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臣愤然出走逼宫梅姨:说好的“硬脱”呢

China Business News - - Editorial&macro 宏观·社论 -

事实上,从上周五公布的只有三张纸的“计划要点”可以看到,按照该计划,英国与欧盟将有着相当紧密的“暧昧”关系。比如其中最重要的贸易问题,该计划称,英欧之间在货物贸易方面除了个别情况,包括食品和农产品等都将与欧盟遵循统一规则;关税方面,英国提议与欧盟方面进行新的安排,去除不必要的关卡和海关检控,建立共同的关税领域等等。“共同规则” (Common rulebooks)一 词被多处用到。因此,虽然是被内阁通过,但实际上,对于那些希望离欧盟尽可能远的强硬脱欧派来说,是缺乏实际意义的,按他们的说法就是“没有脱欧(No Brexit)”。相反,对于一些留欧派来说,是进一步清晰地显现出“软脱欧”的未来。

因此,梅的计划遭到很多强硬脱欧者的指责,批评她违背了脱欧的基本原则。约翰逊在他的辞职信中甚至用了“在这样的脱欧计划指引下,英国将沦落为欧盟殖民地”这样的言辞来形容英国的未来。

但梅则辩称,“这并非背叛,我们会结束移民自由流动,我们会停止向布鲁塞尔‘进贡’,我们会放弃作为欧盟单一市场成员的资格。”

不乏讽刺的是,梅的计划不仅没能说服硬脱欧派,而且继续激恼了一部分留欧派,她不断被留欧派们指责正在将英国拖入经济衰退的险境。

梅会下台吗?

在约翰逊辞职后,英国星空电视台就梅推进和实施脱欧的信任度进行民意调查,结果显示,只有22%的被访者认为,梅在实施脱欧与欧盟达成理想协议上是值得信任的。

戴维斯和约翰逊的“抗议性”辞职,被坊间视为党内“逼宫”梅。

一些反欧保守党成员甚至公开叫嚣要梅下台。分析人士认为,对梅领导力的摧毁,可以从对她的脱欧计划书投否定票开始(这份计划书晚些时候需递交议会投票通过),这也是梅能否继续推进脱欧进程的关键一步。

此外,启动不信任动议也是一种可能,如果有48位以上保守党议员上书下议院保守党党内委员 会“1922 委员会”(1922 Committee),委员会主席格兰姆·布莱迪(Graham Brady)就可以启动一次不信任投票。一旦不信任票数达到159票,即保守党席位数的一半,梅就不得不提出辞职。保守党则允许在两周时间内,重新组建一个能够通过信任投票的政府,否则提前大选将成为唯一选择。

然而,已经经历了多次领导力危机,梅的韧劲再次显现。在截稿前,启动不信任动议所需的48封信件数尚未达到。当然,无论怎么说,梅曾经的“左臂右膀”,丢失了坐在前排资格、两位彻底的脱欧鼓动者——戴维斯和约翰逊,并不会消失在西敏寺下议院内的长椅上,只不过是从第一排,挪到了后排,但这样就更便于激烈地挑战梅的每一个决定和每一步行动。

脱欧大臣换人,会影响脱欧进程吗?

在脱欧大臣戴维斯辞职后第二天,梅迅速选出继任者多米尼克·拉布。拉布的父亲是一位捷克出生的犹太人,80年前移民英国。拉布今年44岁,牛津大学本科、剑桥大学硕士出身,是最优秀的第二代移民的典型。近三年时间里,一直以硬脱欧形象出现,并与脱欧领军人物约翰逊、戈夫(Micheal Gove)等为伍。但也有媒体报道透露,拉布在其自己的选区,每周都要听取留欧者的意见和建议。从梅的角度来看,拉布根本上应该不会是一个彻底的脱欧者,或者说至少是可以接受她新脱欧计划,并可以拿着这份“白皮书”,去与海峡对岸进行“谈斤论两”的人。而且,在一片反对指责声浪中,梅坚称,不会因为内阁的变化,而对最新“脱欧计划”进行修整或改进。

人们可以看到,不仅是这份脱欧计划希望保持与欧盟紧密关系的内容本身,而且通过戴维斯和约翰逊的愤然辞职,从另一个角度也证明,脱欧正在向所谓的“软”脱欧方向倾斜。而欧盟方面,也对目前这个局面表示出赞赏,“英国人终于回到实际现实了。”

而且实际上,脱欧大臣和外交大臣的离开,并不会对英国的脱欧进程有什么实际操作上的影响,因为与欧盟具体进行谈判的并非仅仅戴维斯本人,而最重要的人物是梅的欧盟事务顾问、首席 退 欧 谈 判 官 罗 宾 斯(Olly Robbins),他才是隐身背后的具体操盘人。

“我们会继续以良好的意愿,与特雷莎·梅政府谈判团队精诚合作,争取达到最佳最合理的合作协议。”欧盟方面在9日表示。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