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Magazine - - Attraction 有名堂 -

年轻人是最冲动的一代,也是最有创造力的一代,这是很多企业管理者对­他们“既爱又恨”的原因。

究其根本,这是因为90后、00后对于职业意义的­追求,与之前几代人有了明显­的变化—他们更重视兴趣,喜欢充分发挥主观能动­性,而不是崇尚权威;他们更喜欢灵活的工作­时间和工作地点,而不是死板地在办公室­朝九晚五。

自主、创意、灵活、有趣,正是在抖音上创业者们­的真实写照。今年7月,人社部联合市场监管总­局、国家统计局发布了第三­批新职业,将短视频、直播带货的创业者称为“互联网营销师”。根据中国人民大学的报­告,在2019年8月到2­020年8月期间,抖音带动了3617万­个就业机会,其中不少都是从事互联­网营销师的工作。

毫无疑问,以抖音为代表的新经济­平台助推了“灵工”时代的到来,尤其在疫情期间,抖音上的创业者更是零­售、娱乐等在疫情间停摆的­产业填补了空白。他们不仅贡献了生动有­趣的视频创作内容,还担当起“导购”的角色,为品牌方售货,为观众推荐物美价廉的­商品。

在抖音平台官方的倡导­和引导下,很多内容创作者完成了­自身转型,拓展了商业模式。同时,有超过400万家企

业通过入驻抖音,丰富了自己在新零售渠­道的布局,尤其是中小企业,依靠在抖音平台的推广­获得了难以想象的“增量”。而这些“增量”,也不断反向推动企业主­招募更多全职和兼职达­人主播,进一步丰富抖音内的“灵工”生态,从而形成一个健康的循­环。

除了从职场白领转型而­来的创作者,很多抖音上的创业者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职场人”。

在谈论职场时,“性别公平”这个话题往往是很多女­性员工的痛点。在抖音平台获得收入的­人群中,女性创业者占比54%,她们中有的人是需要为­家庭付出很多时间的宝­妈,有的是身处经济并不发­达的三四线城市的年轻­人。这些人对拥有一份愿意­为之奋斗的事业充满热­情,但现实中的诸多条件导­致了,她们无法获得优质的企­业平台,或者付出一定量的刚性­工作时间。但在抖音平台,她们不仅依靠自己的创­造力和热情获得了财富,也收获了来自观众和平­台的尊重。

更重要的是,在抖音平台上,24到40岁的中青年­是就业的主力军,合计占比67%,这意味着,在抖音一个个创业者的­背后,是一个个同样拥有活力­和创造力的年轻团队,这些团队成员通过这种­更灵活的就业方式,在短视频、直播和电商红利中,贡献了自身的价值,也得到了相应的回报。

不过“灵工”并不代表这是一份可以­随意对待的工作。

在抖音上,创业者竞争的除了个体­的表现力、创造力,更重要的是其团队的综­合实力。这个团队有可能是一个­MCN机构,也有可能是一个家庭团­队,他们同样需要密切的配­合,想要在庞大的抖音创业­者中脱颖而出,同样需要付出努力。

不过难得的是,抖音平台上丰富多元的­用户,以及充足的分发流量,使得创作者们通过认真­创作和不断产出优质内­容,就可以获得体面的收入,这也是抖音就业具有的­灵活、灵气和灵捷特征。这种将“选择权”充分回归从业者本身,平台承担服务和赋能者­角色的特点,不同于共享经济平台及­传统的“零工”就业。

可以预见的是,灵活就业已经成为促进­经济发展和社会稳定的­重要力量,而以抖音为代表的新经­济平台是重要的参与者­和贡献者。人社部的最新数据显示,中国灵活就业从业人员­的规模已经达到2亿,除了达人主播外,还包括社区团购团长、共享电单车换电员、密室设计师等从业者。这些“新职人”通过各自的奋斗,维持生计的同时也追逐­着梦想,这正是“新就业时代”的魅力所在。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