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友情享一生

China Campus - - CURRENT AFFAIRS - 责任编辑:朴添勤

电影、排球,同学们的共同记忆

小菁:听说40年前上大学是很不容易的事情,能上重点大学就更不容易了,那时候的学习负担重吗,您如何平衡学习和生活?

爱民:相对还是重的。我毕业分配到河北大学,对比现在的学生,我上学时学习负担重多了。当时一周就休息一天,基本上是全身心投入学习,最多周日白天逛逛街,洗洗衣服,晚上就必须要上自习。但每周六晚学校有露天电影,跟好朋友一起看了好多以前禁止的佳片,比较难忘,像《柳堡的故事》《冰海沉船》,这些也成了同学们共同的美好记忆。

小菁:我刚刚经历了“百团大战”,您上大学时学校有社团活动吗?丰富吗?

爱民:基本上没有社团,但有以班级为单位的系级运动会、拔河比赛等。记忆最深刻的是打排球。中国女排第一次夺取世界冠军后,排球特别热,我们班有一个同学是排球迷,打得也好,他带着我们班级组建了排球队。

在下午下课后,班级之间会在宿舍楼下的小广场打排球比赛,比赛很热闹,因为正好是晚饭前的空闲时间,好多同学都会来加油。这时最能感受到班集体的凝聚力,到现在聚会的时候聊的最多的还是一起打排球的事。我们班排球队在当时横扫天大、南开!

小菁:还会有什么班级活动能增进大家的了解呢?

爱民:很少,最主要的是新年联欢晚会,后期班级组织过旅游,但都是自愿,因要有费用,一些家庭困难的学生都不参加。

小菁:您大学时都喜欢读一些什么类型的书呢?我们现在读书非常杂,电子版的、纸质的、网络小说等等,我常常选择困难。

爱民:我们自己买书是很奢侈的事,主要是从图书馆借,读了一些中外文学名著,像《红楼梦》《安娜∙卡列尼娜》等。大学之前,都不知道这类书,更不会买。

学会集体生活,学会包容

小菁:现在我们除了在食堂吃饭,也常常叫外卖或者去尝试各种餐馆,我

很好奇, 40年前大学的饭菜是什么样?爱民:那时的食堂很简陋,饭菜的质量之差现在的学生是无法想象的!而且,中午吃饭就像现在有些商场搞大甩卖,一开门就必须像冲锋一样,要抢饭吃。因为那时只能在食堂就餐,没饭了,连方便面都没有。当然,也可以在小卖部买点点心。但是绝大多数同学是买不起的,所以,吃饭必须在食堂。

小菁:您大学时每月的生活费大致

是多少元?主要花费在哪些方面?

爱民: 20元多点吧,最主要是伙食费,大概18元左右,剩下一点点用来买衣服、鞋、笔记本、课外书。当时,上课用的书是免费的。

小菁:您上大学时,同学间关系怎

么样?

爱民:那时候不存在什么竞争和利益冲突,因为都是国家统一安排的。我们班级因为有2个岁数比较大的同学,把班风带得比较好,大家的关系都很好,都以在这个集体为荣,相互包容,同学间的友情是人生的一笔宝贵财富,终生难忘。

小菁:关系好到什么程度?

爱民:班上农村来的男同学很能吃,国家一个月发36斤的粮票不够吃,女生都会主动把自己的拿出来给他们。

小菁:那时候有没有奖学金的评选?会不会产生竞争?

爱民:我们只有助学金,是按照家庭贫困程度发放的,农村来的都是一等,最高的,大家也不会去质疑什么。

小菁:现在学生都比较独立,您对于更好地交友、融入集体有什么建议?

爱民:我觉得想融入集体,个性要有,但个性不能太强,不能太自我!也就是说要随和一些,听从大多数人的意见,相互都要有包容心。交友的目的是为了身心愉快,而不是为了找人照顾自己,让着自己。

小菁:给2018级的新生们一些建议,是什么?

爱民:现在跟我们那时候比,在太多方面都发生了质的改变。但有些事是永恒的,学习还是第一位的,不但要学精知识,更要多开阔视野,什么知识学了都有用。还要学做人,在集体生活中学会相互包容和礼让。大学友情真的享受一生。

爱民 天津大学1979级本科生,化学工程系

小菁 天津大学2018级本科新生,管理与经济学部,保密管理专业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