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于公共海外仓的跨境电商物流产业链共生耦合模式与机制

China Business and Market - - ニュース -

doi:10.14089/j.cnki.cn11-3664/f.2018.09.005引用格式:李肖钢,王琦峰.基于公共海外仓的跨境电商物流产业链共生耦合模式与机制[J].中国流通经济,2018(9):41-48. 李 肖 钢,王 琦 峰

315100) (浙江万里学院物流与电子商务学院,浙江宁波 摘 要:跨境电商物流运作直接影响交易实现与客户体验,是推动跨境电子商务发展的重要保证。而海外仓作为跨境电商物流的一项重大创新,可有效解决跨境电商物流成本高、运输周期长等问题,消除直邮模式影响境外消费者体验度的问题,提升境外消费者信任度和购买力,使境内跨境电商企业具备本地化优势,并由此成为跨境电商物流发展的主流模式。但由于自建海外仓投资成本高,运营管理难度大,公共海外仓成为跨境电子商务试点城市和众多中小跨境电商企业的主要选择。鉴于公共海外仓模式下的跨境电商物流产业链主要包括头程运输、海外仓储、尾程配送三个阶段,由国际货代、国际运输、集货拼箱、报关报检、海外仓储、快递配送等相关物流服务产业模块构成,且为实现特定跨境电商物流服务,其中多个产业模块内的特定企业组成了一条连续追加价值关系活动的价值增值链,加之公共海外仓模式下跨境电商物流产业链环境的复杂性、服务需求的不确定性、流程的复杂性、动态的稳定性及其双主体协同管理特性,为构建高效、稳定的跨境电商物流产业链,可运用并联耦合共生理论,设计基于国际货代企业和海外仓储企业双主体协同管理的并联耦合共生模式以及相应的信息交互机制、共生企业选择机制和产业链协同机制。 关键词:公共海外仓;跨境电商物流;产业链共生;并联耦合

中图分类号:F713.36 文献标识码:A文章编号:1007-8266(2018)09-0041-08

一、引言

随着电子信息技术和经济全球化的全面发展,在电商渗透率提升、传统外贸转型加速驱动下,我国跨境电商呈现出爆发式增长特征。《2017年度中国出口跨境电商发展报告》显示,当年全国

7.6

跨境电商交易规模达 万亿元,其中出口跨境电 6.3商交易规模 万亿元。跨境电商已经成为中国对外贸易发展的重要途径和趋势[1]以及转型升级

[2]。

新的突破口

跨境电商物流系统运作会直接影响交易实现与客户体验,是推动跨境电子商务发展的重要保障[3]。海外仓作为跨境电商物流的一项重大创新,有效解决了跨境电商物流成本高、运输周期长等

收稿日期:2018-06-22基金项目:浙江省哲学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浙江万里学院临港现代服务业与创意文化研究中心项目“海外仓模式下跨境电商物流产业链协同研究”(15JDLG01YB);浙江省社会科学规划一般项目“供应链整合视角下浙江省跨境电商公共海外仓运作机制与推进路径研究”(18NDJC283YB)作者简介:李肖钢(1979—),男,浙江省嵊州市人,浙江万里学院物流与电子商务学院副教授,主要研究方向为物流与供应

链管理、跨境电商物流;王琦峰(1976—),男,浙江省宁波市人,浙江万里学院物流与电子商务学院副教授,博士,

问题 [4] ,几乎消除了直邮模式中所有影响境外消费者体验度的问题,提升了境外消费者的信任度和购买力,使境内跨境电商企业也具备了本地化优势 [5] ,已经成为跨境电商物流发展的主流模式。但由于自建海外仓存在投资成本高、运营管理难度大等方面的问题,公共海外仓成为众多中小跨境电商企业选择的主要形式,也成为当前跨境电子商务试点城市大力发展的海外仓形式。

