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带一路”经济走廊陆路节点口岸­产业发展潜力及路径

doi:10.14089/j.cnki.cn11-3664/f.2020.02.005 引用格式:穆沙江·努热吉“.一带一路”经济走廊陆路节点口岸­产业发展潜力及路径[J].中国流通经济,2020(2):47-58.

China Business and Market - - CONTENTS - 穆沙江·努热吉

穆 沙 江·努 热 吉

830012) (新疆财经大学国际经贸­学院、丝路经济与管理研究院,新疆乌鲁木齐

经济走廊国家的济走廊­陆路节点口岸产业发展­潜力最大,孟中印缅及中国—中南半岛经济走廊陆路­节点口岸产业发展潜力­居第易繁荣,提升中国与经济走廊国­家经贸合作层级,打造区域经济新的增长­极具有重要意义。运用层次分析法,以陆路节点口岸扶持政­策、产业发展基础、通关条件、载体区域支撑、经济走廊支撑为影响因­素,对连接中国与六大摘 要:边境陆路口岸作为连接­中国与“一带一路”经济走廊沿线国家的节­点,其产业发展对推动经济­走廊贸45个陆路节点­口岸的产业发展潜力及­路径进行研究发现,新亚欧大陆桥及中国—中亚—西亚经二位,中蒙俄经济走廊陆路节­点口岸产业发展潜力居­第三位,中巴经济走廊陆路节点­口岸产业发展潜力最小。因此,为推动边境口岸区域成­为新的经济增长极,实现各经济走廊经济腾­飞,应根据陆路节点口岸发­展潜力对各经济走廊陆­路节点口岸进行产业分­工。其中,新亚欧大陆桥及中国—中亚—西亚经济走廊陆路节点­口岸应重点推进高新技­术、纺织服装、农副产品深加工及现代­金融服务业发展;孟中印缅及中国—中南半岛经济走廊陆路­节点口岸应重点推动机­电产品生产加工、进口资源落地加工与特­色产品加工业发展;中蒙俄经济走廊陆路节­点口岸应重点推动机械­运输设备制造、建材出口加工、进口木材、畜产品与矿产品落地加­工业发展;中巴经济走廊陆路节点­口岸因自然条件极为恶­劣,暂不适合发展加工制造­业。

关键词:陆路节点口岸;层次分析法;产业发展潜力;发展路径中图分类号:F062.9 文献标识码:A一、问题的提出文章编号:1007-8266(2020)02-0047-12 2015 3 28

年 月 日,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外交部、商务部联合发布“一带一路”建设指导性文

21件《推动共建丝绸之路经济­带和 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愿­景与行动》。文件提出,陆上依托国际大通道,海上以重点港口为节点,共同打造新亚欧大陆桥、中蒙俄、中国—中亚—西亚、中国—中南半

岛、中巴、孟中印缅等六大国际经­济合作走廊。由此可见,口岸作为对外开放门户­与国际大通道,在“一带一路”经济走廊建设中发挥着­极为重要的作用。

“一带一路”经济走廊是次区域范围­内将生产、投资、贸易、基础设施建设有机联系­为一体的经济合作机制 [1]。边境陆路节点口岸是我­国对外开放的重要窗口,是我国进行跨国合作的­重要示

收稿日期:2019-11-18基金项目: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研­究青年基金项目“‘一带一路’经济走廊陆路节点口岸­的产业发展与辐射效应­研究” (19XJJC7900­01);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社会­科学基金项目“基于口岸出口商品本地­化视角的新疆边境口岸­经济与地方经济协调发­展新机制研究”(19BJL027)作者简介:穆沙江·努热吉(1984—),男,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喀什­地区疏附县人,经济学博士,新疆财经大学国际经贸­学院副

教授、硕士研究生导师,丝路经济与管理研究院­研究员,主要研究方向为国际贸­易、口岸经济。

范区,是我国与经济走廊沿线­国家连接的节点。将“一带一路”经济走廊的贸易创造效­应和投资促进效应与陆­路节点口岸的贸易聚集­和空间溢出效应相结合,推动我国陆路节点口岸­产业高质量发展,不仅有利于提升我国与­经济走廊沿线国家经贸­合作层级,而且有利于国际生产、投资、贸易在陆路节点口岸及­其腹地聚集 [2] ,加快通道经济向产业经­济转型,打造区域经济发展新的­增长极。因此,本研究从“一带一路”经济走廊、陆路节点口岸、口岸载体区域三个维度­出发,以陆路节点口岸扶持政­策、产业发展基础、通关条件、载体区域支撑、经济走廊支撑为影响因­素,对连接中国与六大

45

经济走廊国家的 个陆路节点口岸的产业­发展潜力及路径进行研­究。

二、文献综述

(一)陆路口岸产业发展口岸­物流、边境贸易、制造业是口岸产业发展­的三大支柱,不仅有利于加快载体区­域对外贸易的发展,而且能对一国经济实力­的提高产生重要影响 [3]。但是,口岸物流业占口岸产业­的比重一直较高,生产加工与边境贸易发­展相对滞后,导致了口岸产业辐射半­径小、产业发展结构性失衡等­一系列问题 [4]。“一带一路”倡议的提出为口岸产业­发展带来了历史性机遇,沿边口岸将成为未来扩­大对内对外开放的主要­抓手,需要加快口岸产业发展,进一步扩大边境口岸开­放,与周边国家共同打造“三位一体”的口岸共同开放示范区 [ 5-6 ]。“一带一路”建设有利于完善中国边­境口岸产业体系,形成边境地区经济发展­新的增长极,推动陆路口岸产业经济­超常规发展[7]。尽管“一带一路”建设为陆路口岸产业发­展带来了空前的发展机­遇,但受地区发展定位不明­晰、协调机制不完善、硬件设施难以满足发展­要求等因素影响,“一带一路”建设对陆路口岸产业发­展的促进作用受到限制 [8]。应抓住“一带一路”及经济走廊建设契机,从国家和地方层面重视­陆路口岸产业发展,制定产业发展长远规划,加快陆路口岸生产加工­业、

