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业前被“暴击”的那些事儿

文/广西民族大学刘如萍

China Campus - - CURRENT AFFAIRS -

2018上半年是我大学三年来最难熬的日子。这大半年我参与了很多事情,也经历了多重打击,这些打击对当时的我来说被称为“暴击”一点也不为过。

先是用心准备参加的计算机技能考试没能拿到合格证书,接着千辛万苦、不惜熬夜通宵了几个晚上准备的万字论文作品没有被评选上,然后是拼命准备的二十多份广告作品一份也没有入围专业比赛,之后因为忙于比赛导致有好几次差点交不上作业被老师批评。在期末考试的时候,还因为迟交卷被要求写检讨,那张迟交的卷子我还是没能写完最后的收尾。这一连串的挫折,让我处在崩溃的边缘。

那段时间,我几乎每天只能睡五个小时甚至更少——二十多份作品要赶在比赛截止日期之前完成,当时我只剩下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准备,指导老师都在催作品;我还要兼顾大大小小的课程作业,同时我又是新上任的网站站长,还要管理网站,处理一些大大小小的事情……那是熬夜通宵最厉害的一段时间。

我那时候经常哭,很累也很焦虑,但是我没有向任何人显露这些负面情绪,大多时候我习惯于自己消化情绪。我开始变得沉默,不想和任何人说话,也不想见任何人。有时候实在太辛苦,忍不住了,洗澡的时候一边洗一边偷偷掉眼泪,借助水声掩盖哭声,也不敢哭太大声,害怕被舍友听到,好几次都觉得要熬不下去了。

记得当时我还参与了一份跨校合作的营销策划作品,由两位来自不同学校的专业老师指导。这份策划的选题难度很大——因为策划的对象是一首蒙语歌曲,加之是与蒙古族传统文化有关,要做好调研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为了理解歌词大意以及这首歌背后的文化内涵,我们查阅了很多资料,还到处寻找会蒙语的同学来帮忙翻译。为了更确切地体会歌曲内涵,我还鼓起勇气去联系了这首歌的演唱组合,给他们发了很多邮件,在音乐软件社区上和他们私聊,问很多问题。他们很忙,加上一开始也对我有些提防,所以不是很愿意回复我,但是我依旧真诚地不断和他们沟通,渐渐地,他们开始愿意和我聊天,回答我的问题,最后我们如愿获得了第一手资料,把策划主题和创意方向敲定了下来。

当我们满怀期待地把策划初稿给其中一位指导老师审阅的时候,迎来的却是劈头盖脸的批评:“你们有没有看清楚题目要求!”“你这份作品肯定获不了奖,只会浪费名额!”“你们要是只是玩一玩,那就别来找我”……非 常伤心,加之当时身边不少朋友也不看好我们的选题,这一桶桶的冷水泼下来,队员们也开始怀疑我们当初的分析和判断,开始互相埋怨当初的选择。

作为队长,我当时承受的压力和难过比其他人都要大得多,我所做的决断将决定这份作品何去何从。那天我一宿没睡,从头到尾想了很久,最后一咬牙,做了决定——坚持我们最初的想法。我召集队员开了一次很长的会议,认真剖析问题,不断地鼓舞士气,增加队员们的信心。最后,我们四个人达成一致——坚持完善这份策划,坚持把细节做好,即使不获奖也不后悔,因为这是属于我们的独一无二的创意。我们没有再去找那位否定我们的指导老师,而是在另一位愿意支持我们的指导老师的帮助下,不断完善创意和设计,最后按时上交了作品。

专业比赛结果揭晓了——我的个人作品全部石沉大海,没有一份入围,团队合作拍摄的几个寄予厚望能拿奖的作品也没有获奖,而身边的同学只准备了一份作品就获了奖,这个打击真不小。没有来得及难过,我就要马不停蹄地准备期末考试和网站期末收尾工作。

终于熬到了暑假,我回了一趟家,把我爸妈吓了一跳。我瘦了整整十斤,大大的黑眼圈看起来很吓人,眼睛里装满了忧郁。这时候,我心里压抑了很久的难过和挫败感才开始发酵,我终于可以倾诉了……我和爸妈说了这段日子的经历,说了我的难过、我的失落,他们吓坏了,和我讲了很多道理,慢慢开导了我,我的心理状态才逐渐调整过来。

后来,期末考试的课程成绩公布了,我考了专业第一。与此同时,那份跨校合作的策划作品意外获奖,知道这两个消息的一瞬间,我哭得稀里哗啦,说不清楚是什么样的一种情绪,五味杂陈,感慨万分。原来并不是二十多份作品的努力都没有结果的,原来当初我们的判断和坚持是对的,原来背负了所有的质疑和压力也能创造一番天地,只要你足够坚强和勇敢。

这时候,我才突然发现,我这几个月经历的挫折比之前加起来的都多,也突然发现,自己真是强大到可怕,居然能同时承担那么多事情。我以为我扛不住,但是,我扛住了。

我很喜欢的一部电影《阿甘正传》里面,开头就有那么一句话:“Life is like a box of chocolates, you never know what you're gonna get.(生活就像一盒巧克力,你永远不知道你下一个拿到的会是什么口味的)。”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