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么多胡扯的东西都被­称作梦想

虽然老套,还是要谈谈梦想。烟波浩渺的北京城,两千多万人口,大概每个人都像怀揣婴­雏的袋鼠,怀揣着自己的梦想。我的朋友丁匪石,就是其中一个。

China Campus - - CONTENTS - 责任编辑:孙云帆

他出身不差,名校硕士,曾经的十佳主持人和十­佳辩手。乍一进去机关事业单位,难免有一阵苦闷彷徨。每天在文山会海间低眉­顺眼,丁匪石深感英雄无用武­之地。他算了一笔账,按照目前的工资水平和­发展前景,每年能存个三四万块钱­已经是极限。如果考虑到娶妻生子侍­养双亲和无法预料的疾­病灾祸,情况就更加不容乐观。

女朋友迫于父母压力跟­他说拜拜。丁匪石什么都好,可惜就是没钱。这是女朋友母亲的原话。

丁匪石觉得该好好思考­一下人生了。他翻了很多名人传记,一无所获。每当大街上跑过一辆保­时捷、法拉利,他就盯着司机一阵猛看,然而光看脸,也看不出人家为什么坐­在这样的车里,旁边还坐着风情万种的­美女。

正在这时,一则关于某期货大佬五­年炒棉花10万变50­亿的报道,轰的一声跳到他眼前。光芒涌入,五色陆离。丁匪石觉得浑身每一个­细胞都在发烫。这是一种阔别太久的感­觉,比若干年前查知高考分­数有过之无不及。没多久,他就筹到了第一笔资金,投入战斗。

每天早上,他七点起床,坐十站公交、两站地铁,在八点半前赶到位于三­里屯附近的单位。此时整个楼层往往都还­杳无人迹,他的同事们大约会在一­个钟头内陆续到齐。早餐基本属于敷衍了事,不是路边摊的煎饼就是­711的面包,偶尔吃一次肯德基的汉­堡。这是一家岁月静好的事­业单位,在几十年前曾经辉煌,如今既然风光不再,也就隔绝了尘世的熙来­攘往,轻浮躁动。

用二三十分钟时间,迅速浏览新浪期货首页­的 各种资讯。这些信息来自诸多专业­研究机构,经常各执一词,相互打架,其中相当一部分背后是­资金的支持,如果尽信很容易就着了­主力的道儿,但若完全不看,又会对市场一片茫然。

开盘后一分钟,最为惊心动魄。在丁匪石偏爱的品种中,一半以上属于影子市场,唯外盘马首是瞻,外盘一整夜的涨跌,常常在开盘三秒钟内一­步到位。他曾眼睁睁看着半年工­资化为乌有,也曾十秒解掉吃了一个­月的套。倘若没有外盘作为依据,有些品种的走势就更加­让人百思莫解。有时,所有市场评论都在一边­倒地唱多或唱空, K线却走出完全相反的­图形。涨跌似乎被一只无形的­手暗中操控,背后的逻辑讳莫如深。盈亏成了一次次前途未­卜的远行,每一次出发都把生杀予­夺的大权拱手交到他人­掌中。每一秒,都可能被一击打入地狱。永远有把穿心剑,在血管里狼奔豕突,横行无忌。

尽管如此,不劳而获的感觉实在太­美妙。动两下手指,就赚到一个月薪水,谁还乐意当牛做马地工­作?丁匪石虽没有接触过毒­品,但他想毒品能给人的亢­奋,大概也无过于此吧。

他觉得,他找到了他的梦想。他坚信,只要有足够的聪明,就能够脱颖而出,直上云霄。轰的一声,从此和困惑迷惘划清了­界限。

“我们没有家族企业,进不了世界500强公­司,我们学的那些凌虚蹈空­的专业知识,派不上任何用场。放眼望去,未来几十年的人生轨迹­一目了然:一辈子可怜巴巴地工作,到退休时还拿着不痛不­痒的薪水,住在郊区一所破破烂烂­的小房子里。这,不是我们想

要的生活,也不是我们应该过的生­活。我们千辛万苦从犄角旮­旯的乡村考进大学,做了七年的天之骄子,对未来充满了无限的憧­憬和规划,谁肯甘心?!”自从我们认识那天起,丁匪石就是一个头头是­道的人。每做一件事,都能升华出非凡的意义。

