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虑中小企业收益的存货质押融资风险控制 课题组

课题组1、2 (1.成都师范学院,四川成都611130;2.西南交通大学,四川成都 610031)

China Business and Market - - Contents -

摘 要:存货质押融资是指融资企业(借款企业)将其所拥有的存货交给银行(贷款企业)指定的物流企业(第三方)保管,然后向银行申请贷款,获得融资的一种新型商业模式。由于信息不对称,中小企业的借款违约风险和道德风险客观存在,银行、物流企业、中小企业之间的决策行为存在着多方博弈。在贷款利率市场化条件下,综合考虑中小企业的投资收益率和项目成功率、银行的贷款利率和质押率,以及声誉价值等因素,针对中小企业的借款违约风险和道德风险,分别建立银行与中小企业的不完全信息静态博弈和有限理性下的演化博弈模型并求解,结果表明:银行通过设置适当的贷款利率和质押率,可以有效控制中小借款企业的融资风险,促使其投资风险更小和收益更合理的项目,以实现满意的借款履约率;而减少核查成本、加大违约处罚,并且采取声誉价值与诚实奖励相结合的双重激励机制,可以有效防范中小企业道德风险,促使其采取诚实经营策略。关键词:存货质押融资;违约风险;道德风险;不完全信息;有限理性;演化博弈

中图分类号:F832.5 文献标识码:A

一、引言

存货质押融资是解决中小企业融资难的有效途径。存货质押融资是指融资企业(借款企业)将所拥有的存货交给银行(贷款企业)指定的物流企业(第三方)来进行保管,然后向银行申请贷款获得融资的一种新型商业模式。由于融资决策变量受多种因素的影响且相互制约,所以,银行、物流企业、中小企业之间的决策行为存在着多方博弈。由于存在信息不对称性,中小企业可能会隐藏自己的项目成功率,也可能会以隐瞒欺诈行为

文章编号:1007-8266(2018)05-0043-11

获取额外收益,因此,银行需要通过合理的融资决

策来防范融资过程中可能出现的借款违约风险和道德风险。近年来,专家学者开始关注存货质押融资业务决策问题,而其中的风险控制成为物流与供应链金融领域研究的热点之一。

二、相关文献综述

(一)关于存货质押融资业务的风险控制问题对于存货质押融资业务的风险控制的研究表明,质押率和贷款利率是控制风险的直接工具。

杰克凡里(Jokivuolle)等

[1]采用结构化思路研究了银行的利润和质押率之间的关系。李娟等[2]等将存货质押融资业务分为阶段性贷款和一次性贷款,通过对两种贷款方式的比较得出阶段性贷款可以有效降低道德风险和控制风险,还能促使物流企业提高努力水平。张钦红、赵泉午[3]论述了需求随机波动时确定银行最优质押率的方法,并分析了不同的风险偏好对质押率产生的影响,得出风险中性下的质押率比风险厌恶下的质押率高的结论。李毅学等[4]认为,在存货质押业务中应采用“主体+债项”的方式评估风险,其中质押率是银行贷款的关键风险指标。温源、叶青[5]建立了银行和中小企业的博弈模型,让贷款利率和质押率配合从而使银行和中小企业达到更优的绩效水平。陶政旭、周根贵[6]运用博弈论建立了物流企业和融资企业信用风险的博弈模型,并根据融资企业信用风险的影响因素提出了相应的风险管理对策。

(二)关于物流企业的激励机制问题

邢(Xing H G)

[7]分析了制造商与销售商由于信息不对称产生的委托代理关系,通过建立制造商的激励契约从而合理分配收益,规避风险。曹玉贵 [8]通过探讨在信息不对称条件下物流外包方和提供商之间的委托代理关系,设计出最优的激励机制从而使收益分配更加合理。周钊、王勇[9]研究了银行对物流企业在存货质押业务中的最优激励契约。李毅学[10]阐述了银行如何在信息不对称的情况下对物流企业严格监管,以防与中小企业合谋。于萍、徐渝 [ 11 ]认为,存货质押三方契约下,银行对物流企业具有完全信息和不完全信息时的最优激励合同分别是固定委托费用合同及分成合同。以上研究主要考虑的是基于短期合作的情形,何娟、蒋祥林等 [12]研究了不完全信息下银行与物流企业的利益关系,通过多次博弈,发现奖励比惩罚更有效,并得出建立长期合作关系能实现共赢的结论。

(三)关于中小企业的决策问题孙海雷、王勇等[ 13 ]研究了需求随机下基于存货质押的中小企业投资决策,证明中小企业最优库存量和贷款期限正相关,与投资成功率和质押率负相关。

