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AMRO许和意:深化东亚一体化是抵抗外部风险良药

China Business News - - Finance 金融 -

记者 后歆桐 发自上海

2017年以来,全球各经济体同步复苏,需求增长带动了全球贸易、投资蓬勃发展。但美联储持续加息,欧、日央行也缩减量宽政策规模,全球流动性收紧,并可能引发资本流出新兴市场。

在此背景下,全球经济和东亚经济2018年增长前景如何?东亚如何抵御外部风险?中国债务风险如何化解?中国的进一步金融开放如何促进互利共赢?日前第一财经就此专访了东盟与中日韩宏观经济研究办公室(AMRO)首席经济学家许和意(HOE Ee Khor)。

他认为,全球有利的环境、强劲的内部需求和出口增长以及稳定的通胀率会支持东亚的经济增长。对近期东亚面临的两个主要外部风险——美联储加息步伐过快和贸易紧张局势升级,他表示审慎乐观,但也强调了进一步深化东亚一体化、抵御外部冲击的必要性。

经济增长前景较为乐观

第一财经:去年起,全球经济在贸

易和资本支出的推动下同步增长。但大宗商品价格跳涨推高通胀率,并反过来推动了美、欧、日的货币正常化进程。在此背景下,您预见今年全球经济增长的前景如何?

许和意:全球范围内通胀率正在攀升,但依然保持在较低水平。影响 通胀率的原油价格未来走势会受到委内瑞拉和其他一些产油国低产量的影响。因此,我们预期2018年全球通胀率并不会非常强劲,美国的通胀率也将从此前较高的 2.8%调整为 2%或2.3%、2.4%左右。

新兴市场层面,鉴于美国经济较强劲,美联储料将继续加息进程,今年再加息1~2次。高于预期的基准利率以及高于预期的长期利率会给某些新兴市场国家带来一些困难,如今阿根廷、土耳其等国已经面临困难。但新兴市场经济体总体上还处在复苏早期,增长强劲;中国的经济增长也将保持强劲,预计2018 年、2019年将分别为6.6%和6.4%。

基于以上分析,我们对全球经济增长前景较为乐观,增长整体上会受到两个主要因素的支撑。其一是全球贸易的反弹,其二是全球资本投资,尤其是美国资本投资的上升。我们预计2018 年的增长率为 3.9% ,2019 年为3.8%,2019年全球贸易将放缓并导致经济小幅减速,但整体依旧强劲。

受到中国和日本增长放缓影响,东亚经济增速料将减速。美联储加息的潜在风险也迫使菲律宾、马来西亚等一些东盟国家跟随加息。但东亚经济整体依旧动力十足,2018年增长率预计为5.3%或5.4%,2019年可能向下微调。

深化东亚经贸一体化

第一财经:面对美联储加息和贸

易摩擦等主要外部因素冲击,未来,东亚地区国家该如何对冲风险,确保流动性充裕及货币稳定呢?

许和意:的确,美国持续加息会促使投资组合再平衡及资本流出,给东亚国家带来压力。幸而,东亚地区国家整体的美元外汇储备规模庞大且充 裕,尤其是中国。大部分东亚国家足以承受一年期左右的短期资本外流压力。而对于那些外汇储备不足、经济欠佳的国家,则需要采用更灵活的利率水平,构建更多缓冲。部分国家可能面临的困难整体上也是可管理、可控的。

此外,既有的清迈倡议多边化协议(CMIM)机制也为东亚国家获取美元外汇提供了第二选择。当一国自身外储不足时,可通过CMIM借贷,应对短期外汇流动性短缺。

CMIM总额目前已达2400 亿美元,东亚各国都有一个配额,可申请贷款的额度按其出资额乘以不同倍数。大国可获得相当于30亿美元左右的贷款额度。同时,CMIM成员国还可以在双边层面上,向其他成员国贷款。

