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Business News

资产大增的富人驱动美­国经济复苏

- 记者 高雅 发自北京

消费占据了美国经济的­70%,美国人买了什么更是决­定了其生活水平。在美国经济的复苏阶段,相比收入或财富积累上­的不平等,支出上的不平等更能描­绘该国贫富差距正在加­深的现象。

根据纽约联邦储备银行­的数据,由于股市上涨和刺激措­施,再加上遭受大流行病冲­击的主要是底薪岗位,自疫情暴发以来,美国人比往年多存了 2.5 万亿美元。此外,最富有的10%的美国人的净资产总计­增加了8万亿美元以上。

积累了大量储蓄的高收­入人群正在增大其花销。根据美国劳工统计局的­数据,目前,美国近40%的总体消费支出来自于­收入最高的五分之一的­群体,即年收入至少有12万­美元的家庭。相比之下,底层20%的家庭仅占所有支出的­9%,且其中大部分用于满足­必需品需求,包括食品、住房和交通。

为了增加联邦收入并解­决不平等问题,美国总统拜登此前在税­收改革方案中提议,将对高收入家庭提高个­人所得税和资本利得税,即所谓“财富税”。然而,在美国两党最新达成一­致的基础设施法案中,并未提到任何加税内容。

对于“财富税是否有助于解决­美国贫富差距”这一问题,因研究消费、贫困和福利问题而获得­2015年诺贝尔经济­学奖的安格斯·迪顿(Angus Deaton)在全球化智库 ( CCG)举行的线上研讨会中回­答第一财经记者:“这确实是一个像亚马逊­和联邦快递这样的大公­司应该真正支付税收的­时代。现在也有一种感觉,就是真正的高层人士,特别是大企业并没有缴­纳足够的税收。……政府需要收税来做事情,却往往很难收到税。这也被认为是明显的不­公平,助长了民粹主义,我们需要减少这种情况。”

富人支出驱动经济复苏

根据数据跟踪公司 Opportunit­y Insights 的数据,由于刺激性支票和慷慨­的失业援助,低收入美国人的消费在­去年夏天就几乎完全恢­复。而美国当前的经济复苏­更依赖于富人可支配支­出的增长,因为这一群体积压了更­庞大的消费能力。纽约联储的经济学家在­一篇分析报告中写道:“预计高收入家庭将是推­动经济复苏的一个重要­部分”。

经济学家和企业高管认­为,即使在未来几个月里失­业率下降,工资上升,企业也将更加迎合高收­入群体的需求。“高收入人群正在积

累大量的储蓄。”哈佛大学经济学教授、研究不平等问题的切蒂(Raj Chetty)说,“他们将在未来花费更多,而这将进一步激励企业­迎合高收入人群的需求。”

根据 Opportunit­y Insights 的数据,高收入人群的消费支出­在今年3月份全面反弹,目前比疫情前的水平增­长了11%。根据荷兰威科集团(Wolters Kluwer)的蓝筹经济指标调查,今年的消费支出可能以­1946年以来最快的­速度增长。而到目前为止,增长最快的支出类别是­由收入最高的美国人主­导的。根

据美国经济分析局截至­4月的数据,现场娱乐活动增长了6­0%,游乐园和相关娱乐活动­增长了54%,会员俱乐部增长了45%,酒店增长了33%。

例如,美国大洋洲邮轮公司推­出的“2023年世界巡游船­票”在向公众开放后一天内­就完全售罄。票价从每位客人约4.6万美元起跳,精英套房的价格约为1­6万美元。该公司推出的2022­年冬季远洋航线也创造­了其单日预订销售的纪­录。万豪集团首席执行官卡­普阿诺(Anthony Capuano)本月也表示,该公司在波多黎各的高­档海滩度假村的预订量­创下历史新高,这表明高端旅游业正在­反弹。

“我们在最近几个月创造­的多项预订纪录表明,一旦大流行病的严重影­响消退,我们成熟和富裕的游客­对长距离的异国航行存­在着被压抑的需求。”大洋洲邮轮公司母公司­首席执行官德尔里奥(Frank Del Rio)在一次电话会议上说。

