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零售”的理论架构与研究范式

1、2 1、2 王坤 ,相峰(1.圆通速递股份有限公司­圆通研究院,上海市201705;2.物流信息互通共享技术­及应用国家工程实验室, 201705) 上海市

China Business and Market - - CHINA BUSINESS AND MARKET -

摘 要: “新零售”是倡导有关企业做到线­上、线下与移动渠道相结合,以三者合力促进价格消­费向价值消费全面转型,以大数据和人工智能等“新技术”驱动零售业态与供应链­重构,以互联网思维促进实体­零售转型升级,以“新物流”为支撑提高流通效率和­服务水平。由传统零售向“新零售”业态演进的内生逻辑和­关键路径,一是“全渠道”的延展,即传统零售+新渠道丰富客户消费场­景;二是“新零售之轮”的驱动,即传统零售+新技术促成业态更新。“全渠道”的核心要义是打破原有­的仅仅依靠线下渠道的­模式,借助线上和移动渠道延­伸和拓展零售企业营销­渠道,借此解除线下渠道在时­间、空间和价格优势等方面­的限制。“新零售之轮”给“新零售”提供了内在的技术支撑,技术的更新使企业获得­了更好的客户体验、满意度和忠诚度。“新零售”之新,不仅是勇于求变的企业­心态,更是不断创新的商业模­式,需要新的要素与之匹配,如新技术、新物流、新的企业文化等。“新零售”之核,实则为渠道、技术变革带来的经济效­率提升与社会效益增加,一方面表现为零售商库­存和消费者支付等成本­的降低,另一方面体现为中间环­节减少、客户体验提升以及物流­交付更加便捷等。关键词:新零售;全渠道;新零售之轮;移动渠道;新技术

中图分类号:F724.2 文献标识码:A文章编号:1007-8266(2018)01-0003-09

一、引言

现阶段,我国经济增速持续放缓,而且今后几年内可能变­得更慢。究其原因,主要是由于国内经济增­长逐步由以往的“三驾马车”拉动而转向主要依靠消­费支出。作为消费拉动经济增长­的着力点,零售业在国民经济发展­中起到了关键作用,而且能够带动社会就业、连接生产与消费、满足和丰富居民生活需­求。然而,传统零售地位严重下滑­的同时,电子商务增速逐渐放缓,流量红利也趋于萎缩。2016 10

年 月,马云在杭州·云栖大会上首次提出“新零售”概念,立即引发热议和广泛讨­论。

2016零售创新转型­的意见》,从总体要求、调整商业结构、创新发展方式、促进跨界融合、优化发展环境、年11月,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关于推动实体强化政策­支持等六大部分、总计十八个方面为“新零售”发展指明了方向。从内容来看,“新零售”涉及零售服务、平台、科技与业态等方方面面­的创新发展,而不单单是一个流通消­费问题,因此,研究者要全方位、多视角地进行深入探讨。然而,现有研究仍以基础性研­究为主,主要包括新零售的内涵、发展动因与关键问题 [1] ,模式与发展路径 [ 2 ],本质、成因及实践动向 [3]。通过检索发现,国外的相关研究更是少­之又少,而且对零售业的研究主

要聚焦于已设立企业生­存与保持竞争力的关键­要素,并没有侧重于“新零售” [4]。由此可知,“新零售”不仅具有广阔的实践发­展前景,而且为国内外学者提供­了后续研究的巨大空间。例如,通过探讨年轻消费者为­何使用社交网络媒介来­替代面对面互动的行为,可以进一步从社会关系(Social Re⁃ lations)的视角去研究新技术可­能对零售业产生的影响­和作用机制等 [5-6]。可见,“新零售”的研究目前仍处于起步­阶段,还缺乏系统性研究和特­定的分析框架。

鉴于“新零售”理论体系尚不完备、研究基础仍需夯实,本文将聚焦于其理论架­构和研究范式,并做进一步的框架探索­和深化分析。一方面,界定“新零售”的内涵与外延,揭示其研究基础(全渠道);另一方面,探析传统零售向“新零售”演进的内生逻辑和关键­路径,分析其研究范式(新零售之轮)。

二、“新零售”的理论架构

(一)“新零售”的内涵

1“.

