拥高技,组天团战队

——记第四届中国“互联网+”大学生创新创业大赛

China Campus - - CURRENT AFFAIRS - 文/本刊记者 张蕾磊尹颖尧 图/庄华

中国“互联网+”大学生创新创业大赛被师生们称为国赛,今年已经是第四届。3月启动,历经校赛、省赛比拼,10月13~15日在厦门大学总决赛。主赛道有150个“天团”,他们出自265万同学组成的63万支战队。总决赛竞争激烈,分为三场晋级赛,首先是金奖争夺赛,150个团队竞争58个金奖;然后是五强争夺赛,58个金奖竞争五强;最后是冠军争夺赛,五强团队竞争冠、亚、季军。

路演360度

你就是海滩下的那乌克丽丽寻找着逆光让暧昧变成剪影浪漫不一定要在那夏威夷沙滩上有你的脚印是一辈子美景台上尤克里里,台下欢声笑语,掌声一片。男生歌声刚落,倒计时的声音响起,主持人走上台,笑说:“还有30秒,可以把歌唱完的。”

这不是演唱会,而是创业大赛路演。这是58个金奖项目进五强的比赛现场,广西师范大学的帅圳兴连唱带说,观众一下就记住了他的“趣弹轻音乐”,“已经成功让100万人学会了这门乐器”的“尤克里里轻乐器在线教育服务平台”。路演要求5分钟内讲清楚项目到底是干嘛的,评委们觉得他的商业模式、线上线下业务开展方式、团队、营收、融资等都介绍得很清晰。

在等待100位评审现场打分的90秒时间里,帅圳兴笑着跟主持人说:“我发现背景音乐也是尤克里里弹奏的。”主持人邀请他再唱一首歌,于是他唱起了《情非得已》,很快台上台下大合唱起来。帅圳兴最后获得806分, 50个投资意向。

路演对创业者是家常便饭,种子轮、天使轮、A轮、B轮……产品发布会、产品展示……如果幸运,最激动的也许是上市前的路演吧。路演不是随便说说,参加决赛的同学表示背稿子七八十遍不算什么,“真的要吐了。” 背稿子还只是路演的基本款,只有当稿子背得成为下意识,才谈得上考虑舞台上的站姿、移步、与观众的眼神交流、队友间的默契……最后, “智斗”评委,把他们“刁钻”的问题一一化解。

路演者需要让评委“怦然心动”,打动评委的也许是技术、模式的创新,也许是个人魅力。

帅圳兴可以说是五强争夺赛现场互动最好,气氛最活跃的。还有不少团队也不错,可圈可点,比如当清华大学的“悉之教育”团队说是“做人工智能中最懂在线教育的,做在线教育中最懂人工智能的”,观众们会心而笑,表示秒懂。

但是帅同学没有进入五强,不是他不强,而是晋级的五个项目太强。他们不仅台风好,更重要的是技术超强,都是奔着世界第一。

科创的王者荣耀

冠军争夺赛的路演, 14日晚在上弦场举行。上弦场是厦门大学主体育场,形似上弦月,直通大海。当晚弦月升起,在曾是水师练兵场的此地,已获得金奖的五强创业天团追逐锦标。

近万人观看, 140位评审现场打分。第一个上场的北京理工大学的“中云智车”项目,首席科学家倪俊气定神闲,他把项目的定位、技术、产品、市场、前景、团队,独特价值、亮点功能和差异优势,以及自己的故事,娓娓道来。

“我们总讲弯道超车,实际上,无人车给了我们国家的汽车工业实现弯道超车的最好机会。它的理论、技术和产业链格局和传统汽车完全不一样,这是一个完全新的历史机遇,那么在未来,让这一切都是我们中国人所定义的。我想,这是我的梦想,也是我们这个团队的梦想,更是我们这一代中国汽车人的梦想。”在倒计时的最后几秒内,倪俊利落地结束路演。

倪俊与评审的过招也滴水不漏,比如他向评审解释团队的造车优势时说,他们同谷歌这样以算法优势为长的公司相比,不是孰高孰低的关系,是产业分工的不同,未来是合作共赢。

现场得分显示1130分,场下一片热烈的掌声,一直到最后这都是最高分。

倪俊是冠军,无疑是大赛的代表,体现了本届大赛非常明显的一个特点是:科技含量高。进入冠军争夺赛的五强团队,涉及人工智能、增强现实、智能制造等前沿技术。而且,他们的技术水准都走在世界前列。

总冠军北京理工大学“中云智车”做出了全球首个车规级(指达到汽车级的标准和可靠性)无人车底盘。在特定封闭园区场区的无人车研发中,目前车的底盘大多采用机器人或由低速电动车改装,续航、通过、负重能力差,轨迹跟踪、控制精度低,通讯协议杂乱……一言以蔽之,不满足车规级要求,另外改装成本高,无法大规模量产。

