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流通企业开放式服务创新模式

——基于资源流动方向与创新组织形式整合的视角

China Business and Market - - CHINA BUSINESS AND MARKET -

陈志明

510635) (广东省社会科学院企业研究所,广东广州

摘 要:随着新一代信息技术、互联网产业、数字技术的发展,科学和创新活动呈现出开放式、网络化、全球化特征,服务业专业分工日益细化,服务业创新日益网络化,服务业跨界融合日益深化。流通企业创新模式也呈现出明显的开放式特征。从资源流动方向看,市场需求快速变动推动组织边界资源多向流动,促使流通企业传统封闭与单向引进资源的创新模式发生改变;从创新组织形式看,平台化、集成化特征日益明显,助力流通企业进一步做大市场,做强产业。基于组织边界资源流动方向与创新组织形式整合视角,可将流通企业开放式服务创新模式细分为立体化服务、价值链整合、解决方案供应商、跨界融合互通、双边市场耦合等五类。其中,立体化服务、价值链整合模式属于内向型开放式服务创新,产生范围经济效应;解决方案供应商、跨界融合互通模式属于外向型开放式服务创新,产生规模经济效应;双边市场耦合模式融合平台化与集成化组织形式,属于由外到外开放式服务创新,产生交易与创新的复合价值。为实现上述开放式服务创新模式,我国流通企业一定要奠定坚实的内部能力基础,构筑开放式服务创新创业生态系统,建立具有全球优势的服务价值链等。关键词:流通企业;开放式服务创新;资源多向流动;集成化;平台化

中图分类号:F715.1 文献标识码:A文章编号:1007-8266(2018)10-0008-08 一、引言

流通业包括批发、零售、物流、餐饮等生产性和生活性行业,是对接生产、服务消费的中枢,是技术创新、业态创新、商业模式创新的发源地,是促进经济高质量发展和提升经济运行效率的重要

GDP 10

领域 [1]。当前,我国流通业 达到 万亿元,占

GDP 13%,涌现出了京东集团、阿全部 的比重高达 里巴巴集团、苏宁云商集团等一批世界业。然而,我国流通业现代化发展仍然处于起步500强企阶段,前端技术、商业模式、流通组织、管理方式等方面的创新能力仍然较弱。除线上零售领域外,我国餐饮、线下零售、物流等行业的国际竞争力仍然较弱。比如,在物流行业,我国全年物流成本占

14.6%,远高于美国的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约为

11%以及德国的10%;美国拥有联合包裹(UPS)、

联邦快递(FedEx)两大世界500

强企业,其中联合

10包裹每年在新技术上的投资高达 亿美元,在信息主干网建设、PC

机和手提电脑、无线通信和移动数据交换系统等方面引领全球物流行业,而我国的大型物流企业(如顺丰速运),每年的研发投入

1/3。我国流通企业最高不及联合包裹研发投入的应改变传统的追逐规模化扩张的粗放发展模式,从“做大做强”转向“做优做强”。

在新一代信息技术、互联网产业、数字技术等的驱动下,科学和创新活动呈现出开放式、网络化和全球化特征 [2] ,服务业正在朝专业分工细化、创新网络化、跨界融合深化的方向发展 [3]。在这样的背景下,流通企业创新模式呈现出明显的开放式特征。从资源流动方向来看,市场需求快速变动,促使传统封闭和单向引进资源的创新模式发生改变。反之,流通企业组织边界进一步虚化,创新资源实现了引进、输出、耦合的多向流动[4]。此外,从创新组织形式来看,平台化和集成化特征日益明显 [5]。一方面,新一代信息技术、互联网产业的快速发展,使得流通企业能够通过构建或嵌入开放平台开展市场竞争与合作[6] ;另一方面,大数据、物联网等新技术的广泛应用,使得流通企业能够更好地连接商品供应商、制造商和渠道商,通过集成产业链环节的组织方式来实现需求驱动下的设计与制造,促进消费端、供给端和流通环节的互联互通。然而,现有关于流通企业开放式服务创新的研究更多聚焦在新技术应用、协作创新及其作用、转型升级方向等方面,主题依然比较分散,且侧重于资源引进,对资源输出、资源耦合的开放式服务创新研究相对不足。基于现有研究,本文结合组织边界上资源流动的方向与创新组织形式探讨流通企业开放式服务创新的具体模式。

二、文献综述

开放式服务创新是一种在投入、流程与产出中整合内外部创新活动的分布式服务创新管理模式 [7]。从资源流动方向来看,流通企业开放式服务创新可以划分为由外到内(内向型)、由内到外(外向型)、由外到外等三种类型。开放式服务创新具备以下三个基本特征:一是强调与顾客、供应商、第三方、合作伙伴、利益相关者等各层次创新 主体的沟通与协作,通过网络的方式实现服务创新 [4 ,8-11 ];二是构建以市场需求与顾客体验为核心的商业平台、架构或系统,推动知识、资源、能力及解决方案实现跨组织边界的自由流动[4 ,10, 12] ;三是多元化的价值创造与获取机制,如利用第三方合作伙伴商业化渠道、建立共享型商业模式等[ 3 ]。研究表明,与制造企业相比,服务企业正在更加积极地通过正式/非正式的开放式创新活动获取科学、技术与市场方面的知识[ 13 ]。开放式服务创新对服务企业产生多维度价值,如业绩增长和基础效率提升 [ 14 ]、促进渐进性服务创新与根本性服务创新、形成市场竞争优势[15]等。

服务创新包括概念创新、界面创新、技术创新、组织创新等,与工业研发相比更多强调资源整合与服务体验[ 16 ]。现有研究认为,流通企业服务创新需要注重与顾客、制造商、供应商、第三方组织乃至竞争性同行等外部创新主体的互动与协作。李文静[ 12 ]指出,流通领域的自主创新应当是一个包括流通企业、政府、高校和科研机构、中介

[5]认组织以及金融机构在内的创新系统。晁钢令为,要实现创新转型,大型流通企业必须积极构建与国(境)内外主要供应商、加工企业、物流配送企业及其他服务企业之间的协作创新体系。王坤等 [ 17 ]通过实证研究指出,物流企业与制造企业的跨组织协作对物流企业服务创新能力具有显著的正向交互作用。路红艳[ 18 ]指出,以信息技术为基础的跨界融合不仅打破了流通业原有的边界,而且使流通业的商品流通中介职能发生了根本性改变,推动流通业从传统中间商向平台提供商、服务提供商等角色转变。苏文[19]对百联和阿里巴巴的合作进行了分析,认为“互联网+”背景下我国零售业商业模式转型的方向包括整合资源实现线上线下协同发展、创新零售赢利模式、重视新技术和新应用的普及、优化价值链网络体系等。这表明,关于流通企业开放式服务创新的研究正在聚焦。然而,目前相关研究更多立足于引进资源角度,即主要关注由外到内的开放式服务创新,对流通企业由内到外、由外到外开放式服务创新的研究仍然相对不足。

平台化和集成化是流通企业的两类创新组织形式 [5 ,9, 18]。其中,平台化组织形式是指,流通企业搭建实体或者虚拟市场交易平台,以招商和租赁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