[9]。金融业、跨境电商的进一步发展

(二)“一带一路”经济走廊建设与陆路口­岸产业发展

各经济走廊既有各自建­设的重点,亦有发展的共性,孟中印缅经济走廊应构­建沿线优势产业群和城­镇体系,依托口岸体系的桥梁作­用,促进各种资源及生产要­素的跨区域和跨国流动,形成优势互补、区域分工、联动开发、共同发展的区域经济体 [10]。中巴经济走廊建设的重­点应为政治与安全合作、能源合作、国际物流合作与港口建­设[ 11 ]。中国—中亚—西亚经济走廊和新亚欧­经济走廊促进了跨境产­业链的形成,为更高层次区域经济合­作机制的建立提供了保­障,为新疆口岸产业发展带­来了千载难逢的机遇[ 12 ]。“一带一路”经济走廊属于松散型经­济合作机制,为实现制度性合作机制,需要加快沿线国家产能­合作、产业合作、经贸合作,中国各陆路口岸作为连­接沿线国家的纽带,在经济走廊由松散型合­作向制度型合作转型中­发

[1]。

挥关键作用(三)口岸产业发展及其对区­域经济的影响口岸产业­发展能否对载体区域经­济产生辐射和带动作用,主要取决于生产要素在­两者间的传递和流动,口岸产业发展能够为区­域劳动力提供就业岗位,为商品提供销售市场,区域生产要素的流入能­够进一步推进口岸产业­发展,加快口岸城

[13]。镇化进程,进而形成互相带动的良­性循环关系然而,大部分口岸与区域中心­城市间距离较远,主要以公路运输为主,铁路口岸数量极少,导致口岸与载体区域间­生产要素流动困难,口岸产业发展及其对区­域经济发展的带动作用­很受限制[2]。口岸产业与区域产业拟­合程度是影响两者协调­发展最重要的因素,但实际中我国口岸产业­与地方产业相互脱离现­象比较严重,尚未形成有效的协调发­展机制 [ 14 ]。为进一步发挥口岸经济­在“一带一路”建设中拉动区域经济发­展的作用,需要构建要素协同机制,加大口岸基础设施建设­资金投资,加

[15]。

快口岸城镇化进程

总之,学术界已经认识到了口­岸产业发展对区域经济­发展乃至国家经济发展­的重要性,但对“一带一路”经济走廊建设背景下如­何推动陆路节点口岸产­业发展的问题尚未进行­系统研究。本研究从“一带一路”六大经济走廊、陆路节点口岸、口岸载体区域三个维度­出发,在评价陆路节点口岸产­业发展能力和潜力的基­础上,设计陆路节点口岸产业­发展路径。

三、经济走廊陆路节点口岸­产业发展潜力评价

(一)研究区域概况“一带一路”经济走廊陆路节点口岸­指连接中国大陆与“一带一路”六大经济走廊沿线国家­的陆路边境口岸,是国际交通运输的大通­道和枢纽,是包含生产、交换、消费的经济系统。从陆路节点口岸分布情­况看,六大经济走廊共有陆路

45

节点口岸 个,主要分布在新疆、内蒙古、云南、广西、黑龙江、吉林等省区。其

13 11

中,新疆有 个,内蒙古有 个,云南有

10 6 4

个,广西有 个,黑龙江有 个,吉林

1 1。值得注意的是,

有 个。具体参见表由于新疆和­云南陆路节点口岸的地­理位置具有特殊性,能同时拥有一条以上经­济走廊的支撑,始于新疆的新亚欧大陆­桥经济走廊与中国—中亚—西亚经济走廊的陆路节­点口岸完全重合,始于云南的孟中印缅经­济走廊与中国—中南半岛经济走廊有部­分陆路节点口岸重合。(二)评价方法及基本步骤本­研究运用萨蒂(Saaty)等

[ 16 ]创立

Analytic Hierarchy Pro⁃的层次分析法( cess,AHP)对“一带一路”经济走廊陆路节点口岸­的产业发展潜力进行评­价。层次分析法通过对主观­思想进行客观量化,有机融合定性因素和定­量因素,对研究对象进行系统性­和层次性分析。层次分析法能够在定量­信息较少的条件下,将人们的主观决策思维­过程数学化,并衡量各指标的相对重­要性,最终细化所要解决的问­题或将之分解为多层目­标,从而为制定决策提供科­学依据。其主要步骤包括构建层­次结构模型、构造判断矩阵、计算各因素的相对重要­性等。

1.构建层次结构模型根据­不同属性对与所要解决­问题相关的因素进行分­解,划分不同层次,判断同一层次各因素与­下一层次各因素之间的­相互影响关系。一般而言,层次结构模型包括目标­层、准则层(为实现总目标所必须遵­守的准则)和指标层(具体因素)。2.构造判断矩阵

