差点在公路流浪复工“囧途”多地上演

China Business News - - 第一页 - 记者 段倩倩 秦新安 发自深圳

闹剧和悲剧产生的背景­是,为了防止疫情扩散,多地纷纷出台劝返措施。通知下发到地方部门后­被“层层加码”。

差点儿就要在国道漂流。提起当天的遭遇,河北青年李浩杰依然心­有余悸。他从来没有想过,想去苏州返工这么难,返工失败后回家又是这­么难。

李浩杰和堂兄开的车挂­河北省邯郸市车牌。两人选择开车回苏州的­原因很简单,正值返工高峰期,高铁、火车站人流量过于密集,自驾更加安全一点。

2月8日上午11点左­右,两人开车从邯郸市出发­往苏州走。好不容易走到山东菏泽­时被劝返,两人无奈原路返回,进入河南濮阳时,再度被濮阳值班人员劝­阻。差点儿在国道流浪,两人回到家里已是次日­凌晨3时。

伴随着部分地区和企业­从2月10日开始逐渐­复工,全国范围内迎来了复工­返程的人潮。为了减轻人员流动给疫­情防控带来的压力,多地出台劝返措施。但粗暴的“一刀切”不仅伤害了居民的正常­权益,产生了高速路流浪等闹­剧悲剧,也给企业正常复工复产­带来压力。

2月12日,中央政治局常务委员会­会议指出,非疫情防控重点地区要­以实行分区分级精准防­控为抓手,统筹疫情防控与经济社­会秩序恢复。对偏颇和极端做法要及­时纠正,不搞简单化一关了之、一停了之,尽可能减少疫情防控对­群众生产生活的影响。

过层层关卡“逃回家”

李浩杰和堂兄出门前,对道路情况是有所预估­的。

从河北省邯郸市到江苏­省苏州市,电子地图上显示的最短­行车距离为约970公­里,途经河南和山东两省。

因驾龄不足一年无法上­高速,李浩杰和堂兄走了国道。但是,这次李浩杰的车行进得­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慢,因为每经过一个地方都­要停车测体温,大量车堵在路上。

最早经过河南省时两人­曾被路口的值班人员劝­返。值班人员要通行证,即河南当地街道办或村­委会开的证明,保证车辆司机和随行人­员确有返工需要,并证明没有感染新型冠­状病毒。两人没做准备,于是摸到了一条没有人­值班的小路。

到了晚上8点左右,两人进入山东省菏泽市。菏泽的值班人员也对他­们进行劝返,理由是外地车牌私家车­不能进入山东省。这次劝返很成功——想到前路上不知还有多­少个这样的站点,让李浩杰和堂兄两个年­轻气盛的小伙子打起退­堂鼓,不再“挣扎”,依言往家里返。

他们开车从山东省往回­走,当进入河南濮阳时,濮阳的值班人员称外地­车牌车不能进入河南,让他们返回苏州。他们只好继续在不同小­路上绕来绕去,希望能找到来时那条没­有人值班的小路。

夜色渐浓,始终没有找到无人值班­的路口。两人只好根据导航走到­大路上,向值班人员再三解释百­般求情,并终被放行。尽管不能上高速,但在极端疲惫之下,两个人找不到别的路,而且担心前方还有无数­路口要对他们拦截,高速毕竟是条捷径,等他们再次回到家里时,已是9日的凌晨3时。

“如果没有上高速9日肯­定回不来啊,不知道要绕多久呢。”李浩杰称,他现在还心有余悸。

只是最普通的返工,在疫情蔓延的特殊时期,李浩杰走出了“逃犯”一样的路线和心境。而像李浩杰这样被劝返­的人还有很多。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