现有研究多集中于银行与物流企业的博弈问 题,如对物流企业的激励契约的研究。银行与中小企业之间的博弈,主要是对中小企业的风险评估以及质押率的设定,并给定中小企业的贷款金额,但是较少关注中小企业的收益,而收益多少则会影响中小企业参与的积极性,因此,本文将从这个维度展开研究,充分考虑中小企业参与存货质押融资业务的期望收益,在市场化利率的前提下,综合考虑中小企业的投资收益率和项目成功率,银行的贷款利率和存货质押率等因素,其中,把贷款金额作为变量,让贷款利率充分发挥价格因素对其影响,考虑项目收益率与风险水平的负相关关系,建立不完全信息的博弈模型,得出银行贷款利率和存货质押率对中小企业投资收益率和项目成功率的影响程度,为银行降低借款风险提供决策参考。以往的研究大都在完全理性的假设下建立存货质押博弈模型,本文将在有限理性条件下针对中小企业道德风险的防范建立演化博弈模型并求解。通过对均衡点稳定性的分析,得到防范和控制中小企业隐瞒欺诈的手段和方法,并设计一种核查监督与声誉价值和奖励金相结合的监督激励机制,结果证明了这种机制的必要性和有效性。

三、风险控制模型建立与分析

(一)借款违约风险

1.

模型描述本文研究的是在委托监管模式下存货质押融资业务的风险控制。在该模式中,中小企业需要投资一个新项目并且向银行提出贷款申请,该项目的投资收益率和项目成功率(即风险程度)已知,由于存在信息不对称性,银行并不知道该项目的风险程度,只知道中小企业投资该项目的收益率,并以此作为决策依据来设定中小企业的贷款利率和存货质押率,签订存货质押融资合同。如果项目投资成功,则中小企业履约,向银行还款,银行退还中小企业质押物。贷款期间质押物的所属权归银行,银行负责质押物的完整和安全,当质押物发生损毁、灭失等情形时,银行需承担相应的责任并给予贷款企业赔偿;如果项目投资失败,中小企业违约,则银行通过变现质押物来挽回损失。

构建该模型采用不完全信息静态博弈:中小企业的决策变量是投资收益率和项目成功率,银

行的决策变量是存货质押率和贷款利率。

质押物的价值受多种因素(如环境、温湿度以及市场价格波动等)的影响。物流企业对质押物监管的努力程度直接影响贷款期末质押物的残值,假设质押物在贷款期末的残值率为τ ,则残值 2.

模型假设(1)假设中小企业贷款利率是单利,贷款周期1,贷款期间存货质押率不变,质押物交给物流为企业保管后就不再变动,直到贷款清偿后才允许流通使用。

(2)假设中小企业投资项目失败时其一定会违约,项目成功时则一定会还款。所以中小企业的履约率与项目成功率在数值上相等。

(3)当中小企业违约时银行通过变现质押物来挽回损失,质押物变现的价格为其本身的价值。

(4)银行和中小企业都是经济意义上的“理性决策人”,即都会做出对自身最有利的决策。

5

( )银行与中小企业存在信息不对称的情况,银行无法得知中小企业的项目成功率即风险程度,只知道其项目收益率。(6)银行和中小企业均为风险中性。

1相关变量的符号与含义如表 所示。

3.

模型建立与求解若中小企业履约,则银行获得贷款利差的收益,并需赔偿中小企业质押物的损耗;若中小企业违约,则银行通过变现质押物来挽回损失。无论中小企业违约与否,银行都需支付物流企业监管费用。银行的期望收益B为:

中小企业投资收益率θ 与其项目成

功率 P0呈负相关,即投资收益率越高,中小企业项目成功率越低,投资风险越大。本文将这种关系假设为线性函数:

中小企业的贷款金额与其投资的项目收益率有关,投资收益率越高,中小企业就越希望从银行得到更多的贷款来扩

大收益。在贷款利率市场化的条件下,银行自主决定贷款利率,而贷款利率直接影响中小企业的贷款意愿和贷款额度,即贷款利率越低,越能刺激中小企业申请更大的贷款金额。所以,假设中小企业的贷款金额q为:

其中,k 为规模系数,λ1和 λ2 均为参数,且>0 >0 λ ,λ 。

1 2

贷款期末,中小企业的期望收益R为:

当项目成功时获取收益支出利息,项目失败时损失质押物的全部。中小企业的决策变量为θ ,即选择合适的项目使自己的收益最大化。

银行与中小企业博弈的收益矩阵如表2所示。

3 4将式( )代入式( ),得到中小企业的期望收益为:

在考虑中小企业项目收益的存货质押融资业务中,由于信息不对称,银行无法获取中小企业投

资项目的实际成功率即贷款的风险水平,只能通过设置一定的存货质押率险。因此,对于银行和中小企业的博弈,质押率ω来控制融资业务的风ω是银行的决策变量之一,银行希望通过制定更低的质押率来降低存货质押业务的贷款风险,但是由式(5)得知,质押率越高中小企业的期望收益越低,借款企业希望可以获得更高的质押率。设中