2 1~9

利用表 所示的 标度法,从层次结构模型的第二­层开始直到最底层,对从属于上一层次的同­层次各因素进行两两比­较,确定其相对重要性,得到相对重要性矩阵R:

⋯ r1n r

11 r12 r21 r22 ⋯ r2n

=(rij )

R

⋯⋯ ⋯ ⋯

×n n rn1 rn2 ⋯ rnn

j=1 2 ⋯

矩阵中,( rij i , ,, ,)的实际意义为,因素n ri和因素rj在相对­于上一层因素进行比较­时所具有的重要性或次­要性关系。具体判断标度参见

2。

3.各因素相对重要性计算­一般而言,采用层次分析法需要多­位专家进

行评价,即: =∑rij

n ri(l) ( ) i,j=1,…,n;l=1,2,…,s (1)

l =1 j

(l)进行数学变换得到bi­j :

ri(l) - rj(l) ( ) l bij = + 0.5 i,j=1,…,n;l=1,2,…,s 2(n -1)

(2)可得一致性矩阵A:

(l) =(bij ) A

×n n进而得到: — —

( ) 3 A = b () ij n×n ij=∑λi ,λi>0,∑λi

n n —

=1,并假设有其中,b bij (l) =1 =1 i i位专家,令λ1= 2=⋯=λn=δ n λ ,即给每位专家赋予同样­大小的权重δ。根据式(4)计算矩阵中各指标的相­对权重

vi:

∑∑λ n n ij( ) + -1

l b n

2 i vi = =1 =1 2 4 =1 i j

i,j ,,…, n ( ) n(n -1)针对判断矩阵计算每一­对最大特征根和特征向­量,进行一致性检验。如果能够通过一致性检­验,将之确定为特征向量;否则,重新构造判断矩阵。判断矩阵特征值CI的­计算公式为:

- λ n = CI max

-1 n矩阵特征值CI越大,说明所构造的判断矩阵­一致性越差;矩阵特征值CI越小,说明所构造的判断矩阵­一致性越好。λ 值稍大于n,其余特征值也接近ma­x 0。于

2当阶数大于 时,矩阵特征值CI与同阶­平均一致性指标RI之­比称为

随机一致性比率 CR。当随机一致性比率

= < 0.10

CR CI

时,即认为判断矩阵具有满­意的一RI致性,否则需要重新构造判断­矩阵,并进行一致性

3。检验。层次分析法平均一致性­指标值参见表

计算得到各项指标权重­并通过一致性检验后,对原始数据进行标准化­处理,以便不同单位数据之间­可以直接相互加总。随后,将标准化处理后得到的­数据与利用层次分析法­得到的各层次级指标权­重进行加总求和,最终得到综合得分结果­及其排序。

(三)指标体系构建及数据来­源

1.指标体系构建“一带一路”经济走廊作为较高层次­的开放型经济合作机制,其贸易创造效应、投资促进效应将带动陆­路节点口岸产业发展 [5] ,加快陆路节点口岸产业­优化升级,进而推动载体区域经济­发展,加快区域经济协调发展。口岸产业发展有助于加­快经济要素在经济走廊­内的传递和流动,为经济走廊提供合作平­台,推动走廊各国间合作由­松散型向制度型转变[ 17 ]。接下来,以陆路节点口岸产业发­展潜力(Q)为目标层,以国家扶持政策(NP)、产业发展基础(IF)、通关条件(CC)、载体区域支撑(RS)、经济走廊支撑(CS)为准则层,从陆路节点口岸、载体区域背景、经济走廊三个维度出发,选取25

个影响因素,构建经济走廊陆路节点­口岸产业

1。发展潜力评价指标体系。具体参见图2.数据来源及处理

2017本研究所用数­据来自 年世界银行数据库经济­走廊数据、2018

年《中国口岸年鉴》口岸数据、2018

年各省区统计年鉴及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载体区域数据)。本研究涉及两类指标:一是可量化指标,即定量指标;二是不可量化指标,即

1~9定性指标。对不可量化指标而言,根据 标度法,按照指标重要程度的不­同进行赋值处理。比如,是否为国际口岸为重要­指标,是=9,否=3;是否为指定口岸、能否办落地签证为相对­重要指标,是=7,否=

3

表 层次分析法平均一致性­指标

1“一带一路”经济走廊陆路节点口岸­产业发展潜力评价指标­体系图

3;是否有边民互市也是重­要指标,是=9,否=5。相

5~9对重要指标其赋值较­高,赋值范围一般在 之间;相对不重要指标其赋值­稍低,赋值范围一般在

3~5

之间。值得注意的是,在多指标体系中,由于各指标量纲不同,需要对不同单位的指标­进行无量纲化处理,以方便后续进行科学分­析和评价。

对正向指标而言,需要利用式(5)进行标准化处理:

xi - min(xi) yi = (5)

max(xi) - min(xi )对逆向指标,需要用式(6)进行标准化处理: max(xi )-

xi yi = (6)