中云智车团队自主研发了车规级无人车底盘,以此为基础,开发出无人运货车,搭载自主研发的环境感知与决策规划系统,在封闭园区场区内可以完成物流货物运输,已经在固安工业园区试运营。

其他厂商同样可以使用他们的通用底盘,定制符合自己要求的无人车整车。中云的目标是成为未来无人车主机厂,在无人车的研发、生产中提出中国方案。

“我们是全世界唯一一家能量产红色发光陶瓷片的厂家。”厦门大学罗化公司CEO罗雪方骄傲地说。诺贝尔物理学奖获得者中村修二5年前预测,10年时间,激光照明将会替代LED照明。罗化的联合创始人李淑星首次制备了高色纯度红色荧光陶瓷,现在公司已经实现了红、黄、绿全光谱激光荧光陶瓷转换器的量产,除了激光照明,激光显示也可被激活。罗化与厂商合作,推出了世界首款8K液晶电视。罗化的目标是“引领激光照明与显示的中国亮度”。

北京邮电大学“聚力维度”团队认为自己是“人工智能和影视结合赛道上的开创者和世界第一”。聚力维度拥有全球唯一的“人工智能2D自动转3D”技术,“我们的3D效果达到了院线级。一部90分钟的电影3D转制工作,原本需要100人团队花3个月时间做,我们只需要一个人一周时间。如果是电视级的,可以做到实时直播。”聚力维度现在每个月生产的3D院线电影有几十部,达到全球90%的份额。此外,聚力维度还要打造人工智能动画软件制作的平台,平台上的创作者可以像更新小说一样更新一集动画,使得原创动画制作不再门槛太高、工作量巨大。资本市场正急切地寻找正确打开蓬勃发展的二次元 经济的各种方式,聚力维度显然提供了一扇金色大门。

戴上北京理工大学枭龙科技的AR(增强现实)智能眼镜,警察能认出坏人,士兵能知晓战情,工人能查处故障。枭龙科技拥有国内首创的二维光栅波导技术,清晰、便携、舒适的三大特点,使得他们的AR眼镜可以做得更轻薄。枭龙科技表示未来将推进国际标准的形成,“我们希望做这个领域的先河。”

“这是我们的最新研究成果,在实现超高韧性的同时,我们实现了超高强度,这两个指标同时实现,达到了现有文献报告的最高水平。” 浙江大学的邦巍科技在老师带领下,取得了颠覆性的技术突破,研发了超高韧性混凝土材料,通过纳米改性和短纤维增强技术,实现了稳定的裂缝无害化分散能力,破解诞生200年的混凝土脆性易裂的难题。这一成果是国内首创,国际领先,目前公司研发了国际上首条全自动化生产线,与多家大型企业达成合作。

我们统计,金奖的58个项目中,有2/ 3项目是科技创业,几乎囊括了“中国制造

2025”涉及的现代农业、制造业、信息技术服务几大关键领域。按照大赛分类,创业项目包括现代农业、制造业、信息技术服务、文化创意服务、社会服务、公益创业六大类。我们统计后发现,有近半数金奖项目属于制造业类别,包括智能硬件、先进制造、工业自动化、生物医药、节能环保、新材料、军工等。在项目介绍、路演陈述中,很多项目在细分领域是冠军型的。很多项目里出现全球首创、国内首创/首家、国内唯一等关键词。

在新材料方面,西南石油大学的科宜高分子,全球首次成功地将苯并噁嗪实现产业化,产品全面应用于电子覆铜板、电工绝缘板、模具磨料、高端复合材料等行业;江南大学的麦克罗团队,自主研发抗菌高性能母粒,是全球首家将医药科学领域的“响应性技术”创新引入材料科学领域的公司,解决生活中、食物中微生物带来的危害,赋予产品自灭菌功能;华南理工大学迈新∙二维膜团队,着眼于氢气膜分离技术领域,成功开发出一款全球首创的实现氢气高效分离的膜产品,能为各类制氢企业带来巨大效益。

先进制造方面,华东交通大学的佳时特项目,自主研发高速高精度数控机床实现多功能复合,精度突破0.002mm,加工精度已进入世界高端机床第一梯队;哈尔滨工程大学的声立达团队,依托国际首创的水下全双工通信技术,解决了过去水声

通信中收发不能同时工作的问题,是水下声通信领域的重大技术进步;浙江大学的普罗米修斯项目,专注于生物3D打印设备及仿生活细胞组织打印技术研发,技术已经达到全球领先水平,尤其是耗材方面的性能与性价比,目前国内外无其他公司能够实现。借助优质的耗材,在保证体内降解效率的情况下,将细胞成活率提升至超过99%的水平,并观察到国际首例材料内细胞爬行活动。