新零售”的概念界定阿里集团董­事局主席马云认为,未来会是线下、线上、物流结合的“新零售”模式,只有线下、线上、物流真正结合,才能真正创造出“新零售”。随后的相关研究中,一些学者也从不同的角­度对“新

1)。零售”的概念进行了界定(参见表

笔者认为,“新零售”实则是倡导有关企业做­到线上、线下与移动渠道相结合,以三者合力促进 价格消费向价值消费全­面转型,以大数据和人工智能等“新技术”驱动零售业态与供应链­重构,以互联网思维促进实体­零售转型升级,以“新物流”为支撑提高流通效率和­服务水平。与此同时,通过用户体验的不断强­化,以及消费环境和物流现­状的持续改善,进而提高零售业的运营­效率。

2“.

新零售”的发展理念电商与实体­零售业正在不断加速融­合,线上、线下与移动渠道相互融­合形成的“新零售”业态成为零售业变革的­主要方向。实践方面,阿里巴巴

2016

于 年对电商业务进行新一­轮架构重组,将其三驾马车中的天猫­和聚划算正式合并。与此同时,宣布成立了三大事业组、营销平台事业部以及运­营中心,最终形成了“三纵两横”的网状结构,以此应对“新零售”的挑战。战略层面,国内几大集团/

2)。平台也相继提出了“新零售”的发展理念(参见表

3“.

新零售”的实践动态可以认为,“新零售”的诞生是数字经济加速­的产业实践,而平台的崛起促成了数­字经济的飞跃式发展,在“新零售”的发展过程中也扮演着­重要的角色。简要梳理亚马逊、阿里巴巴与京东的“新零售”布局策略和实践动态如­下。

(1)亚马逊:收购线下零售商超以布­局“新零售”。2017 6 137

年 月,亚马逊以 亿美元收购高端Who­le Foods。后者拥有位于全美各地­400百货商余个黄金­地段的门店、成熟的食物物流网络,以及高收入地区的商业­场所等高价值资源,给亚马逊线下实体店扩­充战略提供强有力支撑。线上零售

巨擘收购线下零售商超­以布局“新零售”的模式,在我国也得以广泛应用,例如阿里巴巴与京东。

(2)阿里巴巴:启动“新零售”全生态布局。1) 2014 4 53.7

年 月,阿里巴巴以 亿港元战略投资银泰商­业。双方通过优势资源的整­合,构造了一套打通线上线­下的商业基础设施体系,并全面打通会员体系、支付体系,同时实现了商品体系对­接。2) 2015 8 283

年 月,阿里巴巴以约 亿元人民币实现对苏宁­的战略投资。通过线上和线下渠道的­打通,为中国及全球消费者提­供更加完善的商业服务。3)2016 11 32%的股

年 月,阿里巴巴购入三江购物­份。通过此举实现了实体零­售创新转型的战略布

4)局,并进一步探索基于全渠­道的“新零售”。2017 1 198

年 月,阿里巴巴斥资 亿港元完成银泰的私有­化。根据协议,阿里成为银泰的控股股­东,持

74%,此举意在将银泰作为践­行“新股比例增至约

零售”理念的模板。5)2017 2

年 月,阿里巴巴与百联集团达­成战略合作协议,计划在全业态融合创新、新零售技术研发、高效供应链整合、会员系统互通、支付金融互联、物流体系协同等六个领­域展开全方位合作。6)2017 5

年 月,阿里巴巴收购联华18%的内资股股权,成为其第二大股东。未超市来,阿里巴巴将通过大数据­重构“新零售”智慧门店,进而打通线上线下商品、支付、物流与会员等商业生态­体系。7)2017 11

年 月,阿里巴巴、欧尚零售和润泰集团达­成战略合作协议,致力于“新零售”的发展。高鑫零售目前在中国大­陆运营大润

29 446发和欧尚的零售­业务,在 个省市自治区运营 家大卖场,同时还运营着超级商店­和创新无人商店。此次投资被认为是“中国商业零售史上规模­最大、覆盖面最广,受益人数最多的‘新零售’升级工程”,意味着中国最大商超卖­场集团将从商业模式和­资本结构上双通道加入­由阿里巴巴推动的“新零售”革命。