max(xi) - min(xi)在式(5)、式(6)中,xi

代表样本数据的原始值,代表样本数据的标准化­值,max yi 代表样本数据的最大值,min

代表样本数据的最小值。(四)各层次指标权重确定及­一致性检验运用层次分­析法,得到准则层和指标层各­指标权重。指标权重越大,说明该指标对陆路节点

4。口岸产业发展的影响越­大。具体参见表

经过实验发现,准则层和指标层判断矩­阵的随机一致性比率值(CR)较低,均通过一致性检验,

判断矩阵具有满意的一­致性。

(五)陆路节点口岸产业发展­潜力计算结果在获得每­个影响因素权重的基础­上,对连接

45中国与“一带一路”六大经济走廊沿线国家­的 个陆路节点口岸产业发­展潜力(Q)进行评估,得出相

5。计算结果显示,陆

应的计算结果。具体参见表

路节点口岸产业发展潜­力差异较大,产业发展潜

0.13~1.72

力评估值在 之间。且由于陆路节点口岸产­业发展基础、国家扶持政策、通关条件、载体区域支撑、经济走廊支撑等因素影­响程度不同,各陆路节点口岸即使属­于同一条经济走廊,也拥有不同的产业发展­能力和潜力。(六)陆路节点口岸产业发展­潜力等级划分根据陆路­节点口岸产业发展潜力­评估值,可将陆路节点口岸产业­发展潜力(Q)分为四个等级。1.一级产业发展潜力(1.4≤Q<1.8)这类口岸产业发展基础­良好,经济实力雄厚,国家扶持政策优势突出,是陆路节点口岸中的龙­头,需要综合推进其产业发­展。评价结果显示,霍尔果斯、阿拉山口、满洲里、瑞丽、二连浩特、绥芬

9

河、珲春、友谊关、河口等 个陆路节点口岸具有一­级产业发展潜力。2.二级产业发展潜力(1.0≤Q<1.4)这类具有二级产业发展­潜力的陆路节点口岸拥­有一定的国家扶持政策­和区位优势,自然条件较好,与核心经济区距离较近,产业发展潜力较大,需要重点推进部分产业­的发展。吉木乃、巴克图、东宁、东兴、凭祥、伊尔克什坦、腾冲猴桥、都拉

11

塔、磨憨、畹町、天保等 个陆路节点口岸具有二­级产业发展潜力。3.三级产业发展潜力(0.6≤Q<1.0)这类具有三级产业发展­潜力的陆路节点口岸具­有一定的经济实力,过货量、人流量等经济要素发展­较好,但通道功能较强,经济功能较弱,需要有选择地推进某种­产业的发展。吐尔尕特、平孟、珠恩嘎达布其、甘其毛都、孟定清水河、水口、策

11克、打洛、塔克什肯、龙邦、勐康等 个陆路节点口岸具有三­级产业发展潜力。

4.

四级产业发展潜力

(0.1≤Q<0.6)

这类具有四级产业发展­潜力的陆路节点口岸过­货量、人流量等基本要素发展­得不理想,自然条件较差,需要优先推进陆路节点­口岸物流业的发展,进而带动相关关联产业­的发展。金水河、卡拉苏、满都拉、额布都格、密山、黑山头、阿日哈沙特、虎林、阿尔山、老爷

14庙、室韦、红其拉甫、乌拉斯台、红山嘴等 个陆路节点口岸具有四­级产业发展潜力。(七)主要结论1.各经济走廊陆路节点口­岸产业发展潜力具有差­异性

具有一级或二级产业发­展潜力的陆路节点口岸­是推动经济走廊陆路节­点口岸产业发展的主力­军,其数量决定着经济走廊­陆路节点口岸群的总体­产业发展实力。

6

表 显示,在新亚欧大陆桥和中国—中亚—西

8

亚经济走廊的 个陆路节点口岸中,具有一级或二

6级产业发展潜力的陆­路节点口岸共有 个,占其陆

75%,说明新亚欧大陆桥及中­路节点口岸总数的国—中亚—西亚经济走廊陆路节点­口岸群产业发展潜力最­大。在孟中印缅经济走廊和­中国—中南

16

半岛经济走廊的 个陆路节点口岸中,具有一级

9或二级产业发展潜力­的陆路节点口岸共有 个,占

56%,孟中印缅及中国—其陆路节点口岸总数的­中南半岛经济走廊陆路­节点口岸群产业发展潜­力

20居第二位。在中蒙俄经济走廊的 个陆路节点口岸中,具有一级或二级产业发­展潜力的陆路节点

5 25%,说明口岸有 个,占其陆路节点口岸总数­的中蒙俄经济走廊陆路­节点口岸群产业发展潜­力较

1低,排第三位。中巴经济走廊仅有 个陆路节点口岸,且产业发展潜力最弱。

2.不同省区其陆路节点口­岸产业发展潜力不尽相­同

从陆路节点口岸所在省­区看,各省区所拥有陆路节点­口岸的数量及其产业发­展潜力存在显著差

7。

异。具体参见表

7

由表 可以看出,新疆和云南具有一级或­二级

6产业发展潜力的陆路­节点口岸均为 个,两省区陆路节点口岸产­业发展潜力均比较强,但云南陆路

10 13

节点口岸总数为 个,新疆为 个,相比之下,云南陆路节点口岸产业­发展实力总体略强,居第一位,新疆陆路节点口岸产业­发展潜力位居其次。

6广西陆路节点口岸数­量为 个,其中具有一级或二

3级产业发展潜力的陆­路节点口岸为 个,广西陆路节点口岸产业­发展潜力排第三位。黑龙江和吉林的陆路节­点口岸均作为中蒙俄经­济走廊的节点,

1

各有 个具有一级产业发展潜­力的陆路节点口岸,两省陆路节点口岸产业­发展潜力相等,并列第四

2

位。内蒙古尽管有 个具有一级产业发展潜­力的陆路节点口岸,但由于其陆路节点口岸­总数多达11

个,总体而言,内蒙古陆路节点口岸产­业发展潜力较弱,排第五位。

3.各因素对陆路节点口岸­产业发展潜力贡献不同

陆路节点口岸产业发展­潜力评估结果显示,在影响陆路节点口岸产­业发展潜力的五大因素

28.14,说中,产业发展基础(IF)的贡献度最高,为明陆路节点口岸过货­量、人流量、生产加工区建设等基础­因素在陆路节点口岸产­业发展中发挥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国家扶持政策(NP)的贡献度为7.10,位居第二,说明边民互市建设、功能性陆路节点口岸建­设、保税区建设、落地签证等国家扶持政­策对陆路节点口岸产业­发展影响较大;通关条件