海外仓模式涉及头程运输、海外仓储、尾程配送等多个物流阶段,整个物流系统需要多个国家或地区共同参与完成,且与国际贸易的报关报检、国际货物的保险等业务紧密相关,物流环节众多,作业流程复杂。此外,加之各国在硬件和软件上、政策和文化上存在差异,致使跨境电商物流的不同环节、不同阶段都存在配合、衔接与协同的风险 [6] ,极易导致跨境电商物流产业链需求响应能力弱,一方面补货不及时,入库上架慢,耽误销售和发货,另一方面库存积压和滞销现象严重,运转效率低,严重影响海外仓模式下跨境电商物流服务功能的发挥,制约跨境电商健康发展。

从产业链的视角看,产业链不稳定是导致产业链运转效率低下的根本原因。因此,构建稳定的跨境电商物流产业链系统,在不确定的环境下通过产业链协同快速响应市场需求,设计产业链服务方案,选择并整合产业链资源,形成有针对性的个性化跨境电商物流产业链条,是提高跨境电商物流产业链运转效率、有效发挥物流服务功能、推进跨境电商健康发展的基础和保证。产业链对不同经济关系的细化——分块化,对不同经济单元间铰合关系的界定,使得利用共生思想进行产业链构建并实现产业链稳定成为可能[7]。而对于稳定、高效产业链的生成,共生模式的选择和共生机制的构建是基础。

国内众多学者运用共生理论,针对不同行业,围绕产业链的共生机制和共生模式进行了一系列分析 [ 7-10 ],但有关服务业产业链特别是跨境电商物流产业链领域的研究尚未发现。因此,本文基于产业链理论、产业共生理论、海外仓储管理理论来研究基于公共海外仓的跨境电商物流产业链共生耦合模式和机制,为构建稳定的跨境电商物流产业链、完善物流功能、提高物流效率奠定理论基础。

二、相关理论综述及概念界定

(一)服务业产业链内涵界定目前,学术界对产业链尚未达成统一的认识。李仕明 [8]认为,对企业而言,通常称为供应链;对政府而言,通常称为产业链。邵昶等[9]将产业链分为广义和狭义两种。其中,广义的产业链包括三个层次,一是企业层次,主要以企业链条为研究对象,是反映企业关联性的企业链条;二是产业层次,是反映产业关联性的产业链条;三是企业层次和产业层次之间的“夹层”,是产业链条与企业链条的融合。狭义的产业链指处在“夹层”中的产业链,这是一个具有波粒二象性的特殊产业组织,它具有双元组成结构,包括产业链条和企业链条。伍先福等[ 10 ]也认为,产业链是产业层面与企业层面的有机统一体。因此,一条完整的产业链是由不同的相关产业和若干具有经济关联的相关企业构成,以消费者需求为核心进行生产交易的价值增值链。

上述产业链的内涵都是从有形产品的角度进行定义的,目前对服务业产业链概念的研究还比较少。王苑 [ 11 ]认为,现代服务业产业链是现代服务业各行业根据一定的经济技术关联以及特定的逻辑和时空布局关系客观形成的链条式形态。

王小平等[ 12 ]从企业层次出发进行研究认为,现代服务业产业链是一定区域内具有某种相互关联的多个企业通过知识、信息等资源的共享和互换来实现价值增值的一种链状关联体系。高志军等 [ 13 ]对航运服务产业链进行了界定,认为其是客户需求驱动下,以船舶运输和港口服务为核心,由航运辅助产业和支持产业推动所形成的供需链、价值链、企业链、空间链等相融合的功能型网络链条形态。

从上述研究可以看出,王苑[ 11 ]和高志军等[ 13 ]是从产业层面定义服务业产业链的,而王小平等[ 12 ]是从企业层面进行界定的。本文认为,服务业产业链也存在企业和产业两个层次,是一个具有波粒二象性的特殊产业组织,是不同的相关服务产业为实现专业服务功能、满足特定市场需求,由多个相关产业内具有经济关联的企业组成的一条连续追加价值关系活动的价值增值链。其特征具体如下:

