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多宝半年前已启动上市谁在中弘股份罗生门中说谎?

China Business News - - Capital 资本 -

记者 杨佼 王娟娟 发自深圳 上海

“凉茶大王”出手相助,沦为仙股的上市公司迎来转机,看似皆大欢喜的故事,却一夜之间陷入罗生门。

中弘股份8月27日晚间公告称,公司及控股股东与加多宝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加多宝”)、深圳前海银谊资本(下称“前海银谊”)签署债务重组及经营托管协议。但仅仅隔了一夜,加多宝就在28日上午声明,否认了协议内容。

不仅如此,按照中弘股份的说法,加多宝的授权代表黄伟清,是该公司首席执行官,负责一切对外事务。而加多宝否认对黄伟清授权,却又对后者在该公司的身份只字不提。

记者遍查加多宝公开的内外活动、董监高人员资料,发现并无黄伟清的身影。可查的工商资料则显示,黄伟清与前海银谊实际控制人刘红雯关系密切。

双方意图何在

根据中弘股份8月27日公告,公司及控股股东中弘卓业集团(下称“中弘卓业”),与加多宝、前海银谊共同签署《债务重组及经营托管协议》,对该公司进行债务重组,注入优质项目,以完善资本结构,解决流动性困难和经营发展遇到的困境,并由加多宝对中弘股份进行期限为5年的经营托管。

从表面上看,加多宝与中弘股份的联姻,对双方来说,都是一个不错的选择:早在2018年3月,加多宝管理层调整之后,就已正式启动了三年上市计划,并屡次对外公布。而面临退市危险的中弘股份,眼下亟待援手。

根据中弘股份此次披露,加多宝的经营状况,与上市距离尚远。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 底,加多宝总资产127.1亿元,净资产131.6亿元,已经处于资不抵债状态,营业收入70万元,净利润亏损5.82亿元,2015年则亏损1.89亿元,2016年盈利14.89亿元。

耐人寻味的是,尽管时隔仅一夜,加多宝断然否认协议的存在,并否认对黄伟清的授权,对于上述这份略显窘迫的数据,加多宝却并未直接否认,仅称数据与实际严重不符。

中弘股份8月28日晚回复深交所关注函时,则坚称情况属实。上述经营情况和财务数据由加多宝提供,且尽职调查由加多宝同意并授权前海银谊具体完成。

披露信息显示,前海银谊成立于2015年8月,注册资本仅有1000万元,公司法定代表人为邓伯淙。截至2017年12月底,总资产为5437万元,净资产为4494万元,营业收入仅为8359万元,净利润2304万元。

如此实力,显然难以满足中弘股份债务重组需要。公告显示,截至8月28日,仅中弘股份及其下属控股子公司累计逾期债务本息合计金额已达50.8亿元,陷入主业停顿,资金紧张,在建地产项目基本处于停滞的状态。

目前,前海银谊有三家股东,深圳前海赫明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下称“赫明投资”)出资65%,为控股股东,深圳中证城市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下称“中证投资”)、深圳银谊投资中心(有限合伙)分别出资10%、25%。

记者注意到,多层穿透之后,前海银谊的小股东深圳中证投资的间接股东中,有一家名为深圳前海基础设施投资基金管理有限的企业,万科、中信证券均参与投资,出资额分别为28.33%、11.67%,该公司又对深圳前海中证鼎峰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出资40%,最后由该公司实现对中证投资控股。在8月27日的重组协议中,中弘股份曾称,加多宝拥有多年 的产业运营经验,并在全国各地持有多处待开发用地,意在盘活中弘股份存量资产。

8月29日,第一财经致电加多宝多名相关人员,就该公司是否对协议签署知情、有无经过该公司内部流程并取得批准、黄伟清在公司的实际身份等信息进行核实,并发去采访的相关问题,但截至发稿,加多宝方面并未作出回复,而中弘股份董秘办公电话则处于忙线之中。

神秘的授权代表

此次罗生门事件中,黄伟清无疑成为了关键性人物。那么,黄伟清究竟是谁?

