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商银行:做小微企业的CFO

从“为你,我们开了一家银行”到做小微企业的CFO,这家银行开始上“码”了。

CEOCIO - - Cover Story - 董莉/ 文

2008 年,注定是被记住的变革之年,不论是开了奥运会的北京城,还是被颠覆职业观念的黄浩,都忘不掉。

都说互联网可以改变一个人的思维方式和行为模式,在互联网还未“统治世界”之时,如何改变?可以把他放到一个不熟悉的业务板块,或者是子公司,让他去看看新的世界。

黄浩便在这样的转变里走了一遭。从一毕业就到了建设银行,二十年历经多个业务部门和岗位。一路多年走下来,完全形成了一个传统国有银行人的思维模式,与他现在所做的事 情,完全是两个空间。

但是,从 2008 年开始,时间的车轮转换了轨道。最开始的改变发生在中德住房储蓄银行,这个当时算是超前的建行子公司服务的对象是“三中群体”。彼时的建行董事长郭树清提出,要为“中低收入居民购买中低价位的中小面积住房”提供金融服务,这在当时是无人触及的服务领地。

2008 年,黄浩被派去当行长,从 2008年干到 2012年底的五年间,在交了一份满意答卷的同时,黄浩也重新认识了银行的服务

客群。

“根据二八法则,我原来有个根深蒂固的概念是认为穷人的生意不能做,一来成本高,再有还有还款信任度的担心。”黄浩回忆说, “当时恰逢美国发生了次贷危机,我去之前写了一个很长的分析,向领导建议最底部的不能做,头部客户肯定是建行做,应该做中部没有服务到的客户,但当时不知道有长尾客户这个词,而这是现在蚂蚁金服在干的事。这段经历对我最大的教育就是知道原来有这么大一部分没有被服务好的群体,只是当时我们用的是线下模式。”

离开天津,黄浩进入建行电子银行部,这段经历则让他真切认识到了互联网的实力。“我就发现互联网原来这么厉害,几年的时间,建行的整个互联网,无论网银还是手机银行的发展速度特别快。互联网的交易占整个交易的 98%以上。”

八年的时间,让黄浩整个人的思维方式都发生了改变,颠覆了原有的观念,在客群的认知和服务客户的模式上,他从一个传统的银行人变得互联网起来。而这段经历为他后来可以无缝衔接地接手网商银行的工作储备了“弹药”。

在黄浩看来,网商银行的特色无外乎是用互联网的方式服务以前不被银行“看得上”的小微企业,而在服务对象和服务方式两部分上,自己的观念已经转变过来。如今,他和不断成长的网商银行为自己做的“职业规划”,不断拓展场景服务 B 端,做小微企业的 CFO(首席财务官)。

“我觉得这个 CFO 是两个范畴,一个是金融,一个是财务。”网商银行行长黄浩解释说, “原来阿里巴巴说是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

我们希望让小微企业的财务问题能得到专业的解决,为他们提供现金管理和财务管理服务。”

马云的小目标将“码”上实现

“如果银行不改变,我们就去改变银行”多年前马云如是说。此后他和银行的话题一直在继续,阿里曾和浙江省政府、建设银行联手想做类似银行,但因种种原因未得实现,直到2015 年 6月 25日网商银行开业。

马云给的这个银行取的英文名叫“Mybank”,是希望大家拥有一种主人翁的感觉,如今网商银行的首页明显位置可以看到“为你,我们开了一家银行”的字样。

在开业仪式上马云曾说:“我相信中国银行的对手,不是另外一家银行,而是如何能建立一个新的金融体系,能够支持和服务那些80%没有被服务过的消费者、还有小企业。”

而他要办银行的想法,最早可以追溯到1992 年。“我那时创办一家小企业海博翻译社,为借 3 万块钱,花 3 个月时间把家里所有的发票凑合起来抵押,还是没有借到,那时想如果有一家银行能够专门做这样的事情,我觉得能够帮助很多人成功。这样的想法一 直没有停止过。”