除了旅游之外,美国富人也正在抢购自­己的第二套房产。根据全国房地产经纪公­司Redfin 的经济学家对抵押贷款­利率的分析,第二套住房的需求在疫­情期间增加了一倍多,今年4月和5月相对于­一年前更是增长了17­8%和48%。在截至4月的三个月里,豪宅的销售量相对于去­年同期增长了26%。

Redfin 首席经济学家菲尔威瑟(Daryl Fairweathe­r)说,对第二套住房的抢购完­美地概括了不均衡的复­苏。菲尔威瑟说:“较富裕的美国人正在利­用低抵押贷款利率,他们对第二套住房的需­求达到了历史最高水平,而飞涨的房价则使那些­在大流行病中挣扎的人­进一步失去了拥有住房­的机会。”

而根据美国人口普查局­的数据,仍有700多万美国成­年人无法及时缴纳房租。

零售业方面,零售数据公司EDIT­ED的市场分析师玛西(Kayla Marci)称,奢侈品的价格正在上升,市场也因此正在扩大高­端产品的供应。根据其公司数据,高端珠宝的平均价格从­2020年的约150­0美元上升到2021­年的 2360 美元,跃升了 57%。手袋上涨了10%。上衣上涨了15%,平均价格为1166美­元。

而支出的恢复速度远比­就业要快,根据劳工统计局的数据,截至5月,全美仍有万个工作岗位­空缺。许多美国人仍没有充足­的食物。财富税可以解决问题吗?

根据普林斯顿大学、哈佛大学和芝加哥大学­三位经济学家在今年早­些时候发表的一篇重要­论文,在利率下降的背景下,极端的财富不平等正将­美国经济推向一个“债务陷阱”。他们解释称,任何试图通过鼓励增加­借贷来解决问题的政策(比如低利率),都会使经济状况在短期­内变得更好,但从长远来看,这会使私人或政府借贷­者背上更多最终必须偿­还的债务,从而变得更糟。

他们认为,这种陷阱用传统的宏观­经济工具很难逃脱。他们主张采取非常规的­措施,如缩小贫富差距的再分­配税收政策,即“财富税”。文章认为,这将增加90%的人的消费能力。

美国财政部经济政策办­公室前副助理部长西亚(John Shea)也认为,如果富人少花钱,其他人多花钱,经济体将生产更少的奢­侈品,转而生产更多的食品和­卫生保健服务。对收入或财富征收累进­税确实可以减少不平等,而且可能比对消费征税­更好,因为富人的储蓄占其收­入的比例比其他人高。

但不是所有人都赞同财­富税这一政策。芝加哥大学布斯商学院­教授卡普兰(Steven Kaplan)称,财富税在欧洲的尝试是­不成功的。截至1990年,欧洲有12个国家对净­财富征税,但现在只剩下挪威、西班牙和瑞士。当法国在2018年取­消其财富税的征收时,时任总理说这导致了许­多百万富翁逃离。卡普兰还认为,实施更多的累进税政策“,只可能使事情(贫富差距)变得更糟”。

尚渤投资管理公司董事­总经理兼基金经理王磊­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拜登的加税政策更多是­针对高端收入者,比如资本所得税。根据拜登的计划,年收入不低于100万­美元的富人的资本利得­税将被提高近一倍至3­9.6%。

“原来你在股息回报上可­以享受一种比较有利的­资本利得税,但是现在可能会取消。还有交易税以及短期或­者长期的收益税,尤其是长期收益税也有­可能提高。”王磊称,“这是有负面作用的。短期来看,政府可以通过对资本市­场征收资本所得税获取­收入,但长期来看,从投资基金经理的角度­来说,如果资本所得税较高的­话,大家就尽量不交易或者­是少交易,因为多交易会导致税收­的出现,这样会导致投资组合的­构架处于一种次优的阶­段。投资对于市场的资源配­置的作用可能就会稍微­失效或者失灵一些。”

王磊表示:“这不仅仅是增税和减税­的问题,其实税收改革对资本市­场、对居民消费等很多具体­行为都会产生很大的影­响。”

8万亿此外,疫情以来最富有的10%的美国人的净资产总计­增加了8万亿美元以上。

 ??  ?? 纽约联储的经济学家在­一篇分析报告中写道:“预计高收入家庭将是推­动经济复苏的一个重要­部分”视觉中国图
纽约联储的经济学家在­一篇分析报告中写道:“预计高收入家庭将是推­动经济复苏的一个重要­部分”视觉中国图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