一是服务业产业链是一个产业链条,由于产业分工,导致完成专业的产业服务必须依靠不同产业环节相互衔接形成服务业产业链条才能实现,因此产业链条是因为产业分工而形成的。

二是服务业产业链是一个企业链条,是多个产业模块内的具体企业为实现特定服务、有机整合价值链内各相关功能活动而构成的相互协同的企业链,即企业链条是为了提供特定服务而形成的。

三是产业链条中存在不同的产业模块或环节,每个模块或环节都存在企业群体,这些群体的存在为实现特定服务所需要的企业链提供了资源,而产业链共生耦合的具体模式则决定了资源配置的效率和产业链的稳定性。(二)产业链共生模式界定产业链是一个产业共生态,是建立在产业内部分工和供需关系基础之上的产业生态图谱。本质上,产业链是共生单元在特定共生环境中按某种依托关系(共生模式)连接而成的经济共生体[ 7 ],是产业链内部企业之间通过同类资源共享或异类资源互补而形成的共生系统[ 14 ]。共生单元、共生模式、共生环境是产业共生系统的三大要素[ 15 ]。共生理论已经被国内大量学者用来分析和研究产业链,以探索产业链共生耦合模式,构建稳定、高效的产业链,发挥产业服务功能。

任迎伟等 [7]基于共生组织连接视角,通过比较产业链系统串联耦合与并联耦合两种共生模式发现,并联耦合模式能够拓展产业链条各层次组织的横向共生关系,进而真正实现产业链系统的稳定性和高效性。李书学[16]以路桥产业为例论证了基于共生理论的可选择并联耦合模式,认为其能够实现产业链的内部和谐,提高产业链的运行效率,从而确保产业链系统的稳定性和有效性。孙晓华等 [14]对产业共生系统的构成要素进行了考察,从共生单元行为方式视角出发,以汽车产业为例讨论了不同共生关系下的产业链纵向关系治理模式。王文海等[ 17 ]基于共生单元行为方式视角,分析了特定生猪健康养殖产业链主体共生模式的选择。

从上述研究可以看出,不同的学者从不同的产业、不同的角度(行为方式、组织方式)分析并选 择产业链共生模式,以实现不同环境中特定产业链的稳定性和高效性。产业链共生组织模式决定共生单元的行为模式,并由此影响产业效率与效益的变化。因此,为构建稳定、高效的产业链,产业组织方式的选择是最为重要的一环[7]。本文也将从组织方式角度入手分析产业共生模式。

从组织方式的视角看,产业共生模式主要分为串联耦合、并联耦合两种。其中,串联耦合指共生单元通过串联连接成单一链条的一种连接方式,产业链系统的整体反馈效率会随着社会分工程度的日益加深而不断降低[ 16 ] ;并联耦合指产业链的多个共生单元按多层次结构并联构成,共生系统运转与信息传递通过并联方式实现[7] ,从而使产业链的构建灵活性、稳定性更高,能够有效解决串联耦合模式随共生单元增多而产生的产业链系统效率和稳定性下降问题。(三)产业链并联耦合机制界定并联耦合模式运营的基础是并联耦合机制。产业链并联耦合机制指的是链条上的节点企业有不同的共生企业可与之连接,有多条路径可供选择,它可以减少整个系统在信息传输中的信息损失,使整个系统的交互效率不至于随产业分工活动的深入而下降。由此可以看出,产业链并联耦合机制的核心机制是信息交互机制和共生企业选择机制。

任迎伟等 [7]认为,并联耦合机制的运营主要依赖产业链相邻模块之间的节点,其具有信息交互和选择逻辑算子的功能。由此李书学[ 16 ]认为,这个节点应当是信息交互平台(下文将节点和信息交互平台统称为信息交互平台)。他们均认为,多环节产业链中存在不止一个信息交互平台来实现信息交互机制和共生企业选择机制,且多个信息交互平台在面向两个相邻的模块企业进行信息交互和共生企业选择的过程中独立发挥作用,并不存在协同。在多环节产业链中,不同信息交互平台独立运作,能够确保产业链中相邻环节信息传递和共生企业选择的效率,但难以确保多个环节组合的整体最优。

朱述斌 [ 18 ]认为,产业链中的主体企业在并联耦合机制运营中发挥价值链管理作用,由之统一选择共生企业并构建产业链。但在复杂的多环节跨国或跨境产业链中,仍然需要不止一个主体企

业和信息交互平台来共同影响和管理产业链,因此多信息交互平台协同与多主体企业协同是产业链整体高效和稳定的保障。

根据上述分析,本文认为,产业链并联耦合机制除信息交互机制、共生企业选择机制外,还存在产业链协同机制,包括信息交互平台协同机制和主体企业协同机制。

1.

