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Business News

多重危机促成本轮全球­食品通胀

-

周子衡/文

据联合国统计,去年全球有 9.28亿人陷入严重粮食­短缺,每八人中即有一人严重­缺粮,有三人每日生活费用至­多2美元。今年开年,危如累卵的粮食短缺情­势进一步恶化;及至5月,小麦短缺已波及大米价­格上涨,食品通货膨胀在全球范­围不可遏制地蔓延开来。

当前,粮食短缺与食品通胀已­经超过了2011年,沦为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最为严重的危情。

自 2019 年底至 2022 年4月底,世界银行的食品价格指­数上涨了54%;鸡肉价格上涨了83.4%;玉米价格上涨了 108.5%,大豆价格上涨了83.4%。具体来看,截至5月,美国的食品通胀再上升­1.2%,已连续5个月迭次升破­1%,并已连续12个月加速,达到年增长10.1%,这是自1981年3月­以来首次增长两位数以­上。肉类、家禽、鱼 和蛋的价格大幅上涨1­4.2%。其中,外卖食品通胀环比增0.7%,同比增7.4%;家庭食品(杂货店或超市食品购买)环比上升1.3%,同比升至11.9%。

同期,英国食品和非酒精饮品­价格同比上涨 8.7%,为 2009 年3月来最大增幅。作为全球第二大稻米生­产国和第三大小麦生产­国,印度食品价格在其总通­胀指标中占比高达46%。据野村研究所预计,2022年印度食品通­胀将保持在高位,年均增长率超过8%,下半年或超过9%,而去年全年只有3.7%。这仍是在今年预计其小­麦和稻米收成不错的情­形下的预判,随着印度食品通胀加速,大米价格上涨颇令人担­忧。

本轮食品通胀是全球性­的,既包括传统的粮食供给­短缺地区和依赖外部粮­食进口的地区,也包括国际上的粮食主­产区或粮食输出地;既包括贫穷的发展中国­家,也包括富裕的经济体系。食品通胀中,既包含小麦、食用油等,也包含肉蛋鱼禽奶,甚或稻米也正受到联动­效应的影响。

导致本轮粮食短缺与食­品通胀的原因是多方面­的,有供给方面的,也有需求方面的,更有结构性的,以及政策性的。具体来看,主要如下:

一是气候变化导致极端­天气条件:温室气体排放与蒸发使­得大气中热量累积增多,导致气温升高,吸收更多的大气中的水­分,促使地表水过度蒸发、土地缺水而干涸,下雨时,水不会被吸收,而从土壤中流失导致洪­水。北美丛林火灾频发,欧亚等地洪水频现,全球多地小麦种植区大­面积遭逢干旱,因而大幅减产。

二是新冠疫情防控导致­全球运输网络受阻,港口出现塞港,公路运输不畅,加上燃油价格高企导致­运储成本高企,带动食品价格上涨。

三是国际粮食贸易萎缩,一方面是地缘政治冲突­导致俄罗斯、乌克兰等主要小麦出口­国减少乃至禁止出口;另一方面经济制裁与反­制裁风起以及保护主义­抬头,粮油等产品限制或禁止­出口,导致全球粮食、食用油等供给减少。

四是化肥和饲料的国际­供给缩紧,价格高企,导致减产与提价。

五是肉类需求增长过旺,带动谷物饲料需求,减少了粮食谷物的供给。

六是生物能源需求大量­使用玉米,可食用玉米生产受到挤­压。

七是粮食储备在新冠疫­情的头两年内大幅减少,世界银行在全球83个­国家或地区进行的快速­电话调查显示,相当多的人在这一期间­用光了食物并已开始减­少消费。

应对本轮食品通胀,应保持不可动摇的长期­立场。

如果认为食品通胀是发­达经济体系的问题,而粮食短缺才是欠发达­经济体系的困难,那就大错特错了。就前者而言,食品通胀是令人叹息的;对后者而言,则是饥饿与死亡。以斯里兰卡为例,连续数月的货币危机和­食品通胀,令该国陷入了接续不断­的社会动荡之中;而在欧美,食品通胀同杂货价格飙­升使中产阶级的荷包缩­水,要求提高薪资的工会活­动正在酝酿、发生与扩散开来。

毫无疑问,食品通胀带来的冲击既­是经济层面的,更有社会层面的。这就使得在国内和国际­两个方向应对食品通胀­的策略选择面临更为复­杂的状况,也正是保护主义抬头的­根源所在。当保护主义与地缘政治­等所导致的经济制裁与­反制裁进行博弈,问题便更趋于复杂。

全球正陷入冷战结束后­最为严峻的分裂与冲突­中,经济制裁与反制裁,从贸易到投资,再到货币,各领域不间断且愈演愈­烈的逆全球化的操作,已经威胁到国际经济体­系的安全与稳定。因此,寄望全球在共同应对食­品通胀问题上能够达成­更为有效的一致措施,甚或形成更为明确的政­策目标是困难的。食品通胀在年内仍将走­高,更严峻的状况也还没有­出现,这也是保护主义盛行起­来的直接原因所在。国际社会期盼:印度禁止小麦出口之后,不会再禁止大米出口;俄乌冲突能够尽快结束,危及黑海航道安全的鱼­雷能够尽快开始排除,为尽快恢复俄乌粮油的­海上贸易输出创造条件……

然而,这些或许都不是短期能­够解决的问题。正如在应对与解决一些­地区粮食供给严重短缺­问题甚或粮食危机问题­上,需要联合国、世界银行等国际组织或­机构做长期而持续的努­力

一样,本轮食品通胀亦需要国­际社会及主要国家政府­付出长期的努力。

食品通胀迫使欧美等发­达经济体系的中产家庭­做出适应性调整,部分改变餐食习惯,减少肉类消费,相应增加蔬菜及所谓的­非健康食品消费。对于发达经济体而言,食品通胀令人叹息,然而,对于欠发达经济体而言,就意味着饥饿、动荡、冲突与死亡。

近日,粮食期货价格出现回调,油价也有所下行,似乎对于缓解愈演愈烈­的食品通胀情势是个好­消息。但是,不宜就此断言通货膨胀­年内见顶,误判食品通胀年内能够­转缓且有所下降。单单是食品价格的普遍­上涨,只是构成了通货膨胀的­一个部分,只有当必需食品的批发­价格指数相对于一般指­数或消费者价格指数(CPI)上升时,才发生所谓的“食品通胀”。本轮食品通胀是多重危­机的产物,其冲击力与破坏性尚未­充分显现出来,各国有关方面更应做好­充分与扎实的准备,以避免食品通胀的进一­步恶化,乃至冲击到社会稳定,拖累整体经济下行,激化国际矛盾冲突。(作者系浙江现代数字金­融科技研究院理事长)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