马云说,中国和世界不缺少一家银行,缺的是为小微企业和消费者服务的银行,网商银行将专注于此。他当时定下的“小目标”是希望在 5 年内服务1000 万中小企业。

如今,借由收钱码,马云的小目标有望提前实现。在黄浩看来,照着目前这个超出预想的发展速度,三年有可能提前达标。

去年,支付宝推出了收钱码,线下的小微经营者不用购置扫码枪等机具,一张纸质的“收钱码”就能成为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入场券。故此,移动支付借由收钱码帮助线下商业实现了数字化升级,基于二维码商业场景和数据,让线下经营者享受到综合的金融服务。

小微经营者们将自己称为“码商”。2017年6月,网商银行依托支付宝从服务线上“网商”延伸到了服务线下“码商”,推出专为线下小微经营者提供的“多收多贷”贷款服务,让小摊主、个体户也能通过手机1秒贷款。

47岁的张师傅便是“码商”之一。他在西湖区做着上门维修空调服务的生意,来杭州 4 年,为这里的市民修理了近 3000 台空调。2017 年 11月一场大雨,杭州的气温骤降,找张师傅修空调的订单一下子多起来。配件需要补货,张师傅却一下子筹不出这么多钱来。张师傅一直在用支付宝收钱码收维修费,为他积累了2万元的“多收多贷”贷款额度。用这笔钱,张师傅买齐了配件,帮大家修好空调。

从线上走到线下,不到一年时间,已经有200 万线下小微经营者获得了网商银行的贷款。在科技的助力下,金融服务首次规模化触达了这批最小微的线下经营者群体。而收钱码改变了以往的信贷模式。“以前小微信贷是拉客户,现在通过二维码推广;以前是希望用户来开个店,现在你不用开店了,你在任何角度,只要你贴一张码就可以,这个是一个巨大的改变,而这个改变我觉得不是说谁想做就能做。”黄浩说。

网商银行在两周年时做了一个与“网商”“码

商”面对面的活动,黄浩也第一次亲身接触了这些经济社会的大众参与者。“当时的场景很感动,客户跟我们一起参加共创,在黑板上画我们的产品,写问题,一起讨论了整整一天。”黄浩回忆说,“有一个淘宝店老板说他没想到能贷到款,他说‘我觉得我不能要求太高,得寸进尺’,让我们自己都觉得挺不好意思的,说明还是有做的不好的地方,但人家提的时候他会加这样一句话,就说明已经超过他的预期了。”

数据显示,线下的小微经营者笔均贷款金额仅 7615 元,平均资金使用时长为 50 天,6个月内贷款超过 3 次的经营者却达到 35%。网商银行的线下小微经营者贷款服务已覆盖全国 32个省的 342 个城市。从行业分布看,网商银行服务的“码商”主要以服务行业的经营者为主,其中服装店、超市便利店、烟酒杂货等零售商家占19%,餐饮、教育、美容、维修、家政等纯服务性商家达 81%。

“云”上银行的“310”

对所有的贷款机构来说,有三个问题事关生命线:贷不贷?贷多少?收多少利息?如果用专业的说法就是:准入、授信和定价。现实中,一些小贷机构的拒贷率达到 70%——中小商家贷款难,本质上的原因是信息收集和处理的能力不足,成本和收益不成正比,信贷机构只好采取审慎原则,提高准入门槛。

实际上,刚开始探索线下小微企业的贷款时,网商银行也心里没底。但随着不断的探索,网商银行发现线下小微经营者用上移动支付之后,能够沉淀下来的部分数据维度甚至比线上电商还要丰富,再结合网商银行的风控能力和经验,为他们提供贷款服务就有了基础。

“阿里小贷开始做七年后,我们才开始朝线下走,还是要看数字化风控管理能力。”黄浩介绍,网商银行及其前身阿里小贷服务小企业 10 余年,积累了超过 10 万的指标体系, 100多项预测模型和 3000多种风控策略。而针对线下小微经营者,网商银行创建了多套针对性风控措施,能有效识别经营属性、判断交易有效性、预测商家经营能力。人工智能甚至能够在 1 秒钟内通过转账关系链判断出是个人还是个体经营者,排除虚假交易,并在支付数据基础上结合商圈人流、同类商家经营状况等综合维度,给用户一个最合理的授信额度。“传统的信贷风控理念往往先把人预设为坏人,但网商银行从不预设任何一个坏人,而是把每个人首先看成是好人,然后用大数据的风控技术把其中少数的“坏人’挑出去。”