信息交互机制产业链并联耦合机制最重要的功能是提高整个系统的信息交互效率。依托信息交互平台,产业消费市场需求信息、相邻环节间企业供需信息、外部环境信息在信息交互平台上集聚、交互和反馈,让产业链中的企业能够及时了解市场信息,使得整个产业链系统能够及时、有效地进行战略调整以适应市场的需要。

2.

共生企业选择机制共生企业选择机制包括两个方面:一是产业链中所有的企业都能基于市场反馈信息,借助信息交互平台的选择逻辑算子功能,拥有选择上下游合作伙伴的机会和权利;二是对于特定价值增值链的形成,产业链中的主体企业基于信息交互平台充分的信息反馈,根据产业链市场需求及内外部环境约束,为实现产业链整体效率的最大化,设计整体产业链的服务方案,依据信息交互平台的选择逻辑算子功能,选择衔接效率最高的共生企业,形成特定价值增值链。

3.

产业链协同机制面对复杂的多主体企业管理的产业链,主体企业间通过彼此协调与联合,根据市场需求的变化,以整个产业链的价值最大化为目标协同制定产业链一体化服务方案,进行业务流程协作与共生企业资源选择,以实现整个产业链的高效运转,提升竞争力。

主体企业对共生企业的选择,一方面取决于协同制定的产业链一体化服务方案,另一方面取决于产业链共生企业的选择方案。换句话说,就是信息交互平台通过彼此间的信息融合与协调,以全产业链整体衔接效率最高与服务能力最强为目标,实时设计并调整共生企业的选择逻辑算子,形成产业链共生企业选择方案,以实现主体企业对共生企业选择的整体最优。

三、公共海外仓模式下跨境电商物流产业链及特点

(一)公共海外仓模式下跨境电商物流产业链的界定

海外仓指在除本国之外的其他国家或地区建立的仓库,主要服务跨境电商业务。海外仓作为跨境电商供应链上一类新的节点,将跨境电商物流分成了头程运输、海外仓储和尾程配送三个阶段 [ 19-20 ]。其中,头程运输指出口跨境电商以批量方式出口货物并运输到目的国海外仓所经过的订舱、集货发运、出口通关、国际运输、进口通关等环节;海外仓储指在目的国海外仓进行备货,实现货物的展示、储存、分拣、包装等功能;尾程配送指目的国消费者通过跨境电商平台下单后,为满足目的国消费者实时需求,根据目的国条件选择适合的当地配送商,从海外仓发货,完成“最后一公里”的本地配送。

根据前文界定的服务业产业链概念,本文认为,公共海外仓模式下的跨境电商物流产业链是包括头程运输、海外仓储、尾程配送三个阶段,由国际货代、国际运输、集货拼箱、报关报检、海外仓储、快递配送等相关物流服务产业模块构成,为特定跨境电商物流服务,由其中多个产业模块内的特定企业组成的一条连续追加价值关系活动的价

1。

值增值链。具体参见图

(二)公共海外仓模式下跨境电商物流产业链的特点

1.

环境的复杂性互联网的全球化特征使得跨境电商能够直接满足不同国家消费者的需求,具有广阔的海外市场和商机。但与此同时,商品在从卖方流向买方的过程中需要跨越不同的国家,甚至有时需要跨越多个国家,同时涉及多个国家的通关和商检,涉及各地贸易中法务、税务、环保等方面的要求,涉及多种运输方式的选择与组合,增加了跨境电商物流产业链内外部环境的复杂性。

2.

