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迪·谢克曼:向顶级科学期刊说“不”

China Business News - - People 人物 -

记者 钱童心 发自上海

美国细胞生物学家、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教授兰迪·谢克曼(Randy Schekman 下称“谢克曼”)因对细胞膜传输系统——囊泡运输调节机制的研究,与 James Rothman、Thomas C. Südhof共同获得2013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谢克曼发现了囊泡传输所需的一组基因。

近年来,谢克曼与中国高校保持良好的合作。在上个月的世界顶尖科学家(上海·滴水湖)论坛上,谢克曼以世界顶尖科学家协会副主席的身份出席了会议。

诺奖令他从“呆子”变成“老虎伍兹”

谢克曼最引人注意的特征是他的山羊胡子,他个子不高,语速飞快,说话时经常带着幽默。比如,当有人问他是否鼓励学生长时间地待在实验室里时,他说道:“我想这不是件坏事,但是,这也不一定有帮助。比如我就经常在深夜玩拼字游戏来解乏。”

他还回忆道,自己在高中时因为拼命读书,被同学叫作“呆子”。但是,当他获得了诺贝尔奖之后,曾被邀请回去,他的高中校友中包括高尔夫名将老虎伍兹。“我乘坐着豪华轿车回去,军乐队和花枝招展的姑娘们在欢迎我的到来。”谢克曼说道,“孩子们想和我拍一张自拍照,我瞬间取代了老虎伍兹,成为了他们心中最有名的校友。这样的疯狂整整持续了一天的时间!”

1971年,谢克曼在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获得了分子科学学士学位后,就开始研究DNA的复制,并获得了斯坦福大学博士学位。

在读博士期间,谢克曼在加州大学圣迭戈分校待了两年时间,研究细胞膜的结构。在此期间,他听到了著名的细胞生物学家 George Palade的一次演讲,塑造了他的职业生涯。Palade因研究细胞分泌蛋白质而获得了1974年的诺贝尔奖,这给谢克曼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并认定这个领域还有很多值得研究的东西。

谢克曼自1991年以来一直是霍华德·休斯医学研究所的研究员。在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他的实验室进行了真核细胞中关于膜组 件和囊泡运输过程的分子描述的实验。

他的研究主要是基于酵母菌。在做博士后研究时,他的导师本来研究的是哺乳动物细胞膜,但谢克曼考虑到酵母菌更易培植,便转而研究酵母。酵母菌与人类细胞差别较大,他的研究资助申请最初被驳回,但他坚持下来并获得成功。

“我们身体内的细胞会产生一系列不同的分子,运送到不同的地点。在传送过程中,许多分子会分组聚集,形成一种微小的囊状结构,叫作囊泡(vesicles)。”谢克曼告诉第一财 经记者,“囊泡能帮助这些物质传输到细胞内不同的地点,并从细胞表面运送分子,以作为影响其他细胞的信号。”

在20世纪70年代,谢克曼研究了传输系统失效的酵母细胞。他证明了,这种失效是因为基因缺陷,解释了不同的基因如何调节该传输过程的不同方面。正是这一突破性的研究帮助他获得了诺贝尔奖。

玩具显微镜点亮科学梦

谢克曼对科学的兴趣可能来自一次偶

2013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得主之一兰迪·谢克曼 东方IC图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