数据能力的发挥还要借由技术实力,网商银行是中国第一家将核心系统架构在金融云上的银行,没有线下网点的纯互联网银行,依靠大数据、云计算等创新技术来驱动业务运营。

目前,网商银行基于大数据对小微企业进行了预授信,申贷过程也变得简单,还延续了阿里小贷的“310”的贷款模式,即 3 分钟申贷,1秒钟放款,全程零人工介入。

这个模式网商银行的团队自己已经不以为然,但他们每次走到国外,这个模式还是让国外的同行惊讶。蚂蚁金服董事长兼 CEO井贤栋又一次出国参加论坛,遇到一个欧洲银行的银行家,对方一听完后打趣说他们也“310”,只不过是三周申请,一个月审批,基本上贷不到款。可见科技带来的进步和差异。

另外,在风控上,网商银行还搭建了“水文模型”,即模仿城市水文系统,把在单个时点难以判断的事情,放入历史数据和关联数据。简单说,为某淘宝店主授信时,要结合往年数据、同类店铺、淡旺季等因素,来决定额度。

截止 2018 年 3月,已经有全国 31个省、直辖市和自治区的 730 万户小微企业获得了网商银行的贷款服务,不良贷款率始终保持在1%左右。

用生态拓场景

当然,作为一家互联网银行,网商银行深知,一己能力未能及远。

服务小微企业,网商并没有从一开始就建一个大而全的框架,是从信贷服务开始,再做理财余利宝,“再下一步产品会一样一样来,每一个都形成用户的普遍覆盖,这样可以把产品的体验打造到好的水平。”黄浩说。

网商银行希望将自身的金融金融服务能力“整体打包”输出,为商业平台、中小金融机构按需定制,共享自己的金融能力或者技术能力。已经先后与超过 50家商业平台金融机构达成合作,为这些商业平台金融机构,提供系统建设、账户对接、资金增值、账单管理、代扣还款、融资贷款等金融服务。

目前,除了与天猫、淘宝、1688 平台、口碑、饿了么、支付宝等阿里生态平台上的小微商户外,滴滴平台上的司机、运满满上的货车司机,都可以享受到网商银行的小微金融服务。网商银行合作的平台覆盖餐饮、出行、货运、租房、汽车、母婴等各个行业。

另一方面,另一网商银行也希望与银行、小贷公司、保险公司等金融机构合公司、保作。2016年年底,浙浙江临江临安的一家普通小贷公司临安兆丰小贷与蚂蚁金服开展合作,并进行了信息系统服务平台的升级。他们的用户只需要打开支付宝扫码登录,即可迅录,速完成贷款申请,兆丰小贷负责人介绍,绍升级后的平台,可以把自己公司每单放贷成本从贷成原先的五、六百元降低到了现在的一百元以内,降一百元低成本最多可达 83.3%。

同时,网商银行和浙江小贷服务公司进行了战略合作,将联手打造浙江省统一的小额贷款服务平台。浙江小贷服务公司成立于 2011年,为浙江省 87 个县级行政区内的 294 家小额贷款公司提供信息系统服务。网商银行希望联手打造的小额贷款服务平台,不仅为小贷公司服务,同时也为他们所服务的小微企业提供更专业的金融服务。

就像马云说未来不会有纯粹的电商,黄浩认为,未来不会有纯粹的互联网银行,“所有的银行都会把互联网作为一个主战场,无论是来自于传统的还是新领域的,是一个殊途同归的趋势。”

网商银行行长黄浩说,原来阿里巴巴说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我们希望让小微企业的财务问题能得到专业的解决,为他们提供现金管理和财务管理服务。

去年,支付宝推出了收钱码,线下的小微经营者不用购置扫码枪等机具,一张纸质的“收钱码”就能成为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入场券。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