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家银行遭信用降级急需融资补充资本

China Business News - - Finance 金融 -

记者 杨佼 发自深圳

逾期贷款、不良贷款高企引发的资产质量恶化,正在为越来越多的农商行、城商行,敲响信用降级的警钟。

因为资产质量下滑被降低信用评级的银行中,邹平农商行是最新的案例。7月10日,东方金诚国际信用评估公司(下称“东方金诚”)出具追踪评级报告,决定将邹平农商行的主体、评级展望、债项的信用级别,全部进行下调。

而邹平农商行并非近期唯一被降低信用评级的商业银行。自2017年6月以来,至少已有13家商业银行被降低信用评级,农商行就有10家,占比约达80%。同时,城商行也敲响了信用降级的警钟,柳州银行、包商银行等3家城商行,先后被降低评级。

资产质量迅速下滑,导致部分银行资本充足率、拨备覆盖率严重低于监管要求,部分银行的资本充足率已为负数,融资补足缺口迫在眉睫。而公开信息显示,2017年下半年以来,已有部分农商行、城商行启动了规模庞大的融资,以提高资本充足率。

13家银行遭降级

东方金诚在前述评级报告中称,在对邹平农商行2017年以来经营情况及相关行业进行 综合分析的基础上,对该行及其2017年二级资本债的信用状况进行跟踪评级,将该行主体信用评级下调至A+,评级展望为负面,同时将上述债项评级下调为A。

根据评级报告数据,截至2017年底,该行不良率已经高达9.28%,比上年底的2.43%大幅上升6.85个百分点,增幅高达200%左右;净利润只有0.001亿元,也比上年的1.13亿元下降了99%以上。

不过,邹平农商行的年报数据与此存在一定差异。该行2017年年报显示,截至当年12月底,不良贷款率为8.7%,净利润则为1858.49万元,均略好于评级报告披露的情况。

银行类金融机构的信用评级被下调,此前较为罕见。但进入2017年之后,此类情况突然大幅增加,而且又以农商行居多。自2017年6月以来,短短一年左右的时间里,就至少已有13家商业银行被降低信用评级,其中有10家为农商行。

中国债券信息网披露资料显示,2017年被降级的农商行共有5家。其中,2017年6月底,广东四会农商行、端州农商行的信用评级展望被联合资信调整为负面。当年7月、12月,乌当农商行、唐山农商行、威海农商行等3家银行的评级展望,同样被从稳定调整为负面。

而进入2018年之后,被降低评级的商业 示,截至2017年底,邹平农商行拨备覆盖率仅有59.28%,资本充足率7.12%,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为6.22%,均低于监管要求。到了2018 年 3 月底,上述后两项指标均已降至5.22%。

广饶农商行的不良率已经高于10%。截至 2017年底,其不良率为13.9%,资本充足率、拨备覆盖率分别只有8.51%、33.16%。而截至今年3月底,乌当农商行的资本充足率仅有0.68%,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均为-2.18%,严重低于监管要求。

若要补足缺口,必须进行融资。在唐山农商行的相关评级报告中,评级机构就认为,受盈利息差收窄、拨备计提上升影响,通过该行利润留存补充资本存在压力,需要通过发行二级资本债、增资扩股补充资本。

为了应对这一局面,部分银行已开始行动。柳州银行2017年11月公告显示,该行2.5元/股、每10股配10股的配股计划,已经获得广西银监局批准。配股实施后,该行共计增资到位9.41亿股、实收资本由17.07亿元增至26.48亿元,配股补充资本的资金为23.53亿元。此外,同处广西的桂林银行也进行了增资扩股,定向募股7.9亿股;北部湾银行则计划增资11.15亿股,目前已到位1.57亿股,全部增资扩股将于2018年完成,届时其总股本将增至55亿股。

部分农商行也启动了增资扩股。6月29日,天津产权交易中心发布公告,天津农商行拟新引入不超过4家投资者,每家持股规模不高于7.5亿股,合计不高于22.5亿股,合计占比不高于25%,募集资金用于补充核心一级资本。增资后,国有股权预计占比在30%~ 35%左右。根据媒体报道,乌当农商行也在今年开始安排补充资本。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