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正能在商业上取得成功,原因在于他对市场以及人的心理需求的把握能力极强,观众能够从剧中人物身上实现欲望与理想的投射:女人在与男人的争斗中,也可以取得胜利

China Business News - - Singularity 奇点 -

遗产,整部剧在服装化妆道具上总投入近1亿元。

比起一线演员的高额片酬,于正认为这些投入更值得:“看上去非常素淡的服饰,在镜头里极其漂亮,光线折射出来的色泽是不一样的,呈现出来的质感前所未有,真是好看很多,和我以前很不一样。”

“玛丽苏”依旧

《延禧攻略》中,宫女时常“以下犯上”,顶着主角光环不顾尊卑,处处得理不饶人,全然没有此前宫斗剧中森严的等级观念,所有人都活得放纵任性,少有规则与秩序的束缚。

在吕鹏看来,对电视剧最简单通俗的理解,就是塑造白日梦。无论是以前的“傻白甜”总能得到英雄救美,还是魏璎珞式的开挂人生,实际上都是造梦的一种表现。所以《延禧攻略》的剧情无法细究,也不属于正剧范畴“:是比较明显的青少年气质的电视剧,它非常像小孩子过家家,很多情节经不起推敲,但是在看的过程中并不会发觉,就好像当年的《还珠格格》,在欢乐胡闹的气氛中不知不觉追完了。”

实际上,《延禧攻略》与于正此前的作品并无本质差异,它延续了强情节、强人设,善恶的二元对立,黑白分明,魏璎珞身上多少有一些“玛丽苏”的影子,比如同时得到多位男性的爱慕,并且有一位完美“上司”的关怀与指引。她人生是一场永远能够得偿所愿的幻梦,荧幕前的年轻女性能够暂时从焦虑的职场环境中脱身,从影视剧中得到心灵抚慰。

吕鹏认为,女主角的形象在以前的基础上进行了微调,剧作使用了许多旁支线索将玛丽苏情节掩盖,《延禧攻略》是通过多种元素嫁接而生成创新品种,观众爱看,这是于正非常聪明的地方。

于正是电视剧爱好者,喜欢看弹幕,每天刷微博,看各种评论。“不知不觉中慢慢接近现在观众的口味,如果一部戏不火,我不会去看,火了我就会觉得好看。我是一个特别不把自己拔高的人,我的口味跟大众观众是一样的。”

欢娱影视CEO杨乐告诉第一财经,他们在剧集前期筹划的时候就会大量收集市场大数据信息,但影视剧从剧本阶段到播出操作时间较长,往往作品上线播出后,内容不再流行。“这样是抓不住观众的。所以我们的评估会有提前量,预判一年乃至几年后流行的风格和内容。从而做到作品上线时,它最新鲜、最有意思,最能抓住观众。”

《延禧攻略》火爆,周围很多人劝于正赶紧投拍续集或是同名大电影。“我没感觉,想不出来,就不做了,到今年年底都不再开新戏。”人到中年,于正似乎不再热心创作之外的纷争“:人不要有太多的贪欲,做任何东西的时候,出发点越简单,成功的作品越多。当年《宫》火的时候,我挺浮躁的。那种浮躁来自外界的肯定,我很想复制,接连拍了《宫2》、《宫3》,这是不对的。沉淀了两三年以后,我现在只做自己喜欢的。”

“前天有记者来我家采访,发现我家怎么那么小,我说我住得舒服就行了,我不需要一个大房子,我还觉得害怕呢。此时此刻,我住着一个120平方米的房子,我觉得挺够了。我的书房满到连脚都下不去,这个氛围挺好的。”他说。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