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脱欧命运失控梅首相手里还有几张牌

China Business News - - World 国际视野 -

记者 高雅 发自北京

“不敢走钢索的人,必定也会掉下钢索”,英国首相特雷莎·梅现在恐怕比谁都更能理解前美国国务卿杜勒斯的这句话。

一个月前,就在脱欧协议关键表决前的最后一天,梅首相堪堪在驶出悬崖前踩住了刹车,将投票日期推迟到一个月后,为自己赢得了些许转圜空间。

转眼又到了关键投票前夕,梅能否重演一个月前从不信任投票中死里逃生的戏码,在周二(15日)的关键投票中脱险?

专家普遍认为投票不会通过

经过长达两年的漫长谈判和修正,去年11月25日,欧盟通过了英国政府提交的一份长达585页的脱欧协议。然而,行百里者半九十,看似就要抵达终点的脱欧列车,被议会设置了路障——悬而未决的北爱边界、软硬不吃的保守党反对派和虎视眈眈的工党,使得梅的方案若想获得议会通过,依然道阻而艰。

几乎所有接受第一次财经记者采访的专家都给出了否定答案。意大利智库国际事务协会(IAI)全球参与项目组主任阿尔卡罗(Riccardo Alcaro)用肯定的语气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梅很明显会输掉这次投票,她为争取议会多数赞成而付出的努力都未见效。”

2018年圣诞假期前后,为争取能帮保守党拿到议会多数的北爱民主统一党(DUP)的10张选票,梅与DUP党魁福斯特会面,并坦承此前双方关系出现恶化要归咎于自己;为争取保守党内带头反对脱欧协议的欧洲研究小组(ERG)的支持,梅邀请曾批评过她的协议“软弱到可鄙”的反对派领导人莫格在唐宁街10号会面;为争取欧盟方面在爱尔兰边界问题上

插在英国脱欧的齿轮里导致其无法正常运转的那根楔子,就是北爱尔兰边界问题。

英伦三岛中与欧盟国家间的唯一接壤的陆地分界,就是北爱尔兰与爱尔兰间500公里的边境线。长久以来,由于同属单一市场和关 税同盟,这条边境线畅通无阻。但北爱尔兰跟随英国离开欧盟,使得这条疆境线变成了“导火线”。

约翰霍普金斯大学欧洲与欧亚研究主任琼斯(Erik Jones)对第一财经记者解释道,问题的难点在于,贸易谈判关键在于如何监督协议是否被遵守,而唯一的解决方式是在货物跨境的边界设立关卡。但令人举棋不定的现实是,这个关卡既不能建在爱尔兰与北爱尔兰之间,更不能建在北爱尔兰与英国其他疆域之间。

为此,梅政府拿出一份并不令人信服的后备方案。它的设想是在具体贸易协议落实前,保证爱尔兰与北爱之间仍然享受货物的自由通行。琼斯解释道,这份看似是安全网的补充说明,实则让英国滑向了一种“挪威式”的国家与欧盟关系,即仍与欧盟同处单一市场中。

也因此,这份方案遭到保守党内部倾向同时离开单一市场和关税同盟的“硬脱欧”派的强烈讨伐。阿尔卡罗告诉第一财经记者,保守党反对派视这份后备方案为潜在威胁,原因是它牺牲的是英国作为规则制定者的身份,而在英国与欧盟签订新的贸易协定之前,都不得不 作为一名欧盟规则的接纳者,更甚这一期限也许会持续很多年。

与此同时,欧盟也很不情愿将此写入脱欧协议。阿尔卡罗告诉第一财经记者,尽管后备方案可以避免重燃爱尔兰与北爱的紧张气氛,但同意梅的后备方案则意味着英国可以从欧盟成员国身上得到确切的利益,却不用承担相应的义务和责任。

也就是说,欧盟并不想英国脱欧变为倒下的第一块多米诺骨牌。复旦大学欧洲问题研究中心主任丁纯教授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就分析道,欧盟很难会就北爱边界问题做出重新谈判的让步,不然会引起欧盟其他国家效仿,触及欧盟底线。此外,欧盟内部也缺乏能够一锤定音的人物,条款的签订需要27个成员国的共同商议。

曾经的日不落帝国将走向何方?

如果诸多因素预示着梅首相将在周二的关键投票中落败,这会是一场颜面尽失的惨败吗?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的专家们认为存在多种可能。

一方面而言,理性的英国议员们认识到脱欧进程中还存在政治博弈空间。丁纯认为,议员们若展示出强烈反对也是政治手腕的一种,既能给梅施以下马威,又加重英国政府与欧盟重新谈判的筹码。尽管欧盟很难在关键的北爱边界上让步,但阿尔卡罗提出,欧盟国家领导人很有可能会同意将英国脱欧的最后期限推迟。与此同时,梅也不会甘心于就此罢休。 香卡告诉第一财经记者,这极有可能只是梅将协议提交至议会进行两到三次投票中的第一次,而对此心知肚明的议员可能因此会在这次趁机表现强硬态度。

另一方面,四面楚歌的梅在上月中旬经受了来自保守党内的考验,在不信任投票中以200 117的结果从命运的铡刀下抽身,这也意味着保守党在一年内无法再次挑战梅的地位。香卡称,这事实上加固了梅在党内的领导地位,给了她保持强硬立场争取协议通过投票的空间。

但不可忽略的是,梅依然面对着来自工党针对其发起不信任投票的挑战。不过,丁纯认为这种可能性较小,因为梅的位置是无法讨好任何一方的烫手山芋。英国工党议员加迪尔(Barry Gardiner)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工党内部一致认为并想避免的是“无协议脱欧”,这将是对英国而言的最坏结果。

这也是为什么梅始终坚持营造脱欧是一个二元选择的局面,即要么选择她的协议,要么被迫无协议脱欧,以此威胁议会议员。但事实却并非如此,如果梅的协议被彻底拒绝,那么英国仍旧面临着一系列窘迫但可选的方案——比如发起二次公投。

对于发起公投的可能性,阿尔卡罗冷静指出,他认为公投最可能出现的时机,是受工党挑战或内阁解散后,英国重新举行大选,大选的最终胜者可能倚仗的便是同意二次公投的竞选方案。而议员巴里认为,虽然公投是将脱欧的方案交还人民的最快方式,但发起公投的关键在于要在恰当的时机进行针对现有协议的关键投票,但由于梅在去年12月将其推迟,现在很难在脱欧的最后期限前举行公投或大选。

对于二次公投可能的结果,丁纯认为,即使票数会发生变动,但结果可能与上次并无区别。琼斯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民意调查的结果并未非常明显地说明第二次公投会有不同结果,即使脱欧派在人数上不占优,他们也可能会发起竞选活动,再次投出离欧票。而二次公投更有可能得不偿失,政评人、前英国自由民主党顾问格林(Miranda Green)担心的是,英国人民现在的情绪会使任何提议都被拒绝,最终英国不得不接受无协议脱欧的局面。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