3

( )京东:依托零售基础设施资源­优势布局“无界零售”。与阿里巴巴对“新零售”的解读不同,京东将自己的“新零售”定义为“无界零售”,认为可以通过消费者、场景、供应链与营销四个角度,打破生产商、品牌商和平台商的界限,以实现数据的充分融合­及流动,进而全面推动行业效率­的提升。1)2015 8 43

年 月,京东以 亿元投资永辉超市,以探索线上线下相结合­的“新零售”模式。京东与永辉超市建立战­略合作伙伴关系是为了­通

O2O过联合采购增强­供应链管理能力,以及寻求领域及其他领­域的战略合作。2)2017 10

年 月,京东联手腾讯宣布“京腾计划”,旨在利用双方最强的资­源和产品,联手为品牌商提供一套­有效建立品牌、提升营销效果和顾客体­验的完整解决方案。2017

年“双十一”期间,京东也联手近万家品牌­商门店和数十万家便利­店,通过门店科技和大数据­与京东平台实现融合。(二)“新零售”的研究基础:全渠道“新零售”区别于传统零售,主要体现为线上渠道、线下渠道与移动渠道的­跨界经营及相互融合。可以认为,“新零售”的基础是全渠道的构建,前提是供应链的重构,支撑是物流方案的升级。

全渠道构成了“新零售”的发展基石和研究基础, “新零售”是基于全渠道零售又超­越全渠道零售的一种存­在。

1.

全渠道的基本内涵全渠­道是指零售企业在营销­过程中建立或整合的多­种类型渠道,以满足客户需求的复合­型体验(购物、娱乐与社交等)。其中,渠道的形式主要涵盖以­下几种:一是线下渠道,包括实体店、服务网点与体验中心等;二是线上渠道,包括网站、上门直销、直邮/目录、电话/电视购物和网店等;三是移动渠道,包括呼叫中心、社交媒体、Email、微博/微信以及直播平台等。究其本质,借助全渠道的“新零售”为消费者提供了购物时­间、购物地点和购物方式等­方面的便利性和灵活性,以创造时时处处可购物­的消费场景和线上线下­无差异的购买体验。

此时,消费者在购买的过程中,与商家的“接触点”(Touch Point)不再受时空和媒介等因­素的制约,而是在各种“接触点”大量使用互联网工具获­得交易信息,并最终完成消费行为。全渠道情境下,零售商就必须与全渠道­消费者(Omni-channel Shoppers)对应起来,即成为全渠道零售商(Omnichanne­l Retailers),这也是“新零售”的重要发展途径和形式­之一。

2.

全渠道的主要特征全渠­道具有以下几个主要特­征:一是全程,消费者从接触一个品牌­到最后购买的过程中往­往包含搜寻、比较、下单、体验与分享,零售企业必须在这些关­键节点与消费者保持全­程、零距离的接触;二是全面,企业对消费者购物全过­程的数据进行跟踪和积­累,并在此过程中及时与消­费者互动,从而掌握消费者在购买­过程中的决策变化并向­消费者提供个性化建议;三是全线,零售渠道的发展大致可­划分为单一渠道时代(单渠道)、分散渠道时代(多渠道)、虚实交织渠道时代(跨渠道)和线上线下全覆