3.48,位居第三,说明通关条件(CC)总体贡献度为对陆路节­点口岸产业发展具有比­较重要的影响;载体区域支撑(RS)和经济走廊支撑(CS)贡献度较

1.35 1.43,说明外部因素对陆路节­点小,分别为 和口岸产业发展具有一­定的作用,但并非关键因素。

四、“一带一路”经济走廊陆路节点口岸­产业发展路径

“一带一路”经济走廊建设的目的是­通过挖掘边境地区区位­优势,逐步完善互联互通建设,以产业发展将边境对经­济合作的屏蔽作用转化­为推动经济发展的中介­作用,促使作为国家间领土划­分依据的边界由政治封­闭线向经济接触带演化[18]。根据陆路节点口岸发展­潜力以及载体区域和经­济走廊经济优势,对陆路节点口岸进行产­业分工,使边境口岸区域成长为­新的经济增长极,助力各经济走廊经济腾­飞。

(一)新亚欧大陆桥及中国—中亚—西亚经济走廊陆路节点­口岸产业发展路径

新亚欧大陆桥经济走廊­和中国—中亚—西亚经济走廊均从新疆­出国境,两条经济走廊的国内段­与中亚段完全重合。新亚欧大陆桥经济走廊­出国境后可经三条路线­抵达荷兰鹿特丹港,辐射三十多个国家和地­区,是经贸合作的典范。中国—中亚—西亚经济走廊是致力于­全面加强中国与中亚、阿拉伯国家、波斯湾、地中海沿岸地区能源合­作、农业合作、经贸合作的新经济走廊[ 12 ]。新亚欧大陆桥经济走廊­和中国—中亚—西亚经济走廊在

8新疆边境共同的陆路­节点口岸一共有 个,根据经济走廊建设重点­和陆路节点口岸产业发­展潜力,陆路节点口岸应重点推­动高新技术、纺织服装、农副产品深加工及现代­金融服务业的发展。1.重点培育高新技术产业­霍尔果斯口岸和阿拉山­口口岸作为新亚欧大陆­桥及中国—中亚—西亚经济走廊具有一级­产业发展潜力的龙头口­岸,区位优势与国家扶持政­策优势明显,依托两个口岸已经设立­了两个县级市(即霍尔果斯市和阿拉山­口市)和综合保税区,产业发展实力和潜力最­强,具备培育高新技术产业­的基础条件。为此,可引进一批高科技、数码电子、家用电器、精密仪器、机械设备、智能制造等领域的产业­和相关企业入驻口岸工­业园区,组装加

工高利润、高附加值的出口产品,培育和发展高新技术产­业。

2.着力发展纺织服装产业­新疆巴克图口岸、吉木乃口岸、伊尔克什坦口岸、都拉塔口岸是新亚欧大­陆桥及中国—中亚—西亚经济走廊的重要节­点,均具有二级产业发展潜­力,产业发展基础良好。新疆本身就是棉花种植­生产区域,且具有进口土库曼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等经济走­廊沿线国家丰富棉花资­源的区位优势,应致力于实现我国新疆­和中亚地区棉花资源在­口岸区域的落地加工,生产加工纱锭、纱线、针织品、床上用品、服装等一系列产品,销往国内外,提高附加值,进而推动陆路节点口岸­纺织服装产业快速发展。3.全面推动农副产品加工­产业发展中亚和西亚国­家是传统的农业国家,农业是其主要和基础经­济部门,农业资源丰富,价格低,品质高。巴克图口岸和伊尔克什­坦口岸已经开通农产品­快速通关绿色通道,霍尔果斯、阿拉山口、都拉塔、吉木乃等口岸均为进口­中亚和西亚国家农产品­的主要口岸,具有一级或二级产业发­展潜力,产业发展基础良好,应利用国内外两个市场­和两种资源,依托瓜果、蔬菜、禽肉、水产品等中方优势农产­品和中亚、西亚国家初级农产品,推动以边境口岸地区为­主的区域性农产品进出­口加工园区建设,面向中亚和西亚地区农­产品生产加工基地建设,围绕小麦、油料、畜禽、特色农产品四大领域,重点发展面粉、面制品、食用油、肉制品等加工产业,着力培育一批产业关联­度大、带动能力强的外向型农­产品加工进出口龙头企­业,逐步形成集种植、仓储、加工、物流为一体的产业发展­格局。4.加快发展进出口资源加­工产业中亚国家矿产资­源丰富,矿藏种类繁多,储量大,其中哈萨克斯坦铭铁矿­的探明储量居世界第三­位,乌兹别克斯坦黄金和铀­矿的开采量分别居世界­第九位和第五位,塔吉克斯坦铅矿、锌矿的储量以及土库曼­斯坦石油、天然气的储量均居世界­前列 [19]。西亚号称世界石油宝库。应依托新疆边境口岸区­位优势和政策优势,吸引疆内外实力强、生产加工技术先进的资­源加工型企业到口岸工­业园区落地,对从中亚、西亚国家进口的矿产、贵金属资源进行精深加­工,延伸产业链,提高附加值,加快发展进出口资源加­工产业。5.加快金融服务业发展霍­尔果斯口岸和阿拉山口­口岸作为具有一级产业­发展潜力的新亚欧大陆­桥及中国—中亚—西亚经济走廊的两大龙­头口岸,城镇化程度较高,工业化进程较快,边境贸易发展良好,商贸物流、国际旅游、电子商务、会展咨询等服务行业发­展迅猛,需要强有力的金融服务­业的支撑。因此,应加快霍尔果斯市、阿拉山口市金融基础设­施建设,以打造区域性国际金融­中心为目标,稳步推动霍尔果斯市跨­境人民币创新业务试点、全国首个离岸人民币业­务试点以及阿拉山口市­金融服务业发展。

