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G20展望:美元超涨,亚太市场反弹可期

China Business News - - Focus 焦点 -

记者 周艾琳 发自上海

对于G20之后的市场走势,多位中、外资机构基金经理都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亚太市场将出现一段时间的超跌反弹。

管理1450亿美元资产的澳大利亚安保资本(AMP Capital)基金经理纳埃米(Nader Naeimi)对记者称:“上几周,算法交易和CTA策略的动量指标都显示在做空,随着风险情绪改善,一旦空头回补的行情出现,近期亚太市场将出现较大反弹。”

“我们认为美元被高估10%~15%,美债收益率将见顶,如果做多仓位了结的话,会对新兴市场复苏有重要推动作用。此外,美国‘双赤字’高达GDP的6%、美国商业周期逐步见顶、名义收益率和通胀预期出现背离、周期性板块持续跑输防御性板块,这意味着新兴市场将出现可交易的机会。”渣打全球策略主管罗伯逊(Eric Robertsen)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不过他也提醒,尽管新兴市场估值诱人,但2019年全球流动性收紧(央行缩表)的前景不变,这种流动性的回收导致美元今年涨超10%。

上周最后一个交易日,A股三大股指全线反弹,其中沪指收盘上涨0.81%,收报2588.19点。但市场成交量萎缩,两市合计成交2675亿元,市场观望情绪强烈。

中企前景更乐观

尽管2019年全球央行缩表的压力仍在,但多家机构认为,亚洲股市已基本上消化风险。

不少基金经理对亚太市场的长期走势仍然谨慎乐观,但普遍对中期前景更为乐观。荷宝(Robeco)高级基金经理菲德丽对第一财经 记者表示,G20的进展对中国和新兴市场股市都是一个利好,此前股市的估值已经反映了最坏情景,“我们相信新兴市场有很大可能跑赢美股,长期而言,不确定性仍然存在,新兴市场波动性可能会加大”。

此外,瑞信在2019年展望中提及,“尽管前景仍有高度不确定性,但因2018年下半年中国股市大幅度调整,风险应该已经基本消化。中国企业预计在2019年实现两位数盈利增长。考虑到颇具吸引力的风险回报,我们仍看好中国股票”。

值得注意的是,前几周外资对于A股的配置仍集中在防御性板块,机构普遍在等待不确定性的落地。从11月外资的行业配置情况来看,食品饮料、金融、医药是其青睐的前三大行业,其中贵州茅台、中国平安、招商银行、五粮液、恒瑞医药均获得外资积极增持。

事实上,“近期交流的外资机构普遍认为,中国资本市场短期受到去杠杆和股权质押风险的影响,但具备了长期投资的价值,当 期吸引游客都是不利的,特别是在全世界城市都在积极争夺游客的时候,巴黎目前所发生的,我几乎能够确定,会让我们失去很大一部分游客。”

巴黎一直给游客以浪漫和文化的象征。不过上周六,包括路易威登艺术馆在内的一些博物馆在当天一早便接到警局通知,因安全起见,要求将所有参观者清场,这让大量慕名而来的参观者十分失望。

初次来巴黎旅游的何小姐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此前她对巴黎的印象一直不错,觉得巴黎是浪漫之都,也是最向往的旅游胜地之一“,但来了之后自己所看到和经历的一切,简直难以想象。”何小姐如是说。

何小姐称,上周六晚8点左右,她从圣日耳曼大道坐地铁回酒店,在经过查特莱(Chatlet)转乘时,她发现所有的地铁到了这站就停运了。在向地铁工作人员询问后,何小姐得知,“黄衫军”的抗议活动仍在进行,所有香榭丽舍大街沿线的地铁都已停运,工作人员告诉她只能打出租车回去。

“查特莱离我的酒店还有5公里远,路上根本没有空的出租车,走路要一个多小时,出租车预订电话的接线员告诉我,目前附近无车可用,要等到晚上11点以后。”何小姐至今想起来都有点后怕,“我当时一个人,在路上走感到非常害怕,我想这是我所经历 前估值水平接近历史上较低位置。”渣打(中国)财富管理部投资策略总监王昕杰近期告诉记者。