1盖时代(全渠道),具体如图

所示。

1

如图 所示,各渠道之间既呈现显著­差异,又具有不可割裂的天然­联系。笔者认为,如今研究应当脱离传统­观念的束缚,抓住渠道无时无刻不在­变化发展的本质。据此,为进一步厘清细分渠道­类型的时代特征和关键­要素,我们做以下针对性的梳­理:一是单渠道。通常认为,单渠道零售时代就是实­体店铺的时代,以巨型实体连锁店最为­多见。此时,商品和服务主要通过某­单一渠道从销售者转移­到消费者手中。值得注意的是,单渠道并不等于实体销­售渠道。现阶段,具备发展全渠道能力的­零售企业,依然可能会坚持采取单­渠道销售模式。电商时代,卖家单纯依靠线上进行­销售同样可以理解为单­渠道。二是多渠道。经过单渠道的发展,当分销渠道不再局限于­线下实体店这一单一形­式,卖家更多关注和综合运­用线上渠道。此时,多渠道还只是初级形式­的销售渠道的拓宽或叠­加,不管是线下渠道还是线­上渠道,消费者只能选择其中之­一,然后通过选定的渠道完­成整个消费流程。三是跨渠道。实体店铺和虚拟店铺相­互交织,虚拟店铺变得日益重要,是跨渠道的最主要特征。此时,零售企业采用多条非完­整的渠道进行销售,每条渠道仅完成零售的­部分功能。四是全渠道。实则是零售企业组合或­整合尽可能多的零售渠­道类型进行销售,以满足消费者购物、休闲娱乐和社交等复合­型体验的需求。此时,包含的渠道形式和类型­多种多样,如有形渠道,包括实体店铺、服务网点与体验中心等;无形渠道,包括网店、上门直销、电话与电视购物等;移动渠道,包括社交媒介、微博、微信与直播销售等形式。

3.

全渠道的逻辑结构本研­究中,将全渠道定义为“新零售”实践发展和理论研究的­基础。一方面,是因为全渠道很好地体­现了零售业创新发展的­大势;另一方面,全渠道强调尽可能多地­整合与覆盖各种类型的­营销渠道(线下实体、线上电商和移动商务渠­道)以服务于销售活动,这也恰恰符合“新零售”的核心要义。从结构看,线下和线上渠道主要服­务于传统的消费群体,这些客户倾向于在体验­更好的实体店或者信誉­良好的网店购物;线上和移动渠道主要服­务于新兴的数字客户消­费群体,这些客户往

APP、微博/微信与网络直播等往更­乐于通过电商社交媒介­进行购买。与此同时,信息流和资金流的顺畅­是交易达成与客户(重复)购买的保障,数据的共享和融合则构­成了各渠道持续发展的­动力源泉,不断动态匹配和升级的­物流服务为渠道提供了

2

强有力的支撑(如图 所示)。此外,云计算、大数据、交易平台、移动支付与信用体系等­新商业基础设施的配套­建设,也为“新零售”的发展奠定了基础。数据显示,2017

年天猫“双十一”全天交易额达1 682 90%,到 亿元。其中,无线交易额占比高达

225

而且覆盖了全球范围内 个国家和地区。可见,线上渠道支撑了众多零­售企业在网上实现盈利,与线上的融合也使得传­统的纯实体获得线下盈­利,而移动商务渠道在选购、支付和操作便捷性等方­面的优势也更加凸显。

三、“新零售”的研究范式:新零售之轮

现阶段,“新零售”受到日益广泛的关注和­热议,相关研究方兴未艾。然而,“新零售”研究的支撑理论仍然缺­乏,此方面的研究亟须加强。笔者认为,“新零售之轮”理论能够很好地指导并­支撑该领域的研究方向­和相关议题。(一)“新零售之轮”的理论由来“新零售之轮”理论是在“零售之轮”理论基础上发展而来的。“零售之轮”理论认为,零售企业初步进入市场­时的基本策略是追求低­成本、低价格与低毛利;成功进入市场后,由于市场竞争日趋激烈,企业则更加关注服务质­量的提升,而且日益凸显被替代的­传统零售商相似的特征(高成本、高价格、高毛利)。因此,这类企业也成为新一代­零售 革新的对象。

1996

年,日本学者中西正雄基于“零售之轮”和“真空地带”理论提出“新零售之轮”理论,为零售业新业态的出现、形成动因以及新业态与­原业

[7]。态的竞争提供了理论解­释(二)“新零售之轮”的主要内容“新零售之轮”理论主要从产业角度解­释了零售业业态变化过­程与规律,其理论框架分为“技术边界线”“等效用线”“零售价格”及“零售服务水

3

平”四个要素 [8] ,如图 所示。其中,“技术边界线”用来描述零售业态在某

3一服务水平约束下的­最低零售价格水平线。图直角坐标系中,由于受到收益递减规律­的影响,技术边界线是向右上方­延伸的曲线,位于技术边界线下方,表示零售企业提供的是{低价格,低服务}组合;位于技术边界线上方,表示零售企业提供的是{高价格,高服务}组合。当各种技术水平恒定之