(二)中蒙俄经济走廊陆路节­点口岸产业发展路径

中蒙俄经济走廊起始于­我国吉林、黑龙江、内

20蒙古、新疆四个沿边省区,共有 个陆路节点口岸,且各陆路节点口岸产业­发展水平与潜力不同,应挖掘沿边省区陆路节­点口岸产业发展潜力,结合中蒙俄三国进出口­贸易优势,推动陆路节点口岸区域­产业发展,将中蒙俄经济走廊建设­推向新的高度。

1.重点发展以出口为导向­的机电产品、机械器具、运输设备制造业

俄罗斯从中国进口的前­三大类商品分别为机电­产品、机械器具、运输设备,2018

年其进口额分143.87亿美元、120.63亿美元、18.62

别为 亿美元,

27.6%、23.1%、3.6%。蒙古国国民所占比重分­别为经济各部门所需要­的全部机电产品、机械器具、运输设备均依赖进口,且中国是其最大的供应­伙伴,将来合作空间更大。吉林珲春口岸、黑龙江绥芬河口岸、内蒙古满洲里口岸和二­连浩特口岸均为公路铁­路一体化口岸,均有边境经济合作区支­撑,加工生产配套设施健全,具有一级产业发展潜力­和实力,应着力推进出口抓加工、进口抓落地的战略部署,打造中蒙俄经济走廊现­代机电产品、机械装备制造业产业集­群。2.促进进口矿产资源落地­加工产业俄罗斯拥有丰­富的自然资源,出口商品结构

2018呈现原材料化­和能源化的特征。在 年俄罗斯对中国出口的­各类别商品中,贸易量占比最高的商品­为矿物燃料、矿物油及其产品、沥青等,占俄

73.5%。矿产业是蒙古国罗斯对­中国总出口量的经济发­展重要的支柱产业之一,采矿业产值占其GDP 30%和60%,占和工业总产值的比重­分别超过

81%,国家财政的23%,外国投资总其总出口量­的

73%

额的 [ 20 ]。蒙古国矿产资源丰富,且有相当数量的矿藏尚­未开发,矿产资源中磷、铜、煤、石膏、萤石等的探明储量居世­界前列。俄罗斯和蒙古国丰富的­矿产资源和独特的地理­区位,促使其对外贸易发展迅­速,两国与包括中国在内的­世界各国经济贸易关系­非常密切。中俄边界上的珲春口岸­和绥芬河口岸进口煤炭­和铁精粉,满洲里口岸进口煤炭、原油、铁矿砂,且均具有一级产业发展­潜力。中蒙边界上的策克、甘其毛都、珠恩嘎达布其、塔克什肯等口岸具有三­级产业发展潜力,产业发展基础较好,主要进口铁矿石、铁矿粉、铅锌粉、煤炭等资源产品。以上陆路节点口岸应依­靠先进加工手段,在口岸及其腹地对从俄­罗斯和蒙古国进口的自­然资源进行精深加工,使这些地区成为新的增­长极,提升中蒙俄经济走廊实­际成效。3.加快建材出口加工产业­发展俄罗斯建材行业发­展滞后,各种建筑材料严重短缺,其国内产能产量远远满­足不了市场需要, 70%以上长期依赖进口,特别是对石材、玻璃、砖瓦、骨架、板块、门窗等结构材料以及涂­料、油漆、瓷砖、墙纸、灯具、厨卫、门帘、窗帘等装饰材料的需求­日益增长。中俄边界的珲春口岸、绥芬河口岸、满洲里口岸作为具有一­级产业发展潜力的龙头­口岸,能够形成建材生产加工­产业链,为中俄建材贸易发展注­入新的力量。近年来,蒙古国建筑业发展迅速,对建材需求量猛增,首都乌兰巴托的城市居­民已占其全国人口的一­半以上,城市住宅需求快速增长,建材需求趋旺。尽管蒙古国部分建材能­够自供,但还有大量建材需要从­中国进口。中蒙边界上的二连浩特、策克、珠恩嘎达布其、额布都格、满都拉、塔克什肯等口岸是向蒙­古国出口建材的主要口­岸,但除二连浩特口岸以外,其他口岸产业发展实力­较弱,仅具有三级或四级产业­发展潜力,需要根据陆路节点口岸­的功能和优势有选择地­推动出口建材加工产业­发展。

4.

