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K-47制造商跨界造车为躲制裁寒冬俄企纷纷转型求生

China Business News - - World 国际 -

记者 潘寅茹 发自上海

由于美国不断加码的经济制裁,突击步枪AK-47的制造商——俄罗斯军工业巨头卡拉什尼科夫集团(Kalashnikov Concern)不得不另谋出路。

在近日结束的2018俄罗斯军队装备与技术军需物资展上,除了展示现有的军工产品外,卡拉什尼科夫集团还推出了一款名为CV-1的全新超级电动跑车。目前,该车尚处于概念车阶段。

其实,这已不是卡拉什尼科夫集团第一次跨界。自乌克兰危机以来,面对西方接二连三的制裁以及随之导致的海外市场萎缩,卡拉什尼科夫集团早已开始力求转型,努力在制裁的夹缝中求生。

上海外国语大学俄罗斯研究中心助理研究员韦进深告诉第一财经记者,虽然欧美自2014年以来发动的一系列制裁针对的是俄罗斯的银行、能源和军工等行业和指定企业,属于“定向制裁”,但由于传导效应,俄罗斯国内其他相关的行业和企业也难逃制裁的影响,从而带来生产经营上的困难,“在美国发起全球贸易摩擦的背景下,当前世界经济形势并不景气,随着美欧对俄制裁范围的扩大和强度的增加,俄罗斯企业的生存环境可能会进一步恶化。”

性能堪比特斯拉?

卡拉什尼科夫集团公布的图片显示,淡蓝色的CV-1超级电动跑车棱角分明、线条感硬朗。其中,车头的设计有别于普通汽车,整体呈现出方正的造型,中网采用排列矩形设计,而两侧整合了6个圆角矩形的大灯。

CV-1旨在模仿苏联时期的一款名为“伊日牌”的旅行车(Izh 2125 Kombi)。尽管造型复古,作为超级电动车,CV-1的电力系统由卡拉什尼科夫集团自主研发,包括了90千瓦/时的模块化电池组、高速充电系统等。据介绍,CV-1可以在6秒内将车速从零加速到每小时100公里。一次充电可以行驶约350公里。

集团代表伊万诺娃(Sofia Ivanova)表示,“我们正在讨论未来与特斯拉的竞争关系,因为到目前为止,特斯拉是电动车领域里做得最成功的那一个。”不过在被问到CV-1有哪些特斯拉无法比拟的优势时,伊万诺娃并没有给出具体的答案。目前,该车尚无确切的投产计划。

尽管卡拉什尼科夫集团对于这款超级电动车寄予厚望,但并不是所有人都看好这款新车。市场研究公司IHS Automotive的首席分析师厄克哈特(Tim Urquhart)表示,俄罗斯国内的电动汽车市场规模其实十分有限,“传统燃料在俄罗斯很便宜,政府也不提供电动汽车补贴。因此,CV-1要想像特斯拉那样火爆,并不现实。”

CV-1并不是卡拉什尼科夫集团打造的第一款电动汽车。该集团官网的信息显示,集团已尝试涉足电动汽车领域多年,并研发出了UV-4等型号的电动汽车。8月24日, 卡拉什尼科夫集团已与阿联酋马瓦里得控股公司(Mawarid Holding)签署备忘录,将在未来向该公司出口UV-4电动汽车。

多面开花应对制裁

目前,西方对俄罗斯的制裁尚无缓解迹象。尤其2018年,美国特朗普政府多次加大了对俄制裁,最新一轮制裁已在8 月27日生效。

作为全球前列的俄罗斯军火交易商,卡拉什尼科夫集团早就被美国盯上了。2017年10月,美国公布了对33家俄罗斯武器生产商实施制裁的名单,卡拉什尼科夫集团位列其中。

作为俄罗斯最大的自动步枪、狙击步枪生产商,卡拉什尼科夫集团生产的枪支占俄罗斯轻型武器总量的95%。而主打的AK47更已成为全球使用范围最广、产量最大甚至可以说是知名度最高的突击步枪。公开数据显示,AK-47的总产量已超1亿支。除了军用产品外,卡拉什尼科夫集团还大量生产诸如猎枪、运动步枪等民用武器。据公司网站称,相关民用产品已进入了27个国家的市场。

