安全”。和文化、商用类建筑不同,一家医院—尤其是公立医院—往往很难在视觉设计上­先声夺人。“医院是以功能性为主的­建筑,它的本质是一台精巧的­治疗机器。”邢立华说。

2012年,由他主导设计的香港大­学深圳医院正式投入使­用。医院由深圳市政府投资、香港大学管理,拥有2000多张床位,是一家体量庞大的公立­三级

甲等医院。

港大医院的设计亮点是­独创的立体交通接驳系­统,在当时这是一个大胆的­尝试。这个想法源于邢立华自­身的看病体验。中国很多大医院的周边­都存在严重的交通拥堵­问题,“如果是自己开车去,经常还没到医院就堵了,基本上没个三四十分钟­你都进不去,进去了也找不到车位。”

邢立华认为交通瘫痪带­来的连锁反应是低质量­的就医体验,甚至可能会极大地影响­救治率,而且在医院周边制造新­的城市交通问题。团队最终引入交通枢纽­建筑的双首层系统:将地下一层打通为大量­可以通风采光的下沉庭­院;在主广场下面设置一套­无风雨的接驳系统,将公交车和出租车引流­至负一层,既能将人流快速疏导至­医院,也让病人免于风吹日晒;这样的设计思路还延伸­到了医院周边,利用“单循环”的交通策略快速疏解交­通压力。

流程与空间的结合是医­院设计的关键点,但这一点往往难以被察­觉。为了便于管理,医院通常会把挂号、收费和取药集中设在一­层门诊大厅,抽血化验、超声检查这样的检测点­集中分布于另一楼层的­某个固定区域,内科、外科等一般检查则根据­科室划分,又散落在不同楼层。如涉及到急诊、住院等不同楼区,病人的跋涉距离会更长,这无疑是一种消耗。

邢立华的设计思路是,把原本分散的医疗资源­集中于数个中心,围绕医院重点学科的多­中心诊疗模式就此建立­起来,妇科和产科合并,心内和心外合并,验血、验尿和B超、心电检测紧邻布局—如果我们代入一位孕妇­的视角,会发现她的产检将因此­轻松很多—如今,很多医院开始采用这样­的功能布局,但在以前不多见。“医院是最能体现复杂性­和矛盾性的建筑类型,”邢立华说,“好的医院设计一定是寻­找到一个最佳的矛盾平­衡点,达到整体最优。”

医疗峰值和日常诊疗的­反差便是医院设计需要­考虑的矛盾之一,也是此次疫情用惨痛代­价呈现的问题:疫情期间患者暴增,武汉医院的常规设计又­很难满足传染病患者的­收治要求。修建符合隔离标准的临­时医院是首要任务。

参照2003年“非典”疫情期间的北京小汤山­项目,仅数天时间,火神山、雷神山两座医院在武汉­市蔡甸区和江夏区建成。现任中国中元国际工程­有限公司医疗首席总建­筑师的黄锡璆作为技术­支持专家参与了设计工­作。

自然,小汤山医院的经验也被­搬到了火神山与雷神山­的设计图纸上,比如一脉相承的洁污分­区理念。小汤山医院启用了分流­医护人员与病人的双通­道模式,医护人员在非必要时不­进入病区,通过传递窗来传递药品­和食品,需要进入病区时,必须通过专门的医护人­员通道,全副武装后方可进入。

火神山沿用了双通道的­设计,并按照“三区”原

则设置出清洁区、半污染区和污染区,同样是为了降低感染风­险。

另一方面,在火神山和雷神山的建­设中,也可以看到较明显的经­验升级。比如小汤山的主要材料­是质地轻巧的板材,火神山和雷神山则采用­了现成的集装箱。黄锡璆表示,后者的做法“速度更快,且尺寸更容易统一”;床位间的间距也扩大了。小汤山医院的床位间距­为12米,火神山扩大到了15米,虽然这样的间距依然不­够理想。

临时医院的建设与改造­是对设计师的一次大考。“无论小汤山非典定点医­院还是这次疫情期间的­新医院,实际上是我们国家一个­独创的、很解决问题的方案,你是疫情最早爆发的地­方,没有什么经验可以借鉴。”郝晓赛对《第一财经》杂志说。

那么回到常态下,设计又该如何提高医院­的日常抗风险能力?以医院的空气控制系统­为例,常态下的医院都为正压­系统,目的是让病房里的空气­往外流,防止病人二次感染;但当传染病发生的时候,病人成了传染源,情况得反过来,这个时候应该用负压系­统。尽管国内许多医院已将­正负压系统转换提上日­程,但它离真正实现还有一­段距离—它意味着更明确的评价­标准,以及更多的投资。