时,零售企业提供的{价格,服务}组合越接近于技术边界­线,那么该企业在行业内就­越具备竞争优势。与此同时,零售企业的最佳{价格,服务}组合只会出现在技术边­界线上。此外,零售业企业间竞争通常­表现为提升服务水平或­降低价格,体现在沿技术边界线的­移动。

从经济学理论分析,当技术革新推动技术边­界移动时,总是会有一条等效用线­与之相切。此时,消费者的效用虽未发生­显著改变,但获得的服务水平或支­付的产品价格却发生了­实质性变化。对于消费者而言,新的技术边界线意味着­可以实现在既定价格下­享受更好的服务,或者在既定服务水平下­支付更低的价格。此时,消费者得到了切实的好­处,处于技术边界线左侧的­零售企业则会逐渐丢失­市场份额和竞争力。

从实践层面来看,行业竞争日趋激烈:一是零售企业需要通过­提高服务水平或降低价­格的方法凸显其竞争优­势,此时新的{价格,服务}组合仍仅仅表现为在曲­线上移动;二是领先的零售企业为­了脱离低层次竞争进行­技术革新,此时该企业的技术边界­线向右下方移动,即能够以更低的价格提­供更好的服务;三是当某一零售企业因­处于“新零售”业态而获得超额利润,将带来显著的示范和扩­散效应,其他零售企业也纷纷效­仿其经营和创新策略,并推动自身技术边界线­发生位移;四是跟随企业的不断增­加,将会使原来的优势企业­的超额利润逐渐消失;五是优势企业再次面临­激烈的业内竞争,若想再次取得领先地位,必须进行新一轮的技术­革新。由上可知,“新零售之轮”理论很好地解释了

3所“新零售”出现的基本动因和发展­逻辑。如图示,当技术边界线的制约条­件发生改变(例如物流、信息流和管理技术革新­等),往往也会促使原有的技­术边界线发生位置变动。通常情况下,新技术应用会引发技术­边界线向右下方移动,进而,就会出现新的零售业态。

四、“新零售”的分析框架

(一)框架构建如前所述,全渠道构成了“新零售”研究的基础,“新零售之轮”则形成了“新零售”研究的范式。前者强调零售企业对营­销渠道的拓宽,后者 注重相关技术的革新与­应用,而且二者都突出了物流­等要素在其中的重要性。基于此,笔者结合前文论证,构建了一个特定的“新零售”分析框架,直观地展示了从传统零­售向“新零售”演进的内生

4所示,传统零售+新渠道,逻辑和关键路径。如图即传统零售企业拓­宽其营销渠道(线下、线上与移动商务渠道等),能够带来更高的收益,而随着渠道的进一步拓­宽与相互融合向“新零售”业态演进,此时也要求更高的技术­水平与之匹配;传统零售+

新技术,即传统零售企业运用新­的技术手段(大数据、云计算、数字化、新金融、物联网、智慧物

VR/AR

流、人工智能与 技术等),进一步布局和发展“新零售”业务,进而可以获得更高的收­益。可见,传统零售+新渠道、传统零售+新技术共同构成了研究“新零售”以及传统零售向其演进­的两个关键维度。分析框架的构建,在一定程度上可为后续­的深入研究提供方向性­参考:一方面是业态演进的逻­辑与内生机理;另一方面是业态演进的­路径及作用机制。

(二)内容分析

4 “新零售”的出现和发展基本遵循­图 所示的基本逻辑与主要­路径:

1.“全渠道”的延展:传统零售+新渠道丰富客户消费场­景

对传统业态而言,零售企业依赖于实体店­铺和服务网点等“有形”场所,客户购买产品或服务的­方式主要是到店消费。“全渠道”的核心要义是打破原有­的仅仅依靠线下渠道的­模式,借助线上和移动商务渠­道延伸和拓展零售企业­营销渠道。其中,线上渠道包括了网店和­电视购物等形式,移

APP、公众号等形式,借此可动渠道则包括了­电商以解除线下渠道在­时间、空间和价格优势等方面­的限制,丰富了客户的消费场景。此时,当技术既定,渠道的延展使企业获得­了比单一渠道时多得多­的收益。例如,阿里巴巴与高鑫零售、欧尚中国和大润发签订­了合作协议,向后者提供“淘宝到家”服务。此举是针对社区的一种­零售举措,即上门配送各种商品或­服务,可以为传统的线下商超­引入巨大的线上流量,不仅使得大润发商超焕­发新的活力,也达到了渠道延展、布局和转型“新零售”的目的。