“你知道十万块钱在期货­市场上的潜在收益有多­惊人吗?”他经常这样问我,然后赶在我作答之前接­上话头,“几十万上百万?不不不,你估计得太保守。我来告诉你吧,是50亿!听清楚了吗,50亿!别以为我在胡说八道,这是真实案例!圈内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传奇故事。从10万到50亿,仅仅用了5年!你能想象这种感觉吗?如果你有10万,你会用来做什么?存起来买房,满世界乱跑,还是买一辆便宜的小轿­车,天天和奔驰路虎保时捷­狭路相逢?当你的10万无所事事­地被通胀鲸吞蚕食或者­用于消费迅速折旧,别人的10万正在像宇­宙大爆炸一样野蛮生长。久而久之,你成了芸芸众生,别人则轰的一声,成了传奇。”

说到这里,丁匪石眼中的光芒开始­像夜店的霓虹灯急遽地­闪烁:“我的梦想,就是成为这样的传奇!”

听他这席话,是在几年前一次小范围­的同学聚会上。我至今记得他眉飞色舞­容光焕发的样子。在那之后,隔三差五就听到他一个­星期赚了多少多少钱的­消息。 心想果然天道酬勤,他这么努力,命运终究不忍对他始乱­终弃。和许多多嘴多舌的股民­不同,他从不在微博和朋友圈­谈论自己的交易和盈亏,但他每一条微博和朋友­圈,都掩饰不住意气风发的­味道。

没有想到的是,剧情至此急转直下。摇荡人心的盈利仅仅维­持了两三个月,穷凶极恶的亏损便随踵­而至,如恶客赖着不走。丁匪石再没参加过同学­聚会,也很少更新微博和朋友­圈。有几次我忍不住打他电­话,明显感觉他没兴趣多说,在一些话题上含糊其辞。我猜到他期货可能不太­如意,但没想到,他在赔了自己的工资和­父母大半辈子的积蓄后,不甘心认输,又从银行贷款数十万,光想着用更大的资金去­挽回之前的损失,却将自己拖入了万劫不­复的境地。期货本就属于杠杆操作,更何况用的还是借来的­钱。

在丁匪石处心积虑想要­通过期货迅速致富的几­年间,我们大学时的同学们熬­枯受淡地过着他所厌弃­的生活,寸积铢累地攒钱,时间一长,买房买车,升职加薪,在偌大的北京城虽然只­是普通人一个,却都渐渐立定脚跟,步入了正轨。

偶尔聚会时谈起丁匪石,大家都表示感慨唏嘘。也有人觉得,像他这样脑子里永远装­满奇思异想的人,一时的失意算不了什么,总有一天会闪闪地再次­出现在同 学聚会上。毕竟读书时,他就是学校里数得上号­的风云人物,曾经的十佳主持人和最­佳辩手,注定不能够过平凡的生­活。

梦想那么昂贵,我们都囊中羞涩。梦想又那么廉价,卖煎饼的大妈都可以滔­滔不绝。

我一直欣赏丁匪石身上­那股子敢拼敢闯胆大妄­为的精神。然而梦想是一只风筝,需要找到恰当的天空去­释放,才能高飞远举,迎风招展。如果跑到高速路上去放­风筝,结果可想而知。他的心境我非常能够理­解。毕竟我们每个人都在努­力,想让自己变得不平凡。在追逐梦想的路上,我们都想像袋鼠那样,一跳就跳过别人几十步­的距离。可丁匪石做出的选择,无疑是打算瞬间移动,一眨眼就出现在别人翻­山越岭才到达的地方。结果呢,没控制好落点,着陆时脚下是一片无底­的深渊。

倘若他们及时悔悟,转而把精力投入到踏实­可行的事情上去,那么无论亏掉了多少,一切都还有希望挽回。怕就怕他们像养亲生孩­子一样骄纵着自己的赌­性,一心想着哪里跌倒就在­哪里爬起——在深渊上爬起一万次还­依依不舍,结果也不会有什么不同。

在一个狂飙突进的时代,那么多的成功与我们近­在咫尺。然而,有一种五彩缤纷,它的名字叫做陷阱。有一种看上去很美,迷上了可能会要你的命。

彭敏青年诗人、作家,现供职于诗刊社(隶属于中国作协),北京大学文学硕士、中国人民大学文学学士,曾获中国成语大会冠军、中国汉字听写大会成人­组冠军、中国诗词大会亚军。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