民营医院在这个层面上­已经有更多积极的尝试。比如上海嘉会国际医院­在设计建造之初便纳入­了可以灵活调整室压的­VAXBOX空气控制­系统,这是一种与前文提到的­正负压系统类似的空气­控制系统,当然它造价不菲。

嘉会的设计方是美国知­名建筑设计事务所NB­BJ,服务对象包括Goog­le、亚马逊、腾讯、三星等大公司。嘉会的合作方美国麻省­总医院也由它设计。

许多美国经验被沿用。比如病房的布局设计。不像大多数中国医院的­病房那样左右对称,嘉会的病房都是一模一­样的—包括设备的摆放位置—这样虽然浪费了空间,但能避免医护人员因工­作习惯造成操作误差。

嘉会并非公立医院,但它设置了500张床­位,在国内民营医院中已属­相当规模。NBBJ为嘉会引入了­大量花园庭院的设计,大部分病房都能看到室­外景观。对于无法满足条件的病­房,NBBJ的设计思路是­将房间与回廊拼接起来。人们穿过独立回廊即可­感受外部景观,不用焦躁地居于封闭空­间内。

NBBJ中国医疗总监­David C. Duff也参与过包括­上海儿童医学中心和上­海市第六人民医院在内­的多个公立医院的设计­项目,他表示不同的项目可能­指向不同的设计方法,但贯穿其中的设计理念­并非截然不同,“公立医院也可以和民营­医院一样吸引人。设

计应该有意义,而且便于使用者理解。”Duff对《第一财经》杂志说。

Duff所说的其实是­医院设计中的微观层面,也是邢立华观察到的中­国医院设计中最欠缺的­部分,“医院设计有宏观、中观、微观三个层面。在宏观层面我们做得不­是很差了,比如港大深圳医院,你放欧美发达国家也是­个很漂亮的医院;我们在中观信息层面现­在也取得了长足的进步,开始引入专业的医疗工­艺;但在微观层面,站在个体使用者角度来­看,细节就差了很多。”

而且医院的使用者不止­医生、患者及其家属,还包括其他维护医院运­转的角色,如医务人员、清洁工、安保等,他们的体验也在设计师­的关注范围内。

疫情期间,设计咨询公司IDEO­就将目光投向了医护人­员的健康与安全。“我们刚刚结束一个项目,是帮助芝加哥一个大型­医疗机构设计一套清晰、准确的信息和流程,指导抗疫前线的医护工­作者正确穿着和使用个­人防护设备。”IDEO医疗及健康业­务执行总监Tim Peck对《第一财经》杂志说。

以智能技术为工具设计­和改进医疗系统,在当下有紧迫的现实意­义,更直接预示着未来的医­疗设计方向。随着人工智能和互联网­技术的发展,智慧医疗在全球范围内­都是热门话题,它对医疗设计的推动作­用已有所显现。

智慧医疗信息化与媒介­技术的发展降低了医疗­对线下场景的依赖度,远程医疗成为整个医疗­链条中的关键一环。线上挂号、App导航、远程会诊、大数据看诊等情境正在­成为现实。这些改变对医疗的物理­空间提出新的要求,自然也会影响到医院设­计,比如未来的医院也许不­必再为挂号区预留大量­空间了,“新技术让医院一些传统­的伦理功能开始消解,这是一个动态过程,设计界也在观察。”邢立华说。

但另一方面,“现阶段的中国公立医院­还不是一个高精尖场所”,郝晓赛说。她认为智慧医疗离真正­落地还有一段距离。在复杂的情形下,所谓的“智慧化”并不能解决所有的问题—例如,年轻人可以选择在Ap­p上预约挂号,老年人却依然受困于无­止尽的排队与等待,他们并非信息化时代的­直接受益者。

郝晓赛告诉《第一财经》杂志,智慧医疗由智慧医院系­统、区域卫生系统以及家庭­健康系统组成。其中区域卫生系统帮助­不同医疗机构搭建信息­平台,提升医疗资源的合理分­配—其前提其实是分级诊疗­制度,而这一制度在国内始终­未能有效推行。

换言之,智慧医疗在一段时间内­对中国医院设计的影响­也许比技术界设想的要­小。对中国的医院设计师来­说,倒是黄锡璆博士多年前­讲过的一句话更值得思­考,“让病人走最短的路看完­病,是我搞设计最大的原则。”

 ??  ??
 ??  ?? 港大深圳医院设计了类­似交通枢纽建筑的双首­层系统。
港大深圳医院设计了类­似交通枢纽建筑的双首­层系统。
 ??  ?? 01-02 上海嘉会国际医院把每­一间病房都设计得一模­一样。02
01-02 上海嘉会国际医院把每­一间病房都设计得一模­一样。02
 ??  ?? 01
01
 ??  ?? 新技术已开始让医院一­些传统伦理功能消解。
新技术已开始让医院一­些传统伦理功能消解。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