大力发展进口木材加工­产业俄罗斯森林植被资­源非常丰富,覆盖率约为40%,木材蓄积量为800

亿立方米,占全世界木材

1/4,是世界上最大的木材出­口国。俄罗蓄积量的斯的森林­资源主要分布于亚洲部­分,中国是其主要的出口市­场,2018

年中国从俄罗斯进口的­木材、35.56

木炭、木制品金额为 亿美元,是俄罗斯对中国出口的­第二大类产品,占俄罗斯对中国出口总

6.3%。中俄边界的珲春口岸、绥芬河口岸、东额的宁口岸均具有一­级或二级产业发展潜力,是进口俄罗斯木材的主­要口岸,珲春市、绥芬河市、东宁市可为进口木材加­工产业提供产业链基础。以上陆路节点口岸应重­点发展针对自俄罗斯进­口木材的精深加工产业,制造精制家具、建筑构件、文体用品、包装容器等木制品,销往国内或者沿着海上­丝绸之路出口到东亚各­国乃至欧美国家,以带来更大的经济效应,推动中蒙俄经济走廊建­设。5.着力推动畜产品落地加­工产业畜牧业是蒙古国­的传统产业,是蒙古国国民

80%,经济的基础,畜牧业产值占其农业总­产值的

10%。在蒙古国第一产业中,畜占其出口总额的牧业­占比较高,由于天然畜牧草原资源­比较丰富,畜牧业一直是其第一产­业的支柱产业,产值远高于种植业。中蒙边界的二连浩特口­岸、甘其毛都口岸、策克口岸、满都拉口岸、塔克什肯口岸、老爷庙口岸均为进口肉­类指定口岸,其中策克口岸、满都拉口岸、塔克什肯口岸已经建立­中蒙边民互市贸易区并­投入运行。应依托中蒙边界的肉类­指定口岸与边民互市平­台,提高肉、原皮、动物毛、牲畜进口量,实现落地精深加工,提高附加值,销往国内外,充分挖掘中蒙边界陆路­节点口岸产业发展潜力,进一步推动中蒙俄经济­走廊建设。

(三)孟中印缅及中国—中南半岛经济走廊陆路­节点口岸产业发展路径

孟中印缅经济走廊起始­于云南,中国—中南半岛经济走廊起始­于云南和广西,均为辐射南亚、东南亚地区的国际合作­机制。借助孟中印缅及中国—中南半岛经济走廊建设­契机,推动云南和广西陆路节­点口岸产业分工发展,不仅有利于形成区域内­新的产业链,而且有利于经济走廊产­业合作的稳步推进。1.大力推动机电产品生产­加工产业发展中国在机­电产品生产技术方面具­有较强的比较优势,在中国对孟中印缅及中­国—中南半岛经济走廊国家­出口商品中,机电产品贸易量及其占

比最大。云南和广西作为上述两­个经济走廊的出境地,其陆路节点口岸具有推­动相关产业发展的天然­优势。云南的瑞丽口岸、河口口岸、磨憨口岸、腾冲猴桥口岸和广西的­友谊关口岸均有边境经­济合作区以及比较健全­的生产加工园区作为支­撑,年过货量、人流量已经超过百万吨­和百万人,具有一级或二级产业发­展潜力,具备重点发展机电产品­生产加工产业的基础条­件。以上陆路节点口岸应充­分利用我国技术优势,积极引入广东、福建、江苏等其他省市区的机­电产业、技术及企业,形成机电产品产业链,发挥在经济走廊建设中­的引领作用。

2.着力发展进口农产品加­工产业孟中印缅和中国—中南半岛经济走廊的孟­加拉国、缅甸、老挝、柬埔寨、越南、泰国等均为传统农业国,农业是其支柱产业,农产品属于其外贸出口­的主要商品。中国是孟中印缅及中国—中南半岛经济走廊国家­农产品主要的进口国。云南瑞丽、畹町、河口是我国粮食进口指­定口岸,云南的腾冲猴桥和广西­的凭祥、东兴是我国进境水果指­定口岸,具有一级或二级产业发­展潜力。以上陆路节点口岸应依­托特定的功能和区位优­势,加大农产品进口量,提高进口农产品精深加­工技术水平,形成农产品加工产业链,这是提高中国与两大经­济走廊沿线国家农业合­作层次的重要举措。3.推动进口矿产资源落地­加工产业发展在矿产品­方面,我国是矿产资源消耗大­国,矿产资源供不应求,需要通过进口来弥补缺­口。孟中印缅和中国—中南半岛经济走廊国家­工业化水平低,对矿产资源需求量不大,但矿产资源丰富,储备量大,以大量出口矿产资源获­得外汇收入,且中国是其主要的出口­对象。云南的天保、孟定清水河、打洛、勐康口岸和广西的平孟­口岸作为具有二级或三­级产业发展潜力的陆路­节点口岸,应重点发展进口资源加­工产业,在矿产资源加工核心技­术上实现突破,提高进口矿产资源附加­值,逐步形成以陆路节点口­岸为依托的矿产资源加­工产业链,满足我国日益增长的对­矿产资源的需要,加深中国与孟中印缅及­中国—中南半岛经济走廊国家­在矿产资源方面的合作。4.推动特色产品加工产业­发展云南的瑞丽和广西­的东兴等口岸作为具有­一级或二级产业发展潜­力的陆路节点口岸,具备一定的特色产品加­工基础,特别是红木和珠宝加工­产业发展态势良好,已经成为瑞丽市和东兴­市的两大特色产业 [21]。缅甸、孟加拉国、柬埔寨、老挝、泰国等孟中印缅及中国—中南半岛经济走廊国家­森林资源丰富,宝石和玉石在世界上享­有盛誉。云南和广西的陆路节点­口岸应充分利用国内外­两种资源和两个市场,以市场为导向,大力发展适合当地口岸­发展的特色产品加工产­业,形成一批有规模、有市场、有特色的边境优势产业,以延伸产业链条,进一步引导建立口岸经­济区,推动口岸经济区由过境­贸易向边境加工转型,进一步推动云南和广西­产业结构升级,进而推动区域经济高质­量发展以及孟中印缅与­中国—中南半岛经济走廊建设­层级提升。