服务需求的不确定性跨境电商为境外消费者提供了更多的选择,但由于目前国内跨境电商企业大多缺乏品牌知名度和客户认知度,导致境外客户选择存在多样性和随机性,使跨境电商市场需求存在很大的不确

定性,使跨境电商商家对海外仓库存量的控制、头程运输时效和方式的服务需求存在多变性和不确定性。这一方面使跨境电商商家库存压力较大,如果仓储方案不科学,成本风险不可控,选择公共海外仓就存在很大的风险;另一方面提高了跨境电商物流产业链满足服务需求时进行快速高效组织的难度。

3.

流程的复杂性海外仓形式的跨境电商物流产业链需要经历三个阶段,整个流程涉及国内头程交货、缴费、海关清关,海外仓库操作、分拣以及当地派送等。因此,跨境电商物流通过海外仓实现商品的空间位移,环节更多,流程更复杂。打通整个产业链,对信息交互、环节衔接与协同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4.

动态的稳定性由于跨境电商物流产业链存在外部环境的复杂性、服务需求的不确定性、流程的复杂性等特征,高效的跨境电商物流产业链必须基于有效的信息交互机制,及时了解市场需求和外部环境的动态变化,针对不同的需求特点,从品类、运送国家、时效、成本、海关清关、公共海外仓派送等不同环节着手,设计个性化的跨境电商物流产业链服务方案,选择衔接效率最高的物流服务企业,快速形成高效的跨境电商物流产业链,确保跨境电商物流产业链的动态稳定性,适应并满足市场和环境变化对产业链的需求。

5.

双主体协同管理主体企业(企业、流通市场、中介组织等)在信息收集、市场判断、科技创新、产业集成、资金融通

等方面具备优势,同时具有较强的市场风险抵抗能力 [ 18 ]。由于跨境电商物流尚处于起步阶段,公共海外仓也刚刚兴起,目前还鲜有能够管控整个产业链的跨境电商物流企业或公共海外仓企业,因此仍然需要多主体企业对整个跨境电商物流产业链进行协同管理。本文认为,公共海外仓模式下的跨境电商物流产业链呈现出了三个阶段的双主体协同管理特点。

在头程运输中,国际货代企业起连接出口物流活动环节的关键作用。鲁旭[ 19 ]认为,海外仓的出现促使国际货代整合出口跨境电商产业链前端物流的其他市场,为向第三方物流公司方向发展提供了良好的机会。因此,在头程运输中,国际货代企业能够发挥主体企业作用,管理跨境电商物流前一阶段的产业链。

货物进入公共海外仓后,公共海外仓负责货物的海外仓储和尾程配送,甚至在逆向物流问题处理方面都能发挥关键作用。因此,在海外仓储和尾程配送中,公共海外仓发挥主体企业作用,管理跨境电商物流后面两个阶段的产业链。

四、基于公共海外仓的跨境电商物流产业链并联耦合模式构建

(一)并联耦合共生模式构建在串联耦合模式下,产业链的链条越长,整个产业链系统的反馈效率就越低,而在并联耦合模式下,产业链可以避免上述缺陷。海外仓模式的跨境电商物流产业链至少要经历两个国家、三个

阶段、多个环节,是一条典型而复杂的长链条。因此,本文认为,并联耦合模式可以有效保障公共海外仓模式下跨境电商物流产业链的稳定性。考虑双主体协同管理特征,基于公共海外仓的跨境电

2商物流产业链并联耦合模式如图 所示。

公共海外仓模式下的跨境电商物流产业链系统服务跨境电商产业,以改善国外客户的购物体验。整个产业链系统由国际货代、国际运输、集货拼箱、报关报检、海外仓储、快递配送等产业模块构成,每个模块均包含若干企业。产业链系统运营受国际运输自然环境、交通条件、国内外通关与商检以及各地贸易中法务、税务、环保[19]等方面环境的影响,受共生单元企业资源与服务能力限制。产业链系统根据市场需求和服务经验,基于信息交互平台的大数据分析和预测来评估和选择共生单元企业,以实现衔接效率最高的输出,确保整个系统的高效、有序和稳定。

