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TO大法官真的要不够用了

China Business News - - 第一页 -

记者 冯迪凡 发自北京

世界贸易组织(WTO)上诉机构拉美籍大法官拉米雷斯-赫尔南德斯在任期结束时临别寄语恐一语成谶:WTO真的面临“窒息而死”的风险。

第一财经记者从权威渠道获悉,在8月27日WTO的争端解决机制例会上,美国再次明确表态,不会批准一位上诉机构大法官的连任申请,这意味着WTO争端解决机制中的中枢——上诉机构将从今年10月起,面临着仅剩下3名大法官和堆积如山的上诉案件的窘境。

WTO具有三大功能,即谈判功能、政策审议和争端解决机制。目前谈判功能实际上停滞;政策审议就是撰写报告,仍在运行,而目前WTO体系中最具有实质意义的就是争端解决机制。

一位日内瓦官员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美国在此次会议上发表了一篇长篇声明,指出目前WTO争端解决机制出现的严重系统性问题。

第一财经记者拿到了这份长达22页的声明,在其中美国以大量举例形式指出了对WTO争端解决机制下上诉机构的四项核心不满原因,其中最重要的原因为美方认为上诉机构中的法官们在解释WTO法律的过程中越界,审查有关成员国内法含义,此举滥用了WTO法中并未赋予它们的权力。

面对美国想要让WTO瘫痪的这一做法,欧盟决定出手干涉。欧盟即将在下月提出WTO改革建议,并认为这一改革建议会充当“试金石”的角色:如美国真的是希望改革WTO,而不是希望拖垮WTO,就会对此建议有积极回应。

美对WTO上诉机构过于积极长期不满

这是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USTR)驻WTO团队首次在争端解决机制例会上,以长篇幅叙述其对WTO争端解决机制以及其上诉机构的不满之情,且每段论点皆配有大量案例实证。

WTO上诉机构常设七位法官,韩国籍法官金铉宗、欧洲籍法官范登博斯(Van den Bossche)以及拉米雷斯-赫尔南德斯的任期均在2017年结束,且后两人均为第二任期,无法连任。

目前由于美方在程序方面的阻挠,上诉机构一直无法开启法官“纳新”工作,这导致上诉机构正式法官仅剩四人,即便如此,这四人其中的一位大法官斯旺森(Shree Baboo Chekitan Servansing)的任期即将在今年9月 30日结束,若无法连任,WTO将面临中枢机构——上诉机构濒临瘫痪的局面。

而截至8月,美国已经连续 11 月阻挠WTO启动新法官任命的甄选程序。

在此次的长篇论述中,美方指出四项不满理由。最为关键的,美方认为上诉机构法官“逾越”权力,将WTO法律阐释得超出了条约所预见的范围。

实际上,这也是美方对上诉机构长期不满的原因,即认为上诉机构在司法上的表现太过积极,且曾通过多个部门进行投诉,认为上诉机构并未对上诉案件中提到的问题发表意见,并且在没有听取成员意见的情况下就设置法规,在贸易救济调查方面没有给予WTO成员足够的尊重。

而在此前USTR代表莱特希泽主持编写的一份有关美国《2018年度贸易政策》的报告中,则直接用“激进主义分子”来形容上诉机构的法官们。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