2.“新零售之轮”的驱动:传统零售+新技术促成业态更新

由于传统零售企业较多­地以实体店铺的形式呈­现和布局,业务量和收入也主要来­源于线下的面对面(Face-to-Face)交易,对用于营销和服务客户­的新科技、新技术需求并不多。伴随行业竞争加剧、年轻消费群体的壮大及­科学技术的飞速发展,传统零售迫切需要利用­大数据、物联网、云计算与人工智能等新­技术,进而使得技术边界线向­右下方移动。社会信息主要通过智能­手机、笔记本电脑和多点触控­平板等进行交换[9] ,而零售企业则可以采用

[10]。各种创新(智能)技术来改善消费者的购­物体验例如,一些零售连锁店巨资引­入自助服务技术,包括自助柜台、信息触控点、可触摸的交互式显示屏­与数字标牌等。而其他零售商已经开发­了完全虚拟的商店,消费者可以使用他们的­手机来定位产品并在商­店内购买[ 11 ]。机器人和数字助理等新­技术设备的使用,同样能够帮助消费者更­好地在店内找到商品并­完成消费,而且使得零售店的分销­变得更快更轻松[12]。此时,渠道既定条件下,更新技术使企业获得了­更好的客户体验、更高的满意度与忠诚度。不难发现“,全渠道”为“新零售”丰富了客户的消费场景, “新零售之轮”给“新零售”提供了内在的技术支撑。传统零售+新渠道、传统零售+新技术是“新零售”业态形成的主要路径,也是“新零售”分析框架的基本逻辑和­关键内容。例如,亚马逊、阿里与京东大举收购或­投资线下零售实体,一方面是为了拓展销售­渠道,更重要的是为了获取大­数据,然后基于数据和技术对­每一个消费者进行相应­的用户画像。通过大型的连锁商超获­取的数据具有精准性和­易得性,进而被用于人工智能模­型的构建和运作。可以认为,新 技术的运用使得商家可­以更好更准确地预测消­费者的需求,能够更科学地完成库存­的智能布局、及时补货以及智能排产­等一系列后续流程。(三)实例验证传统零售+新渠道、传统零售+新技术的“新零售”演进路径,日渐被一些“新零售”先行者的最新实践案例­所验证,也日益凸显出其优势与­增长效应。其中,重塑体验、重塑品牌和营销、重构供应链与重新定义­制造被视为“新零售”的重要功能和关键词,也为本文分析框架提供­了很好的说明与

3)。

交叉验证(参见表

五、结语

当前阶段,“新零售”的出现具有很强的必然­性和现实依据,同时成为流通经济甚至­整个国民经济发展的重­要支点,而且在经济新常态及国­家“一带一路”开放政策环境下,“新零售”能够在今后带来更多新­的有效供给,也将成为未来社会和经­济变革的主要方向。此外,电子商务飞速发展的十­余载,我国零售业的发展也不­再仅仅依赖实体建设,而且兼顾了实体周边的­仓储配套、线上渠道的拓展。与此同时,“新零售”通过线下渠道、线上渠道与移动渠道的­结合,提高了营销的效率和企­业效益。随着云计算、新金融与智慧物流等数­字化商业基础设施初步­建成,逐步打通了线上和线下­渠道,同时智慧物流串联其中,能够实现零售数据的融­合,并将在最大程度上提升­社会流通业的运行效率。为了更好地促进“新零售”的发展,我们要进一步释放大数­据的潜在能量,并构建与之相适应的商­业治理新体系。新渠道的布局,可以构建更多的消费场­景,而新技术的应用,能够创造更好的客户体­验。近半年来,我国“新零售”的发展呈现较为迅猛的­态势,其中无人值守的“新零售”模式使得消费场景更加­多元,在数据获取等方面的优­势也迅速凸显。例如,以创新体验为特色的各­品类无人零售机、无人体验店不断出现,覆盖快消品、美妆、箱包,甚至是生鲜、汽车等品类,包含无人超市、玛丽黛佳口红自动贩卖­机、联合利华快消品零售机­与汽车自动贩卖机等模­式。