由于现阶段鲜有全产业链跨境电商物流服务商,双主体企业协同管理模式成为跨境电商物流产业链运营的有效模式,并相应形成了服务头程

1(简称平台1)以及服运输产业链的信息交互平台

2(简称平务海外仓储配送产业链的信息交互平台

2)。跨境电商企业委托国际货代企业完成头程台运输,国际货代企业根据交货至公共海外仓的要

1

求,利用信息交互平台 的选择逻辑算子功能,根据外部环境约束以及所集聚的产业模块企业能力约束,选择头程运输所涉及的各产业模块中最合适的企业构建头程运输产业链;委托公共海外仓完成后面两个阶段的物流,公共海外仓与跨境电商平台协同,了解国外消费者需求以控制库存,并根据终端消费者需求约束和配送企业能力约束,

2

利用信息交互平台 的选择逻辑算子功能,选择尾程配送企业完成配送和退货,构建海外仓配物流产业链和逆向物流产业链。通过主体企业协同管理,可使跨境电商物流全产业链实现无缝衔接,保障整体的可靠性和高效率。(二)并联耦合共生运行机制

1.

信息交互机制信息交互平台是产业链系统信息交互的媒介,在跨境电商物流产业链中,消费市场把产品需求和物流服务体验反馈到跨境电商平台,同时把

2。海外仓储物流服务体验反馈到信息交互平台

与尾程配送模块企业的服务能力和服务表现被反

2,头程运输各模块企业的服务馈到信息交互平台

1。信息能力和服务表现被反馈到信息交互平台平台之间形成信息的交互。

跨境电商平台通过对消费者点击、浏览痕迹、收藏喜好、购物评价、购物车及购买数据进行大数据分析,了解消费市场萧条或繁荣状况和物流服务状况,反馈到跨境电商企业,与信息交互平台进行互动和协调。跨境电商企业根据反馈信息调整市场战略、产品战略、物流战略,并把物流需求反

1馈到信息交互平台。信息交互平台 通过把消费市场和跨境电商企业的物流需求反馈给头程模块

2

企业,信息交互平台 通过把消费市场和跨境电商企业的物流需求反馈给海外仓储和尾程配送模块企业,促使产业链各模块企业进行物流服务产业、物流服务产品、物流服务能力调整。

2.

共生企业选择机制双主体协同管理的公共海外仓模式下跨境电商物流产业链的构建包括两个层面的选择机制。第一个层面是主体企业选择,即跨境电商企业根据特定需求特征、资源供应特征、外部环境特征,利用平台的选择逻辑算子功能,选择最适合的国际货代企业和海外仓储企业。选择逻辑算子根据实时反馈的市场需求以及资源供应和外部环境信息,进行强化、调整或重新生成,使跨境电商企业的选择更加合适和高效。第二个层面是共生企业选择,即主体企业选择共生企业,构建产业链。国际货代企业负责头程运输产业链的组织构建。首先,根据跨境电商企业物流需求,为之提供个性化头程运输一体化服务方案,如传统海运、传统空运、国际邮政小包、国际快递等各类国际货运方式甚至多种运输方式的组合。然后,根据服务方案,

1

依托信息交互平台 的逻辑算子功能,选择衔接效率最高的共生企业,组建头程运输产业链。海外仓储企业负责海外仓配物流产业链和逆向物流产业链的构建,根据消费市场需求,为跨境电商企业设计仓配一体化和逆向物流一体化服务方案。根

2据服务方案,依托信息交互平台 的逻辑算子功能,选择尾程配送企业组建仓配物流产业链和逆向物流产业链。产业链系统针对主体企业当初效率选择的最终效果认定,重新评估模块资源的选择和模块中约束条件的选择等,以确保系统稳定 高效。选择逻辑算子会根据实时的反馈信息进行强化、调整或重新生成,以使主体企业选择更具有效率性。

3.

