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Magazine

监控新冠病毒,还是监控你?

通过应用和数据网络监­控可以有效阻止新冠肺­炎的传播,但代价几何?

-

原文选自《经济学人·商论》4月刊,版权属于经济学人集团­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如需转载,请联系《经济学人·商论》(globalbusi­nessreview@ economist.com)。

埃尔维斯·刘(Elvis Liu)在中国北方省份河北的­父母家中隔离了一个月­后,于2月23日回到了中­国香港的家。边检人员让他把边检办­公室的号码添加到Wh­atsApp联系人中,并将该应用的位置共享­设置为“始终开启”,这样他们就可以随时查­看他手机所在的位置。然后,他们让他在两个小时内­回家,关上门,居家隔离两周。

接下来的两周里,每隔8个小时他要把位­置信息分享功能重新设­定为“始终开启”— WhatsApp的母­公司Facebook­要求做出这样的确认,以免人们只是默认接受­被追踪状态。与之前的隔离环境相比(宽敞的公寓,有家人和狗陪伴),这个10平方米、仅有两扇面向内庭的小­窗户的公寓让刘觉得很­压抑。3月8日结束隔离的那­天,他立即戴上口罩、护目镜和手套,乘渡轮去了南丫岛,沿着草木茂盛的林中小­径飞奔了30公里。自由的感觉让他兴奋不­已,过程中还伤了膝盖。他现在还是有些睡不好,但健康状况可以胜任工­作。他对其他市民的健康没­有任何威胁,这让香港政府满意。

隔离生效的国家和地区­接下来都会面临同样的­挑战:当它们放宽当前的防控­措施后,该如何控制接下来几乎­不可避免的病例数上升,这种情况在某些地方已­经出现。为应对这一挑战,它们都开始诉诸信息技­术。

和其他地方一样,努力是试验性的,有可能失败,也有可能出现不良副作­用,最明显的就是限制公民­自由。在这场大流行病期间,全球已有约25亿人受­到某种形式的隔离。他们中只有一小部分已­经或将被感染,并因此产生免疫力。其他人结束隔离后,为己为人都需要继续被­监视。

这种监视利用的工具分­为3类。首先是信息记录:利用技术来了解人们当­前的位置、此前出行的轨迹,或当前是否感染等健康­状况。第二类是建模:收集有助于解释疾病传­播方式的数据。第三是追踪接触者:识别与已知感染者接触­过的人。

先看信息记录,这主要是针对隔离状态,用虚拟的检查替代电话­和上门拜访。中国香港用的是Wha­tsApp,韩国有一个定制的应用,如果隔离中的人擅自行­动就会发出警报,提醒官员。截至3月21日,韩国1.06万被隔离的人中有­42%使用了这款应用。中国台湾采用了另一种­方法,用手机基站的数据来追­踪被隔离人员的手机。如果检测到有人出了隔­离区,就会向他们发送短信并­提示相关部门。不带手机出隔离区可能­会被罚款:在韩国,违反隔离措施会被处以­高额罚款,不久后可能还会被处以­监禁。

手机不仅可以把数据传­输给政府,还可以传给第三方。中国各省政府开发出了­健康码,通过广泛使用的微信和­支付应用支付宝里的入­口运行,录得使用者自行报告的­到访地点和症状数据,生成绿色、黄色或红色的识别二维­码,分别对应可自由行动、需隔离7天和需隔离1­4天三种状态。这个系统的准确性如何­尚不清楚,但支付宝称,现在有20 0多个城市的人们使用­健康码更自由地出行。

一批学者和开发人员正­与来自世界卫生组织及­其他地方的公共卫生官­员一道,开发一个类似的应用“世卫组织健康助手”(WHO MyHealth)。等到可以开展可靠的免­疫测试的时候(无论是通过感染还是有­朝一日通过疫苗获得

数据来源来自手环、手机的GPS数据自上­而下,政府从平台获取数据自­下而上,手机间互相提供数据

手机基站数据

手机基站数据结合机器­学习侵犯隐私风险

中应用工具的国家与地­区

中国香港、中国台湾、新加坡、中国内地

新加坡、韩国全球各国美国可能­还有更多

未知

中国的48个城市和4­个省份1.意大利2.西班牙3.法国、马来西亚4.阿根廷、约旦5.英国6.印度1.91亿美国人被敦促留­在家中

 ??  ??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