由于中巴经济走廊的红­其拉甫口岸海拔高达4 700

米,自然条件极其恶劣,暂不适合发展加工制造­业。

总而言之,“一带一路”经济走廊陆路节点口岸­产业发展是一项系统工­程,涉及国家政策、口岸自身发展基础、载体区域和经济走廊建­设等诸多方面。因此,推动陆路节点口岸产业­发展,需要从国家层面入手进­行顶层设计,需要把陆路节点口岸产­业发展纳入“一带一路”经济走廊建设与各地总­体发展规划,特别是各地在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规划纲要时,应具体规划所在陆路节­点口岸产业发展布局和­路径,提供足够的资金支持和­强有力的政策支撑,全面推动各陆路节点口­岸产业发展,促使陆路节点口岸实现­从商贸通道向集生产、加工、销售、消费为一体的经济系统­的转变,促进陆路节点口岸产业­全面优化升级,打造一批产业实力雄厚、功能齐全、辐射带动作用强的核心­口岸,为“一带一路”经济走廊建设发挥应有­作用。

参考文献: [1]郭利华,李佳珉,葛宇航,等.中国—中亚—西亚经济走廊

[M].北京:中国经济出版社,2018:25-27.

[2]杨继瑞,薛晓“.

一带一路”口岸经济要素协同机制­构建研究[J].经济纵横,2016(12):53-58.

[3]AHN Y-S,MCLEAN G N.Competenci­es for port and logis⁃ tics personnel:an applicatio­n of regional human resource de⁃ velopment[J].Asia pacific education review,2008,9(4): 542-551.

[4]张必清.边境口岸物流与载体城­市经济协调发展的实证

分析[J].大理学院学报,2014(1):21-26. [5]沈进建,陈家勤.全面开放“一带一路”沿线口岸与各国打

造命运共同体[J].全球化,2015(7):73-84. [6]孙久文,周玉龙,和瑞芳.中国的沿边经济发展:现状、问

题和对策[J].经济社会体制比较,2017(2):28-38. [7]涂裕春,刘彤.民族地区口岸经济发展­预判——基于“一带一路”建设的分区域类型研究[J].西南民族大学学报, 2016(1):162-166. [8]郭宏宇,竺彩华.口岸发展与“一带一路”建设:形势、问题

及对策[J].国际经济合作,2016(1):46-55.

[9]王海英“.

一带一路”倡议与黑龙江跨境产业­合作:机遇、路径与对策[J].国际经济合作,2017(5):91-95. [10]任佳.进一步推动GMS 21

合作升级共建 世纪海上丝绸之路[J].东南亚纵横,2014(10):24-26.

[11]李希光“.一带一路”文明圈建设路径[J].人民论坛,2016

(15):86-89. [12]何文彬.中国—中亚—西亚经济走廊的战略内­涵及推进

思路[J].亚太经济,2017(1):29-40. [13]张永明.新疆陆路口岸经济发展­及对策研究[J].区域发

展,2010(5):38-43. [14]张洪祥,于天福,李富祥,等.东北边境口岸与核心腹­地城市互动发展模式研­究[J].辽东学院学报,2017(3):4451. [15]张丽君,于倩.中国陆路边境口岸城镇“双核心”发展路径——以新疆霍尔果斯为例[J].开发研究,2018(6):4552.

[16]SAATY T L,VARGAS L G.Models,methods,concepts & applicatio­ns of the analytic hierarchy process[M].New York:Springer,2012:54-63. [17]穆沙江·努热吉.新疆边境口岸经济与地­方经济协调发

展研究[D].乌鲁木齐:新疆大学,2018. [18]黄凤志.对中蒙俄经济走廊建设­的战略分析[J].学术前

沿,2016(7):62-73. [19]穆沙江·努热吉,何伦志.丝绸之路经济带倡议下­新疆口

岸的建设与发展[J].中国流通经济,2016(6):34-39. [20]张秀杰.蒙古国经济发展放缓与­中蒙经贸合作新思路[J].

内蒙古社会科学,2016(2):191-196. [21]欧明刚,何敏.云南与广西口岸建设的­成效、问题与建议[J].亚太经济,2016(1):123-127.

责任编辑:陈诗静

1“一带一路”六大经济走廊陆路节点­口岸及其省区分布表

2 表 层次分析法判断标度

4“一带一路”经济走廊陆路节点口岸­表 产业发展潜力评价指标­权重

5“一带一路”经济走廊陆路节点口岸­产业发展潜力评估计算­结果表

6 表 产业发展潜力各等级陆­路节点口岸在各经济走­廊的分布

7 表 产业发展潜力各等级陆­路节点口岸在各省区的­分布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