目前,30%的贷款资金可以直接通过CMIM获得,70%的贷款还需通过向IMF(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提出贷款援助申请,并获准启动融资项目来提取并使用。现阶段,CMIM可直接使用的贷款金额能够充分满足成员国的需求。但随着时间推移、全球经济增长或国家外汇负担增加等因素的变化,我们也需要重新评估CMIM机制的规模。事实上,我们目前正致力于使得获取并使用100%的贷款额度更加简易。

当然,对美元的过度依赖给亚洲地区带来一定的波动性和脆弱性,伴随东亚贸易上升,也可以使用美元之外的货币,例如日元、人民币,甚至泰铢、马来西亚林吉特等来进行贸易结算。但总体而言,现阶段还是很难从美元转向使用其他货币。

东盟与中日韩宏观经济研究办公室首席经济学家许和意

第一财经:另一项风险是美国对更多的包括东盟+3国家在内的主要贸易伙伴加征关税,导致全球贸易紧张局势升级。这种不断升级的贸易紧张局势会如何影响东亚地区的经济和贸易?

许和意:贸易争端应在WTO多边机制下,以协商谈判的方式解决,而不应采取单方面贸易保护主义措施,后者往往适得其反。

事实上,东亚地区应深化一体化。金融危机后,全球需求下降,东亚出口疲软,当时,东亚正是依靠区域内再平衡、促进区域内贸易获得了经济增长的支撑力量。如今,类似地,东亚也应该通过TPP(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RCEP (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一带一路”等机制加强一体化进程。

“一带一路”本身并非一项贸易安排,但它能够解决东亚地区基础设施问题,增强互联互通性,协助促进东亚地区的进一步整合。这种促进作用不仅限于贸易领域,也包含服务业领域。

从中国进一步金融开放中获益

第一财经:近年来,中国的非金融性企业债

务问题受到各方关注,虽然不太可能在短期内导致系统性危机,但仍令人担忧。您对中国处理非金融性企业债务有何建议?

许和意:中国的企业债的确是一个问题,但并

非系统性问题。大部分不良企业债都集中在煤炭、钢铁等少数旧经济产业中。政策制定者们已充分意识到这一问题,并开始着手消除过剩产能。

除了企业债,中国的债务来源还包括巨额的地方政府债务。中央政府也已意识到这一债务问题,开始规范地方政府的借贷。此外,在金融系统内也存在问题,例如通过影子银行绕过监管,从银行外的渠道获取借款。中国央行已推出了一系列政策管控影子银行,杠杆率也随之下降。总体而言,中国非银行领域的债务虽然还处于高位,但已经呈现下降趋势。

事实上,债务本身并非坏事,经济发展需要信贷支持,只要信贷被更为有效地使用,被用在更具生产力的领域,就不是一个问题。只有当信贷被用于投机用途,且无法偿还债务时,才会产生问题。

第一财经:中国近来加快了进一步开放金

融业的步伐,您如何看待中国的进一步开放?东亚是否能够又该如何从这个过程中受益?

许和意:一方面,中国进一步开放金融市场

将有利于中国经济。开放存在一定风险,但过去数十年里,中国已经强化了其金融部门,目前,中国的银行部门非常强劲,足以应对开放带来的竞争。尤其是金融科技领域,中国发展得非常迅猛,外资机构要与其竞争也并非易事。

开放能给更多外资金融机构和企业参与中国经济发展的机会,为中国带来一些好的实践。此外,中国人民日渐富有,对于资产管理产品的需求也随之提升。外资金融机构进入中国后,能够提供更多更丰富的资产管理产品选择。无论如何,中国企业和机构都有能力应对竞争,并从中获益。

另一方面,也应让中国企业、金融机构进一步走出去。东亚地区能够从中国的银行和其他金融机构“出海”以及对他国进行投资中获益。整体而言,中国进一步推进金融开放会促成一个互利共赢的局面。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