中弘股份8月28日称,由加多宝提供的委任书显示,黄伟清为加多宝首席执行官,且由加多宝实际控制人陈鸿道委任,负责其对外一切事务,有权代表加多宝签署上述协议。对于具体委任时间,中弘股份未予说明。

然而,可查资料显示,无论是加多宝本身,还是其在内地的经营主体,董监高人员中均无黄伟清的信息。根据天眼查资料,加多宝为香港注册公司,成立于1997年,目前仍为注册状态。而香港注册处查册信息显示,加多宝已经解散,其在内地的主体加多宝(中国)饮料有限公司在企业信用信息系统登记的企业主要人员,只有董事长张树榕一人,其他董监高人员均未显示。

不仅如此,身为全面负责对外事务的首席执行官,黄伟清几乎从未在加多宝的内外活动中露面。网站信息显示,2018年3月21日到8月28日,加多宝共发布了8条资讯,其中6条为公司内外活动,出面的均为现任总裁李春林,黄伟清一次也没有出现。在其他公开资料中,也没有黄伟清的身影。

此外,如果中弘股份上述说法属实,黄伟 清目前在加多宝的身份,必然与总裁李春林的职责冲突。

加多宝网站信息显示,该公司3月19日起任命李春林担任集团总裁,全面负责加多宝及昆仑山全部业务。

加多宝在此方面的态度也耐人寻味。在8月28日的声明中,加多宝称从未对黄伟清出具任何授权,但未就黄伟清是否为公司人员进行说明,对其在公司的岗位、职权等重要信息只字未提。

第一财经多方查阅发现,黄伟清与前海银谊存在关联关系。控制权穿透之后,前海银谊的控股股东赫明投资由刘红雯100%控股,并担任该公司法定代表人、总经理、执行董事。而中弘股份披露,刘红雯与黄伟清两人实际为 夫妻关系。

中弘股份8月27日公告称,前海银谊实际控制人刘红雯及黄伟清,从事地产行业超过20年,尤其在华南地区开发了多处地产项目,前海银谊为其实际控制的核心企业,核心合伙人团队来自于各大银行、中信证券、深圳万科等知名金融和地产公司,在资本运作和地产运营方面拥有丰富的资源和经验。

除了前海银谊,刘红雯名下还有多家投资公司,包括深圳悦融国际贸易有限公司、深圳先君道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下称“先君道投资”)、深圳赫明商业保理有限公司,刘红雯分别持股85%、50%及49%。此外,她还担任深圳百乐物业管理有限公司馨庭苑停车场法定代表人、深圳市铂得珠宝首饰有限公司董事长。

可查的工商资料还显示,先君道投资实际是黄伟清与刘红雯的“夫妻店”,成立于2015年 6 月,注册资本 3000 万元,两人各持股50%,黄伟清担任法定代表人和执行董事,刘红雯担任监事。除此之外,天眼查未显示黄伟清名下拥有其他公司,或在任何公司担任高管。 本版市场相关分析人士意见仅供参考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负

方债务置换推升融资需求,宽松的资金面推动了风险偏好上升。

第五阶段为 2016 年 12 月至2018年6月,中国金融环境在偏紧区间震荡。月度指数由 2016 年 12 月的-0.43攀升至2018年6月的0.93。2016年底,货币政策与金融监管双双收紧,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定调稳健中性货币政策,国海证券“代持”事件引发的信用风波触动监管当局下决心治理金融乱象。2017年3月末,银监会连续发文对“三违反”、“三套利”和“四不当”进行专项治理;7月,国务院成立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促进金融监管协调;11月,十九大报告提出“健全货币政策和宏观审慎双支柱调控框架”。2018年上半年,资管新规落地,金融环境较2017年进一步紧缩,货币政策则呈边际放松态势。人民银行通过“定向降准”、抵押品扩容等手段扶持实体经济融资,试图疏通从宽货币到宽信用的货币政策传导渠道。

自2018年7月起,中国金融环境或将迈入新阶段,但仍需要更多的数据来支持未来的判断。7月23日国务院常务会议提出“保持适度的社会融资规模和流动性合理充裕”之后,日度指数开始显著下降,目前日度指数在0上下浮动,即指数历史均值水平附近。7月31日中央政治局会议提出“稳就业、稳金融、稳外贸、稳外资、稳投资、稳预期”,中国金融环境有望进一步宽松。

第一财经研究院/智库是第一财经旗下的非营利独立智库研究机构,其宗旨为“致力改善经济政策”。智库以全球化的国际视野,基于事实和数据的独立研究和分析,提供创新的可实施政策方案和建议,以提高中国经济政策的质量和透明度,并推动有效而公平的全球经济金融治理。作为全球和中国高端智见资源整合者和依托于强大媒体影响力的智库机构,第一财经研究院出品年度旗舰报告、课题研究、宏观分析、行业与市场报告,以及指数和排名等系列产品。

“凉茶大王”出手相助,沦为仙股的上市公司迎来转机,看似皆大欢喜的故事,却一夜之间陷入罗生门 视觉中国图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