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证券2亿资管“踩雷”追踪:九鼎承债,分三年还本

China Business News - - Capital 资本 -

记者 吴茜 发自上海

去杠杆、破刚兑的大方向下,近期资管行业违约、踩雷事件屡屡发生,非标类产品尤其是“重灾区”。

此前被媒体曝光的2亿元“九州瀚海集合资产管理计划(一期)”(下称“瀚海计划”)违约事件又有了新进展。第一财经记者从瀚海计划投资者处了解到,8月18日,九州证券拿出了一份方案,大致是由九州证券大股东九鼎集团以投资人份额转让的形式,承接总计3亿元(瀚海计划一期2亿元、二期1亿元)的债务,从今年起按10%、30%、60%的比例,分三年偿还本金。

对于上述方案,部分投资者并不满意。本周起,九州证券副总经理金鉴已到各分公司与投资人沟通,表示“如果客户不想跟九鼎集团签(份额转账)合同,跟九州证券签约也可以,具体方案可以再商量”。不过,江西、杭州等地的多位投资者向第一财经记者反映,未收到书面合同。

针对记者的问询,九州证券方面回应称,公司会尽可能在合规前提下,考虑各种可行方案,最大程度维护投资者的合法权益。

破刚兑要求买者自负,但前提是“卖者尽责”。一位资管人士对记者表示,资管计划销售时没有对投资者披露具体的底层信息,管理期间没有及时发现资产变质的迹象并提示投资者,券商资管部存在一定的失职。不过,如果由大股东九鼎集团承接投资者的持有份额,并予以现金补偿,这在法律上是可行的。

突然违约

今年8月,当一位投资者到金银岛(北京)网络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金银岛网络”)位于北京的办公室时发现,已是人去楼空、一地狼藉,公司官方网站也已无法打开。

金银岛网络是前述瀚海计划的融资方。该公司成立于2004年,天眼查显示,2009年,金银岛网络完成1亿元A轮融资,投资方为达晨创投。2015年,又获得8亿元B轮投资,投资方包括赛领资本、鼎晖投资、亦庄国投、达晨创投等。

公司创始人为王宇宏,起初定位于打造大宗商品供应链融资交易平台,2010年前后曾是建设银行开展供应链金融的重要合作方之一。而近两年,金银岛网络“致力于由原有的风险较低的仓单模式(即大宗商品现货抵押融资),向代销模式(即低买高卖赚取差价)发展”。

2014年公司全资子公司金银岛宁夏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下称“金银岛宁夏供应链”)成立,构成整个金银岛网络的煤炭供应链板块。

随着模式转换,公司债务压力陡增。财报显示,2016年金银岛网络的短期借款从2500万元暴增至11.79亿元。截至2017年2月28日,金银岛网络(包括旗下子公司)合计负债 12.84亿元。

2017年7月和9月,九州证券发行了“九州瀚海集合资产管理计划”一期和二期。据九州证券员工告诉记者,瀚海计划一期涉及投资者104人,二期将于9月中旬到期,涉及投资者数十人。

根据《九州瀚海集合资产管理计划资产管理合同》(下称《合同》),募集规模分别为2亿元和1亿元,存续期1年,起投金额100万元,业绩比较基准为8%,配置于信托计划的优先级份额、固定收益类资产或现金类资产。

根据《合同》,一期本应于2018年7月26日完成清算,但金银岛网络仅支付了500万元。当日,九州证券发布公告称,其已与金银岛沟通并制定分批还款方案,从7月26日至9月17日,分6批偿还本金。

然而至今为止,投资者只收到了7月26日应偿还的1.69%部分(即上述500万元)。8月10日,九州证券再次发布公告称,7月26日制定的还款计划无法执行。

“其实在8月10日二次违约公告发布之前,我们就已经意识到事情不对劲。”一位刘姓瀚海计划投资者告诉记者,金银岛的资金链危机早有预兆。

据其介绍,金银岛曾经发起设立的金联储在8月初被经侦查封,虽然金联储和金银岛早已做了股权上的切割,但投资者还是预感可能“爆雷”。

“一位北京的投资者立刻去了金银岛网络北京总部的办公室,可已经一个人都看不到了。”前述刘姓投资者说,金联储、金银岛接连跑路,对融资方主动还钱的希望破灭,而8月10日原定的偿还方案无法执行又确认了这个判断。