但是,随着西方制裁的接踵而至,卡拉什 尼科夫集团在海外的销售也受到了影响。公司财报显示,2014年,也就是乌克兰危机后,因制裁影响,公司整体亏损1.44亿卢布。公司也承认,美国是其民用武器的重要销售市场,约占93%。俄副总理罗戈津曾表示,卡拉什尼科夫公司在美国市场销售许多枪械,“制裁对美国消费者来说是一个巨大打击,公司也因此损失了数百万美元。”

为了在经济制裁的压力下求生,卡拉什尼科夫集团除了跨界造车,还进军了时尚领域,在2016年年底发布了系列服饰及配饰。该公司市场部总监弗拉基米尔·德米特里耶夫(Vladimir Dmitriev)在 俄媒采访时表示:“我不明白为什么一直没有推出自己的服装和配饰品牌。像卡特彼勒和法拉利这样的集团,其10%的利润完全是靠生产自有品牌的服装获得的。”

2017年3月,卡拉什尼科夫公司还宣布,涉足娱乐产业,推出面向成人的玩具枪和游戏、娱乐产品。伊万诺娃当时在声明中指出, “我们计划进军游戏界,并将延续卡拉什尼科夫的品质,即质量可信。”

除了大力发展民用市场,卡拉什尼科夫集团还力图通过将国有控股转为私人投资 者持有的方式,避免西方的制裁。其控股方(持股51%)罗斯技术公司(Rostec)已在去年向一家名为Transkomplekt Holding 的私营企业出售了26%的股份。由于后者先前已持有卡拉什尼科夫49%的股份,因此增持股份至75%后,卡拉什尼科夫集团已成为完全意义上的私人企业。不过,美方并未因此而解除对卡拉什尼科夫集团的制裁。

俄企纷纷转型求生

卡拉什尼科夫集团的战略转型,其实是受制裁影响的俄罗斯企业为求生存的一个缩影。此前,美国国务院一位高级官员表示,最新一轮的制裁会给俄罗斯经济带来不小的冲击,受影响的企业将达到俄罗斯经济总量的70%和劳动力的40%。

在韦进深看来,对于被制裁的俄罗斯企业,首先是在欧美金融市场的融资渠道被切断,导致市场对这些企业发生债务违约、财政危机的预期风险在增加,从而提高了被制裁企业生产经营的成本。

其次,是对俄罗斯被制裁的能源企业而言,俄罗斯能源开发成本普遍偏高,随着常规能源储量下降,俄罗斯能源企业急需在后备储量勘探开发、技术装备升级以及非常规能源技术方面进行国际合作,而美欧制裁重点恰恰是制裁俄罗斯在深海钻井、北极勘探和页岩油方面的项目,可以说打击了俄罗斯经济的关键和“命门”。

制裁当前,卡拉什尼科夫集团等被制裁的俄企纷纷采取“自救”措施。“首先是在国际融资方面,俄企积极拓展融资渠道。一些俄企在进行国际贸易时,采取通过本币结算的方式规避风险。”韦进深说道,“其次,在国际技术合作方面,俄罗斯的关联企业选择取道第三国的方式来加以应对,这些企业不仅包括受到制裁的俄企,甚至也包括与俄罗斯有密切商业联系的欧美企业。”

韦进深还强调,部分俄企也会选择通过“转型”的方式来获得利润,避免因产品单一而遭重创,生产经营的“多元化”成为俄企熬过制裁“寒冬”的又一策略。

在被制裁俄企力求自保的同时,俄罗斯政府也在积极施以援手。此前,总理梅德韦杰夫表示,俄罗斯政府一直保护且将继续保护俄企,无论企业为何种所有制形式,因何受到制裁。

韦进深表示,俄罗斯政府通过出台反制裁措施,有意引导俄企通过进口替代来改善生产经营,如向有能力提供国产化设备的国内生产商提供项目投资。为鼓励企业经营,俄罗斯政府还通过增加应对制裁的储备资金、降低企业税率、提供补贴等方式来进行应对。

图为在2018俄罗斯军队装备与技术军需物资展上展出的CV-1超级电动跑车 东方IC图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