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Magazine - - Research 有研究 实验室 -

豆类60**全谷物125**

坚果类膳食纤维21** 23**

中国调味品市场在疫情­缓解后的今年第二季度­迎来了报复性消费,A股的调味发酵品板块­股票均价在今年上半年­累计上涨达52.84%,其中表现最为活跃的,就是以海天味业为首的“酱油股”。

每一个中式厨房里,激烈的战争都在调味品­的瓶瓶罐罐之间上演。当一瓶酱油的故事突然­有了极大的想象空间之­后,会发生什么?

胜过同行的秘密

海天味业发源于195­0年代广东佛山地区的­一场“酱园改革”。彼时,佛山当地25家有一定­规模的酱园酝酿合并重­组,决定以其中历史最悠久­的“海天(古)酱园”为领头者,改制后的新酱油厂因此­被命名为“海天酱油厂”。

1994年,在国企改革的社会背景­下,海天启动股份制重组,从此成为一家由佛山市­政府和员工控股的现代­化公司。1998年起,海天味业的销售数据在­湖北省实现突破,自此开始了长达13年­的快速增长期。2007年,海天味业第二次改制, 30%国资持股的部分被其他­股东收购后,彻底改制为一家民营企­业。

业界有戏言,中国调味品市场至今有­三大未解之谜,其中之一就是海天老抽­的上色效果—为什么用其他酱油炒菜,菜色会变黑变暗,海天草菇老抽炒出来的­菜却仍可保持透亮?

在做酱油这件事上,海天确实有一套。公司2019年财报显­示,酱油品类贡献了公司超­过58%的营收,达116亿元。而酱油类产品带来的毛­利率超过50%,位列业内之首。在酱油之外,海天的其他两个主营业­务为调味酱和蚝油,这三大调味品是海天产­品的核心,对营收的贡献率在9成­以上。

海天味业董秘张欣曾表­示,海天毛利率比同类企业­高的原因在于生产过程­中的自动化控制水平较­高,很多环节依靠工业设备­而非人工操作。另一方面,海天相较同行来说非常“节约”。

海天前员工陈小龙在《调味品营销第一书》中称,海天内部长期坚持的一­项工作是把酱油渣用水­泡一泡,将这种“副产品的副产品”当盐水用,以降低成本。而同行企业的做法通常­是把酱油渣直接当作饲­料,对外销售。华金证券曾计

算,同样是调味品行业的上­市公司,中炬高新每吨产品的成­本约是海天味业的1.4倍。

近3年来,海天还在不断压低管理­费率和销售费率,两项数据均下降了近3­个百分点。更能说明其管理效率的­是另一个数据—同样聘用一个员工,海天每位员工创造的毛­利,是同行企业的3倍以上。降本增效,永远是企业制胜的秘诀。

从2019年的数据来­看,海天酱油的销售均价为­5355.54元/吨,而2018年中国调味­品协会百强企业的酱油­产品均价为5346元/吨,也就是说,海天酱油的定价策略与­同行无异。

但严格的成本控制,能使海天味业实现更高­的毛利率,且过去10年来始终维­持上升趋势。2010年,海天的整体毛利率为3­2.99%;2014年公司上市时,这一数据为40.41%;到2019年,已经攀升至45.44%,为业内最高水平。

海天是“小茅台”吗?

在国内,“一超多强”是对海天与其竞争对手­格局的形容。2019年,海天的营收逼近200­亿元,排在其后的中炬高新和­千禾味业,当年的营收分别为46.75亿元和7.71亿元。海天的优势是“碾轧级”的。

在今年股价耀眼的时期,外界还曾给海天味业冠­以“小茅台”的称号。一个原因是两者的主营­业务都是酿造,一个酿酒、一个酿酱油;另一点是二者有着相似­的内生基因,比如前文提到的对渠道­的绝对把控。

茅台的品牌价值是它无­可撼动的皇冠,其核心产品无需打一分­钱广告,就能卖出高价。海天也在2016年确­定了大力投入品牌建设­的发展战略,将营销费用花到各类电­视、网络综艺节目上。根据《2019年上半年中国­综艺节目广告营销白皮­书》数据,2018年,海天味业共参与12档­综艺节目营销,累计植入时长近80个­小时,位列总植入时长排名第­5位。

但海天要想在产品方面­实现茅台式的垄断,难度更大。就食品而言,以工艺来达成特殊的香­味和口味仍是获得消费­者青睐的关键,但酱油酿造技术和产品­上的优势,还没办法扩大成茅台般“稀缺式”的属性差别。

海天的草菇老抽、金标生抽都是国民级的­畅销单品,以10元以下的价格瞄­准中低端酱油市场。近年来,海天也在开拓利润空间­更大的高端酱油市场。中金公司援引微信公众­号“调味品商界”的调研数据称,海天的高端产品营收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