小企业的保留收益为R0 ,则中小企业需要满足的个人理性约束(IR)为:

理性的中小企业可能会利用信息不对称的优势,做出使自身利益最大化的决策,从而损害银行的利益。因此,中小企业还必须满足激励相容约束(IC)为:

基于以上假设与分析,本文建立了如下银行风险决策模型:

s.t.(6)、(7)在最优情况下,银行只会设置满足式(6)的最小的质押率,所以式(6)等式成立,即:

对式(10)求关于θ 的一阶偏导,且令 ∂R ∂θ =0 ,可得解 θ1 和 θ 2 ,且 θ1 < θ 2 。式(10)是关于 θ 的三0,所以函数在

次函数,且最高次项系数小于 θ2 处

取得极大值, θ 1 * = θ2 。

将θ * 代入式( 8 )中,得到关于 r 的函数,同样

对其求一阶偏导并令其等于1 0,得到 r1 * ,把θ * 和 r*

1 1代入式(9)中得到关于

ω 的方程,求解可得 ω* 。 将 ω* 代入θ * 、r*最终得到θ *和r *。由于均衡解

1 1 2 2析式过于复杂,为了更直观地展现均衡结果以及

Mat⁃各参数的影响关系,在下文“算例分析”中用lab 2014b

予以呈现。

(二)道德风险上文对于中小企业借款违约风险的分析,采用的是不完全信息静态博弈模型,且博弈双方都是经济意义上的“理性决策人”。但是,静态博弈不能反映博弈双方做出决策的先后过程,而且实际中决策者也不可能总是完全理性的。由于存货质押融资业务在我国开展时间不长,决策者对于其方法、机制还存在认识不到位的情况,而且现实环境复杂多变、影响因素众多,决策者不可能一开始就做出完全理性的决策,都是在不断地摸索改进,最终做出使自身收益最大的决策。这个过程和演化博弈的机制相符合,博弈双方在有限理性的条件下参与不完全信息动态博弈,随着时间的推移,做出非理性决策的决策者会逐渐向收益更高的决策者学习,最终达到均衡时,所有决策者所做决策都是完全理性的。

由于信息的不对称性,中小企业在存货质押融资业务开展过程中可能会利用自身优势做出隐瞒欺诈行为获取额外收益,损害银行的利益。为防范中小企业的道德风险、促使其诚实经营,本文在此采用演化博弈的研究方法,对中小企业与物流企业之间的博弈行为进行分析,得到不同稳定均衡点的形成条件,进而总结出控制中小企业道德风险的手段和方法。

1.

模型描述委托监管模式下,中小企业向银行申请一定金额的贷款,银行决定贷款利率和存货质押率,中小企业在贷款期末向银行支付贷款的本息,物流企业向中小企业返还质押物。如果中小企业违约,则无法得到质押物,银行通过质押物变现来挽回损失,同时借款企业的声誉下降。由于信息不对称,银行无法知晓中小企业的实际经营情况,中小企业可能会为了自身利益而存在隐瞒或欺诈行为,从而产生道德风险。银行可以对中小企业的行为进行核查,如果中小企业隐瞒,则对其隐瞒行为进行惩罚,收取罚金;同时,银行核查也会付出成本。于是,中小企业与银行就是否隐瞒和是否核查展开博弈。

2.

模型假设(1)参与博弈的双方为有限理性。(2)假设中小企业项目成功一定履约,项目失败一定违约,且失败会损失全部投资额。

(3)贷款期间质押率和贷款利率保持不变,质押物交给物流企业后就不再变动,直到贷款清偿后才可流通使用。

(4)存在信息不对称的情况,银行无法知晓中小企业的实际经营状况,而中小企业也无法得知银行是否会进行核查。

(5)假设银行进行核查时,一定会发现中小企业是否存在隐瞒行为。

3.

模型建立

1,新增变量的符相关变量符号的定义参见表

3

号与含义如表 所示。

参与博弈的双方为有限理性,中小企业的决策集合为(隐瞒;诚实),其选择相应决策的比例为

1-

(x, x);银行的决策集合为(核查;不核查),其

1-选择相应决策的比例为(y, y)。

中小企业在守约时声誉提高,银行获得贷款利差;中小企业违约时声誉下降,银行通过质押物的变现挽回损失。如果银行对中小企业的经营状况进行核查,则需要耗费一定的监督成本,若发现中小企业的不诚实行为时,会向中小企业收取一定的罚金,同时中小企业的声誉下降。

中小企业违约、守约、隐瞒或诚实时都会带来相应的声誉价值变化,声誉系数 μ表示一定声誉价值换算成等价收益的映像参数,它的大小表示

中小企业对于声誉的重视程度。假设当银行核查到中小企业诚实时,会给予中小企业一定的资金奖励,以激励其继续保有诚实行为。

根据以上分析,当银行核查而中小企业隐瞒时的期望收益为: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