正是在投资者与九州证券多次沟通后,有了目前的“九鼎证券承接债务、分三年偿还本 金”的方案。“购买产品时我根本不知道融资方是谁,产品是在九州证券买的,我们现在就找九州证券。”这位投资者说。

记者注意到,《合同》上并未写明该资管计划投向哪个信托产品。而且,根据记者从九州证券销售人员处获得的一份《瀚海集合资产管理计划立项报告》,可以看到报告“融资主体尽职调查”部分对金银岛网络的业务模式、财务状况、股权结构、增信措施等做了说明,但是,隐去了融资主体(即金银岛网络)的名称。

此外,部分投资者并非通过九州证券各地营业部直接购买,而是通过第三方机构购买,更加无法了解该产品的底层标的。

融资方账户只剩400万

作为资管计划管理人,九州证券在项目存续期间是否存在失职之处?而在踩雷以后,又将如何处理善后并尽可能挽回损失?

在违约之后,九州证券向投资者提供了当时《九州瀚海集合资产管理计划(金银岛项目)尽职调查报告》(二期),其中写明,该资管计划通过中航信托为金银岛网络提供融资。

资管计划投向集合信托优先级,金银岛网络的大股东——北京金银岛科技有限公司,以自有资金认购集合信托劣后级份额,比例不超过2∶1。金银岛网络向其全资子公司——金银岛宁夏供应链发放贷款。

款项打入九州证券与金银岛宁夏供应链的共管账户,最终每一笔借款资金将在经九州证券审查通过的情况下,划付给金银岛的上游供应商或下游用户。

部分投资者认为,九州证券在此期间应承担一定责任。“金银岛网络放给金银岛宁夏供应链金融的资金不是一次性放款,而是多次单笔,为何会所有款项全部无法收回?”有投资者还提出,风控措施中约定的逐日盯市制度,本应在大宗商品交易过程中发挥及时止损作用,但在已经出现亏损之后,九州证券没有按照合同约定控住资金或者货物,导致劣后“安全垫”失效。

对此,九州证券回复第一财经称,在处置资产的过程中劣后是优先级的安全垫,但并不是一个随用随取的保证金。只是在债权回收 的阶段,会先支付优先级,再支付劣后级。

此外,瀚海计划中并不存在“逐日盯市”。“逐日盯市只是金银岛宁夏供应链监测煤炭价格的风控手段,并不能100%避免资金的损失。”九州证券表示,归根到底还是融资企业信用冰冻,资金链突然断裂所致。

九州证券资管部负责人王继哲、九州证券董事长魏先锋和金鉴也多次表示,对项目进行了尽职调查,并在项目存续期间保持跟进,8月10日之前一直与融资方保持了良好沟通。

魏先锋称,融资企业经营本身没有问题,只是整个行业信用收缩,中小企业普遍受到冲击,导致现金流不足。并且,金银岛网络拥有近30亿元可处置资产(即大宗商品,主要是煤),后续会加快处置速度,以偿还债务。

8月18日,九州证券拿出了一份方案,大致是由九州证券大股东九鼎集团以投资人份额转让的形式,承接总计3亿元(瀚海计划一期2亿元、二期1亿元)的债务,从今年起按10%、30%、60%的比例,分三年偿还本金 九州证券称,金银岛网络拥有近30亿元可处置资产(即大宗商品,主要是煤),后续会加快处置速度,以偿还债务。

既然资产丰厚,为何处置要等三年?对此九州证券回复第一财经称,通过法院的财产保全措施,九州证券已经查封了金银岛宁夏供应链的股权,因为现在诉讼尚未进入执行阶段,对所查封的股权暂时不能处置。同时,由于金银岛宁夏供应链作为金银岛网络的子公司,并不是该资管产品的直接债务人,其拥有的资产是不能查封的。公司将结合其他可处置资产整体考虑、具体安排。

8月22日的投资者沟通会上,金鉴较为明确地表示,瀚海计划融资方金银岛网络的账户上已经只剩下400万元,公司大部分财产都在子公司金银岛宁夏供应链的账上。

但他亦表示,金银岛宁夏供应链原为金银岛网络的拟挂牌/上市主体,现在面临重组,只有等重组完毕才能完成兑付。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