展望未来,无论是经济还是物流的­发展都会进一步“数字化”。尤其是在国家提倡“大众创业,万众

创新”的政策鼓励下“,新零售”的发展呈现以下趋势和­特征:第一,所有场景数据化“。新零售”首先将所有场景数据通­过新一代信息技术和人­工智能技术进行数据化;第二,数据维度丰富化“。新零售”在把所有场景数据化之­后,进一步将其与原有数据­融合打通,从而使得数据维度极大­丰富;第三,用户画像立体化。所有场景数据融合打通­之后“,新零售”将掌

360

握 度的用户画像;第四,用户服务持久化“。新零售”掌握用户画像之后,能够更好地了解和服务­于用户。今后,数据之争是零售业竞争­的主战场,同时, “新零售”的竞争还广泛存在于新­技术应用、供应链主导地位、智慧物流解决方案与增­值服务运营之中。

“新零售”之新,不仅是勇于求变的企业­心态,更是不断创新的商业模­式,需要新的要素与之匹配。 一是新技术,从硬件到软件,从管理、运营到营销,云计算和人工智能等新­技术的广泛应用将助推“新零售”形成燎原之势。二是新物流,借此能够精准地预测销­量并优化物流的各个环­节,更好地调拨和管理库存,同时提升消费者的购买­体验,进而促成流通效率与消­费方式等发生质的变化。三是新文化,随着“新零售”场景的不断丰富以及消­费者需求个性化的日益­突出,零售企业同样需要改变­自己的心态和传统服务­理念,以客户需求为导向来动­态调整其经营理念、服务方式及创新策略“。新零售”之核,实则为渠道、技术变革带来的经济效­率提升与社会效益增加,一方面表现为零售商库­存和消费者支付等成本­的降低,另一方面体现为中间环­节减少、客户体验提升以及物流­交付更加便捷等。

参考文献: [1]杜睿云,蒋侃.新零售:内涵、发展动因与关键问题[J].价格

理论与实践,2017(2):139-141.

[2]赵树梅,徐晓红“.新零售”的含义、模式及发展路径[J].中

国流通经济,2017,31(5):12-20.

[3]王宝义“.新零售”的本质、成因及实践动向[J].中国流通经

济,2017,31(7):3-11.

[4]NILSSON P.The influence of related and unrelated industry diversity on retail firm failure[J].Journal of retailing & con⁃ sumer services,2016,28(28):219-227.

[5]DEMIRKAN H,SPOHRER J.Developing a framework to im⁃ prove virtual shopping in digital malls with intelligen­t selfservic­e systems[J].Journal of retailing & consumer services, 2014,21(5):860-868.

[6]JOHNSON K K P, KIMHY MUNJM ,et al.Keeping cus⁃

, tomers shopping in stores:interrelat­ionships among store at⁃ tributes,shopping enjoyment,and place attachment[J].Inter⁃ national review of retail distributi­on & consumer research, 2015,25(1):20-34. [7]梁莹莹.基于“新零售之轮”理论的中国“新零售”产生与

发展研究[J].当代经济管理,2017,39(9):6-11. [8]蒋亚萍,任晓韵.从“零售之轮”理论看新零售的产生动­因

及发展策略[J].经济论坛,2017(1):99-101.

[9]LIU W,TAAL-FOKKER J,STAPPERS PJ,et al.Exploring 'Generation Y' interactio­n qualities at home and at work[J]. Cognition technology & work,2014,16(3):405-415. [10]FOTIADIS A K,STYLOS N.The effects of online social networking on retail consumer dynamics in the attraction­s industry:The case of 'E-da' theme park,Taiwan[J].Techno⁃ logical forecastin­g & social change,2016,124(C):283294.

[11]ELEONORA P,Harry T.What is smart for retailing?[J].

Procedia environmen­tal sciences,2014,22:101-107. [12]GREWAL D,ROGGEVEEN A L,NORDFALT J.The fu⁃ ture of retailing[J].Journal of retailing,2017,93(1):1-6.

责任编辑:林英泽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