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71%

China Business News - - Capital 资本 -

肖行亦最新套现的是一笔股权的协议转让,由此获得4.3亿元。

肖行亦原持有索菱股份的比例为45.31%,2018 年8月10日,肖行亦与中山乐兴签署《股份转让协议》,将其手中股份的25%转让给中山乐兴。中山乐兴由此握有索菱股份11.33%的股份,从而成为索菱股份的第二大股东。

肖行亦此番转让的股份数为 4777.801万股,转让总价为人民币43000.209万元,合每股9元。深交所对此发出关注函问询公司,公司8月10日股票收盘价为7.66元/股,索菱股份却能以溢价17.4%的价格转让,是何缘故?

索菱股份回复函解释称,如果按签订协议当天的收盘价来看,转让价格确有溢价。但某一天股价并不足以作为比较基准。

索菱股份摆出数据说,协议签前20个交易日均价为 8.35 元,前 60 个交易日均价为9.66元,前120个交易日均价为11.01元,拉长时间来看,9元的协议转让价格,并未溢价,反而还处于折价状态。且这一交易价格对应的市盈率25倍,与同行的市盈率相比,并不离谱。

交易价格具体是如何谈定的?局外人无法了解,反正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中山乐兴愿意以高溢价斥资4.3亿元从肖行亦手中买下股份成为二股东,还在2018年9月,向上市公司出借1.9亿元资金,用于公司生产经营。彼时,无论从哪个角度看,中山乐兴与肖行亦和索菱股份,均处于你侬我侬的“新婚蜜月期”。

不过,蜜月期只维持了两个月,11月2日,中山乐兴的关联公司建华建材(中国)有限公司(下称“建华建材”),便向江苏省镇江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索菱股份提前归还1.9亿元欠款。由于中山乐兴的执行董事王刚,也是建华建材的董事长,因此中山乐兴与建华建材属关联关系。 相关链接 截至2018年9月28日,索菱股份实际控制人肖行亦已质押了其所持公司股份的99.71%。 乐兴派驻过去的两名董事发现的。9月7日,王刚、建华建材财务雷晶被选任为索菱股份董事。雷晶同时担任索菱股份副总经理及财务总监一职。

10月29日,索菱股份董事会就2018 年 三季报进行表决时,王刚和雷晶二人投出了反对票。

11月5日,上述两名董事从索菱股份辞职。从上任至辞职,两人担任公司董事的时间只有41天。为什么两名董事会对三季报投出反对票?索菱股份在回复深交所关注函时提到,两名董事认为三季报有失公允,涉及到一宗商业保理案。

一家同为肖行亦控制的兄弟公司——深圳市索菱科技有限公司(下称“索菱科技”),以对索菱股份的应收账款3000万元的债权,向一家商业保理公司获得融资额度2000万。

但索菱股份说,自己从未与这家公司发生过业务往来。而启信宝信息显示,索菱科技是一家肖行亦的个人独资企业。也就是说,索菱股份与索菱科技是“兄弟企业”。

受访的法律界人士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如果上市公司的陈述属实,则索菱科技可能需要承担“虚构”债权的责任,而索菱科技的实际控制人,即索菱股份的实际控制人肖行亦,可能面临重大法律风险。

除此项异议之外,记者梳理三季报时还发现,索菱股份资产负债表中,三季度的预付账款科目明显异常。三季度末,索菱股份预付款项从中报披露的7000万,暴增至3.96亿元。公司称,主要系支付材料采购款增加所致。

作为主营业务为车载信息和娱乐系统的公司,索菱股份生产并不需要太多紧俏的原材料,其多年来材料采购预付款维持在三五千万元的级别。

但是,索菱股份2018年三季度营收仅有3.41亿元,却突增了3.2亿的预付材料款。

为何出现预付材料款异常?因为三季报

亿 如果上市公司的陈述属实,则索菱科技可能需要承担“虚构”债权的责任,而索菱科技的实际控制人,暨索菱股份的实际控制人肖行亦,可能面临重大法律风险。此前,一位与索菱股份有业务往来的知情人士告诉第一财经记者,他们以及一些金融机构联系不上肖行亦。第一财经记者也连续几天拨打肖行亦的手机,但对方始终未能接听或处于忙音状态

种种迹象表明,索菱股份的实际控制人正在遭遇一场信任和法律的双重危机 视觉中国图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