产业链协同机制产业链协同机制是跨境电商物流产业链整体效益最大化的保障。双主体企业协同决策机制指跨境电商物流产业链中的国际货代企业和公共海外仓通过彼此协调与联合,根据终端消费市场和跨境电商需求及外部环境的变化,进行海外库存与仓配一体化方案及头程运输方案的协同决策,进行业务流程协作与共生企业资源选择,形成跨境电商物流产业链一体化服务方案,实现头程运输与后端海外仓储及配送的无缝衔接,达到跨境电商产业链整体效益最优的状态。

信息交互平台协同决策机制指信息交互平台1 2

和信息交互平台 彼此间通过信息融合与协调,以跨境电商物流产业链整体衔接效率最高和服务能力最强为目标,实时设计并调整各自平台中共生企业的选择逻辑算子,形成产业链共生企业选择方案,确保国际货代企业和公共海外仓选择的共生企业能够实现产业链的整体最优。

五、结语

本文通过深入分析产业链理论界定了服务业产业链的内涵,通过分析并联耦合共生理论提出了并联耦合共生的三大机制,即信息交互机制、共生企业选择机制和产业链协同机制。并根据公共海外仓模式下跨境电商物流产业链的特征,运用并联耦合共生理论,设计了基于国际货代企业与海外仓储企业双主体协同管理的并联耦合共生模式以及相应的共生机制。

参考文献: [1]崔雁冰,姜晶.中国跨境电子商务发展现状和对策[J].宏观

经济管理,2015(8):65-67. [2]武玥,王铸东,杨晓璇.跨境电子商务发展趋势及对中国外贸转型升级的促进作用[J].商业经济研究,2015(23): 63-65.

[3]JIAO Z.Modes and development characteristics of China’s cross- border e- commerce logistics[M]//LIU B,WANG L, LEE S,et al.Contemporary logistics in China.Berlin:Spring⁃ er Berlin Heidelberg,2016:211-232.

[4]鄢荣娇.我国跨境电商物流中的海外仓建设模式研究[D].

合肥:安徽大学,2016. [5]孟玲,张宝明.跨境电子商务环境下物流业的发展[J].物流

工程与管理,2014(11):110-113. [6]张夏恒.跨境电商物流协同模型构建与实现路径研究[D].

西安:长安大学,2016. [7]任迎伟,胡国平.产业链稳定机制研究——基于共生理论中并联耦合的视角[J].经济社会体制比较,2008(2):180184. [8]李仕明.构造产业链,推进工业化[J].电子科技大学学报

(社科版),2002(3):75-78. [9]邵昶,李健.产业链“波粒二象性”研究——论产业链的特

性、结构及其整合[J].中国工业经济,2007(9):5-13. [10]伍先福,杨永德.产业链治理的核心论题[J].科技进步与

对策,2016(9):72-76. [11]王苑.现代服务业产业链的理论与实证研究[D].武汉:武

汉理工大学,2008. [12]王小平,杜伟伟.现代服务业产业链优化整合的路径分

析[J].中国证券期货,2011(11):143. [13]高志军,刘伟.航运服务产业链的内涵与生成机理[J].中

国航海,2013(9):120-125. [14]孙晓华,秦川.基于共生理论的产业链纵向关系治理模式——美国、欧洲和日本汽车产业的比较及借鉴[J].经济学家,2012(3):95-102. [15]袁纯清.共生理论——兼论小型经济[M].北京:经济科学

出版社,1998:86-87. [16]李书学.基于共生理论的产业链稳定性研究——以我国

路桥产业为例[J].江西社会科学,2013(10):215-218. [17]王文海,卢凤君,刘晴,等.生猪健康养殖产业链主体共

生模式选择研究[J].农村经济,2014(3):46-51. [18]朱述斌“.

共生型”中国农产品价值链管理的理论与方法研究[D].北京:北京林业大学,2009. [19]鲁旭.基于跨境供应链整合的第三方物流海外仓建设[J].

中国流通经济,2016(3):32-38. [20]李鹏博.揭秘跨境电商[M].北京:电子工业出版社,2015:

102-108.

责任编辑:陈诗静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