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台滑雪:一场华丽的表演

在2018年1月21日举行的女子跳台滑雪比赛中,浓眉大眼颇有中性气质的东北姑娘常馨月名列第16,以总排名第35名的成绩获得参加平昌冬奥会的最后一张入场券,成为中国跳台滑雪历史上第一次闯入冬奥会的女子运动员。由此,常馨月被大家誉为“中国首位冬奥跳台滑雪女将”。

China Campus - - CURRENT AFFAIRS - 文/李嘉宁

现状

对于中国队而言,跳台滑雪这一项目尚属崭新。在2006年都灵冬奥会之前,中国选手从未有过参加冬奥会跳台滑雪的经历。都灵冬奥会上,中国选手李洋在标准台个人决赛中上场,仅获得第44名。2014年索契冬奥会上,中国队男、女跳台滑雪选手都没能获得参赛资格。对于这项古老而年轻的运动,中国运动员们亟待征服,他们无比渴望在家门口的冬奥会上一展雄姿。但制约我国跳台滑雪发展的主要原因是场地设施有限,前国内除了亚布力,只有吉林省北大壶雪场建有跳台滑雪场地。

2018年5月,我国正式成立了中国女子跳台滑雪集训队,常馨月和她的队友们已经开始系统备战, 以饱满的状态迎接2022北京冬奥会。教练王建勋表示,对于2022,女子跳台滑雪队的目标是满额参加,并争取实现奖牌的突破。

跳台滑雪个人项目分为70米级和90米级两个类型,常馨月是90米级别的选手。“90米的跳台,高度还是挺吓人的,跳台中央有个滑道,也叫雪槽,起跳时把雪板放在里面。冬天的时候雪槽是冰状的,里面有波纹,这样才能有空气流动。”起跳出发点位于阶梯形跳台之上,阶梯两侧有横板连接,“我们的专用雪板有2米3到2米7的长度,穿好检查无误之后,就来到跳台中央,做好起跳姿势,把雪板放进雪槽内,等着起跳就行了。”

“一般时速都在85公里/小时。在这过程中,哪怕运动员的手指头动一下,都可能影响到最终的整个 动作。”在观众们眼里,跳台滑雪运动员起跳后以标准的姿势弓腿、弯腰、双手向后,呈燕式俯冲,在离开台端的瞬间双腿绷直,雪板上翘呈倒八字形,飞行一段时间后平稳落地,堪称是一场运动项目中的视觉盛宴。

跳台滑雪有5名裁判员,他们根据比赛选手两次(飞行)的姿态评分,姿态得分与距离得分相加,距离分以飞行的长度来计算。“如果是顺风的话,就要看运动选手起跳怎么样,起跳好的话顺风也可以飞很远。因为顺风条件下人其实是往下落的,而在逆风情况下人才会往上飘,飞出去的高度姿势都是得分点。一般情况,如果飞出去的时候自我感觉很飘,在90米高度下飞得越远得分越高。”

跳台滑雪这项运动长期被认为

是男性专属运动,女子跳台滑雪于2014年索契冬奥会时首次登上奥运赛场,遗憾的是那年的中国女子跳台滑雪队并未获得参赛资格。平昌冬奥会,常馨月拿到了最后一张珍贵的入场券,并在比赛中获得个人标准台第20名的成绩,实现了中国女子跳台滑雪在冬奥会上的突破。

新秀

事实上,在跳台滑雪这一项目上,常馨月也算是半路出家:“最开始时候,我练的是短道速滑,这项目在咱们国家挺火的,练习的人也非常多。2010年,我知道了跳台滑雪这个项目后,通过与老师协商,就决定改练这个。” 2013年,常馨月正式加入国家女子跳台滑雪队,从此开始了她的雪上人生。

“刚开始的时候,我的身体素质还属于短道速滑运动员的类型,大肌肉大力量,不太适合滑雪。滑雪运动员要求体态轻盈,注重技巧和动作细节。”常馨月需要在短时间内强行把体重控制下去。“那时候将近有20天吧,几乎没吃什么东西。看到朋友圈有人发美食的照片,什么火锅啊、撸串啊,那绝对给他拉黑。”从前的常馨月,一顿饭最多可以吃1斤4两米饭,而自从练习了跳台滑雪项目,为了保持身体的轻盈,她几乎已经不吃米饭了。

“每天呢,就是在室内一遍遍练习跳台模拟动作,训练核心肌群,我期待2022年能和我们团队的所有人,一起站在冬奥会的赛场上。”

雪上项目在国内的关注度并不高,练习这项运动无疑比寻常运动员更加枯燥。“跳台滑雪这个项目,很多人都不太了解,它的场地要利用自然山形,搭建好跳台。我们不能借助任何外力,要穿着特制的滑雪板,沿着跳台的倾斜助滑道下滑。在台端把握好自身的速度和弹跳力,整个身子都跃入空中。大概飞行4~5秒之后,落在山坡上。”

这项训练枯燥的运动,对于观众而言却是具有极大观赏性的。当一个又一个雪上飞人以灵动的身姿冲出跳台,在空中回旋并完美下落的时候,观众都会引发阵阵赞叹。伴随着优美动作的,必然是惊险与刺激的体验,跳雪运动员们就在一次次挑战自己与挑战极限的过程中,带给观众一次又一次震撼。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