生物医药及高性能医疗器械是重点发展领域之一,有的项目让人眼前一亮。厦门大学的核芯生物项目,推出的全自动化核酸提取检测仪,并跑世界先进水平;厦门大学的诺康得项目,与美国密歇根州立大学合作,已经掌握了用于治疗CD22型白血病的CECT-NK疗法的小分子的制备和应用专利权。该手段相关专利尚且没有,该领域尚无竞争对手。

孕育天团的热土

项目科技水平高背后的一个重要原因,是来自高校科技成果的转移转化,不少项目都是依托于学校的国家重点实验室的科研成果,或者是来源于该校的优势学科、王牌专业。同时,本届大赛在赛制上有所调整,明确规定:高校教师科技成果转化的师生共创项目不能参加创意组。“创意组是指项目还没有成立公司。”担任过两届大赛评审的投资人蒋楠解释道,“如果学生不在发明人里,这种项目不能参加创意组。往年会有一些创意组项目,参加过大赛这事就过去了。这样的规则修改,就带来了价值的变化,价值就是如果你要做,那就真做真干,成立公司。”规则的引导,促使很多学校的项目要参赛,就得唤醒沉睡的科研成果,真正地转移成创新创业项目。浙江大学的邦巍科技就是典型的师生共创,项目发明人是浙大徐世烺教授,是公司的大股东, CEO孙超杰博士占股15%。孙超杰介绍,浙大有政策规定发明人是浙大师生,专利技术可以无偿使用3年,之后可以优先转让或者其他方式让发明人使用。

高校除了推荐大学生创业团队参加比赛,更重要的是根据自己学校的学科优势, 指导大学生创业。每一届的“互联网+ ”总决赛现场,还能看到不少没有参赛项目并持观摩证的老师,大多是创新创业学院的老师或者在学校开设创新创业课程,他们全程观看路演,认真记录每个参赛项目的得分,仔细对比各个参赛项目及其所在高校的学科优势。赛后,他们向获得好成绩的高校创业指导老师取经。蒋楠说:“高校要在像‘互联网+ ’这样规格的创新创业大赛中取得好成绩,不是创新创业指导中心一个部门就能完成的,至少涉及高校的十个以上的部门。”所以,“互联网+ ”大赛更考验一所高校的创新创业整体水平。

据统计,上届大赛的37万个报名项目中, 22%来自师生共创的科转项目。三届大赛,共带动超过10万项高校科技成果开始向应用、向产业转化。

蒋楠认为,大赛的调整和引导,对于推动我国存量的高校科技成果转移转化,以及对于新增的高校科技成果在一开始就逐步建立起一整套“创意—研发—工程化—产业化”的市场和产业意识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大赛的创新创业项目,未来会成为科转的一条重要路径。

都说科技会点亮未来,那么这些优秀的创新创业团队,则是成为点亮未来的一盏盏明灯。

最好的天使

记者采访的所有评审、投资者们都不约而同地表达了相同的赞叹,他们欣喜又兴奋地看到了高校科研成果的出色成绩,而且有这么多优秀项目找到了商业应用的场景, 正在或者已经落地。

从第一届开始就担任大赛评审的投资人马德富告诉记者:“大赛在我们投资人角度看来,是中国目前,也可能是世界范围,天使轮阶段项目最好的平台。”他以主赛道的五强争夺赛为例,58个项目轮番路演, 100名评审整整坐了6个小时,都保持着专注和兴奋的好状态,很主要的原因是项目质量非常高。事实上,大赛引来越来越多投资人的兴趣。马德富坦言,为了参加总决赛的现场活动,一些投资人推掉了非常重要的事情。“有投资人开玩笑地说,他快推掉了巴菲特的午餐,一直等待大赛做评审的通知。”马德富说,两天时间里,看到国内一批最优秀的早期项目,投资人们很满意。

场上项目路演你方唱罢我即登场,场下的优秀项目对接交流会上,投资人和项目团队有着密切的接触。据不完全统计,对接交流会现场有50余个项目与投资机构达成投资意向。

投资人们并不是只出现在总决赛现场,大赛3月启动后,有不少像蒋楠这样的投资人们参与到大赛的校园宣讲、解读和指导中。今年,蒋楠虽然是以嘉宾身份受邀参加大赛的闭幕式和颁奖晚会,但是之前的几个月里他跑了大半个中国,北到漠河,南到昆明,在十几所高校为师生们做参赛指导。闭幕式前,蒋楠受邀参加某校的团队庆功聚餐,参加总决赛的同学们告诉他,虽然没有获得金奖,但是他们成功拿到了下一阶段的投资。“对于很多在路上的项目来说,找到了更合适的资金、更合适的资源,是比获得金奖更重要的,这也是大赛的意义。”蒋楠开心地说。

高校要在像“互联网+”这样规格的创新创业大赛中取得好成绩,至少涉及高校的十个以上的部门。所以,“互联网+”大赛更考验一所高校的创新创业整体水平。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