明年2月,MSCI将公布其对于将A股纳入因子扩大至20%的咨询结果。记者也获悉,MSCI作为商业机构还没有拿到衍生品的定价权,但MSCI仍主动在很短时间内将纳入因子提高,意味着海外投资者配置中国的长期需求增长。机构预计,MSCI将纳入因子提升至20%可能带来700亿美元净流入,此外将中盘股纳入预计将额外带来140亿美元净流入。乐观情境下,未来十年外资在A股市值占比将接近10%。

就港股而言,建银国际首席策略师赵文利对记者表示“:明年上半年,估值和盈利双杀也令美股面临不断加大的回调压力,进而对港股形成拖累。”全球五大央行资产负债表在2018年3月见顶,后续持续下跌,考虑到美联储持续缩表、欧洲央行退出QE,全球流动性将在2019年继续收紧。

但他也表示,进入下半年,美联储加息节奏或将放缓、美元走软,新兴市场有望迎来明显的资金回流,伴随估值和盈利逐步调整到位,市场底部将会得到确认。“从底部特征来看,港股多为深V形底,且右侧弹性相对A股更大,下半年有望带来较好的超额收益。预计恒生指数波动区间介于21000~27500,国企指数波动区间介于8500~11500。”

上行的刺激因素包括:经济外部环境的不确定性缓和,美联储比预期更早地停止加息,人民币企稳反弹等。

美元已超涨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新兴市场承压的主因 的旅程中感到最无助的一次。”

巴黎人雅安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人们以抗议的形式表达不满是可以理解的,但是他们选择了如此愚蠢的方式来泄愤是非常不幸的。不但于事无补,而且还起到了反作用。”雅安认为,“黄衫军”更聪明的做法是以和平的方式向政府表达诉求,而不应去玷污那些象征巴黎美好形象的地标,比如凯旋门和香榭丽舍大街。

远在阿根廷的马克龙坐立难安 之一就是美元大幅走强。不过,多家机构预计,美元目前正进入中期筑顶阶段。

“2018年,美联储加息、美国缩表以及美元回流都导致了美元现金利率攀升。这种流动性的回收导致美元今年涨幅高达10%,这也使得贸易加权的美元汇率上升到了2017年1月来的最高位,与2002年的高位相一致。”罗伯逊对记者表示。他称,“美元走强和新兴市场表现得不尽如人意是紧密相连的。虽然新兴市场估值诱人,但只要投资者相信美元利率会攀升,美元的吸引力就仍会保持。如果仅仅是持有美元现金就拥有超过10%的收益,那么什么还要冒险呢?这就是2018年的情况。”

但他也认为,美元目前已经超涨 10%15%,如果做多仓位了结,会加速新兴市场复苏。之所以当前美元的周期性走强因素仍未消退,主要因为美国仍享受着经济增速和利率方面的相对优势,这仍可能在明年上半年支撑美元,但结构性的利空因素将在周期性因素消退后不断凸显——美国“双赤字”(财政和贸易逆差)持续恶化,目前已达GDP的6%。机构 普遍预计,美国很难再继续推出“税改2.0”, 2019年美国经济增速会从2018年的2.9%降至2.6%。

此外,对于新兴市场货币而言,美债收益率已从早前飙升后开始稳定、油价大幅下降三成,这些都是对新兴市场的潜在利好,而且反弹已在10月后初现迹象。10月,美股出现了10%的回撤,但土耳其里拉、南非兰特、巴西雷亚尔都看到了双位数的反弹,印尼盾和俄罗斯卢布也呈现正回报。但就当时而言,持续的反弹仍缺乏一个催化剂,但机构认为,在G20后,新兴市场可能在中短期看到较大的资金回流。

随着风险情绪回升,当前最为关键的一个问题在于,如果美国经济在2019年降速,是否也将进一步拖累新兴市场?

菲德丽对记者表示:“我们只是认为美国商业周期见顶,企业盈利、经济增速会放缓,但并不认为周期结束或是衰退来临,在这种背景下,美国的放缓并不见得对新兴市场是坏事。”

多位中、外资机构基金经理都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亚太市场将出现一段时间的超跌反弹 插图/刘飞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