掀起石城的盖头来

这是一座西部边疆的美丽小城,被誉为“戈壁明珠”。诗人艾青曾赞美道:“我到过很多地方,数这个城市最年轻,她是这样漂亮,令人一见倾心,不是瀚海蜃楼,不是蓬莱仙境,她的一草一木,都是血汗凝成。”

China Campus - - CURRENT AFFAIRS - 文/王晓娟(石河子大学文学艺术学院副院长)

有意思的是,这座城市却几乎无法和国内的任何一座知名城市相提并论,随便一个二三线城市的自然环境、历史积淀、人口数量和经济总量都远远超过了她,更不要说北京、上海和广州这些国际名城了——因为她太年轻,只有六十余年的建设历史;她太狭小,搭乘出租往东西南北跑一圈,也花不了五十元;她太稀薄,市区人口还不到三十万;她太单薄,年生产总值超不过四百亿;她太单调,以至于节假日出行都找不到可去之处……但她依然生命力旺盛,就像沙漠中的沙枣树,克服了干旱、风沙、盐碱和贫瘠,照样活得光彩照人,摇曳多姿——她就是石河子市。

一座英雄城

这片土地,几千年来,曾先后被乌孙、柔然、高车、突厥、大唐、喀拉汗朝、察合台汗国、兀儿汗国和准 噶尔等统治过,但却没有留下几丝历史的痕迹,仿佛这些古国根本没有存在过。永恒不变的,只是春天一碧如洗的天空、夏夜满天的繁星、秋季遍城的落叶和冬日凛冽的北风。

但是,奇迹还是出现了。上世纪四十年代末,随着“解放新疆”的号令,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第六军等17余万将士,毅然开拔新疆,他们的司令员王震和平解放新疆之后,军队集体就地转业,组建“中国人民解放军新疆军区生产建设兵团”,在荒凉的戈壁滩安营扎寨。1950~ 1953年,中国人民解放军新疆军区二十二兵团司令部、政治部机关及其直属队、二十六师、骑兵第七师等,先后进入荒芜的石河子一带垦殖,硬是用双手和铁锹,凭着钢铁般的意志,一砖一瓦地建造起这座城市。

这无疑是古今屯垦史上的壮举。从此,我国地理坐标东经85度、北纬44度线上便多了一颗耀眼 的明珠。

位于北三路的军垦博物馆,是国家5A级旅游景区,是全国爱国主义教育示范基地。漫步其中,看到兵团一代留下来的老棉袄,破旧的行军壶,锈迹斑斑的坎土曼,镰刀,沾满尘土的架子车,简陋的地窝子,心里久久不能平静。为了开垦大西北,兵团一代付出了青春,甚至生命,怎能不令人敬佩!

博物馆前,矗立着王震将军的巨大雕像。环绕四周的,还有“军垦第一楼”、“军垦第一井”、“军垦第一剑”、“周恩来总理纪念碑”、“艾青诗歌馆”等景点。北三路的军垦景区,无疑既是石城的历史浓缩处,又是灵魂栖息地。

这座城市的英雄气,还体现在“水”字上。说起来大家也不相信,四四方方的军垦名城居然是一座水城。城市位于古尔班通古特沙漠边缘,原本干旱缺水,“城中有河”一直是三代兵团人的梦想。

终于,石城人将一条用于农业灌溉的引水渠改造为一条穿城而过的景观河,它像一条静卧的长龙般逶迤城中,清澈的天山雪水从城南缓缓流向城北。夏季开闸放水时,满城的渠水都汩汩流动起来。恍惚间,你会误以为置身绿水环绕的江南小城,生活的秀美和灵动也呼之欲出。

一座移民城

进疆部队之后,1956年,作为第一批支边青年,五万河南人挺进新疆,其中近两万来到了石河子。后来,陆续有各地的支边青年远赴石城。

从此,天山北麓便唱起了豫剧《花木兰》;从此,准噶尔盆地南部便有了上海人的雪花膏;从此,玛纳斯河畔便出现了北京人的烤鸭;从此,南山脚下便飘起兰州人的拉面香味……

这些内地移民,筚路蓝缕,同心协力,使石河子熠熠生辉。

早上九点,如果有闲暇的话,你一定要去24街区的早市逛一逛,生猛海鲜、鸡鸭鱼肉、瓜果蔬菜、服饰鞋帽、字画古董、宝石翡翠,应有尽有。操着地道河南腔卖蔬菜的大妈,用硬邦邦的兰州话吆喝生意的肉铺大叔,用北京官话叫卖衣服的大姐,用吴侬软语销售火龙果的姑娘,个个身上洋溢着生机,让人触摸到生活的热度和厚度。

一座大学城

石河子大学便坐落在这座安静的小城。这是一所和共和国同龄的大学,诞生在1949年9月中国人民解放军解放新疆的进军途中,1996年4月由农业部部属的石河子农学院、石河子医学院、兵团师范专科学校和兵团经济专科学校合并组建,是国家“211工程”重点建设高校。校园面积高达182万平方米,绿化覆盖率41%。在戈壁荒滩,这个绿化率简直就是神一样的存在。

每年秋季,来自全国各地的上万名新生带着理想和热情蜂拥而入,给石河子带来生机和希望。

大学中区有美丽的图书馆。夏天的傍晚,我们常常三五成群去泮池和书香湖散步。习习的微风、飘荡的白云、绚丽的落霞、晚归的小鸟、错落的栏杆、婷婷的荷叶、嬉戏的金鱼、读书的女孩、安静的情侣,编织成一幅五彩斑斓的水彩画,荡漾着西域高校独有的静谧和祥和,让人流连忘返。

每到寒假,石河子便陷入冰天雪地之中,学生也像一只只候鸟,纷纷飞回温暖的家乡。学校周边的 餐馆纷纷歇业,车辆和行人都比往日少了很多。

此时的石河子,真的无比寂廖,只有春节夜空中偶尔燃起的几束烟花让生活有了些许流动感。

于是,我常常想,在某种程度上,是占城市面积近四分之一的石河子大学让石城有了发展的理由——没有了大学,这座城市又会怎样呢?

一座美食城

每天华灯初上,石城的街道便堵塞起来,也热闹起来,三五成群的一波波队伍迅速进入城市的各个餐馆。

初来乍到,我常常疑惑不已:为什么这个城市有这么多餐馆?为什么家家餐厅都人满为患?

其实,石城到底有多少餐馆,我并没有统计过,但仅23街区象牙城楼下,就有重庆洪福老火锅、御粥轩、好运丸子汤、苏氏牛肉面、肖英卤肉、楼兰烤包子、红楼奶茶、好旺角饺子、运河人家、鸡汤麻辣粉、四宫大盘鸡、张飞米粉等二十余家。

显然,全国的各大菜系都现身这里。

后来,慢慢发现,聚餐并不是大家事先约好,往往是下班时的一个眼神,或是一个小到不能再小的理由,如“你好像今天瘦了点”,都会迅速发酵成当晚饕餮的冠冕由头。

只一瞬间,大家便兴高采烈地结对去沙湾,去三号大院,去5566广场,去马家老院子……如果兴趣来了,更会星夜包车去玛纳斯,吃红柳烧烤,喝小老窖,拼夺命乌苏。

如果进入漫长的冬季,“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更成了石城夜宴的正当理由。这时,大家早都忘记了窗外北风凛冽,争相围炉夜饮,酣畅淋漓,大多要到凌晨两三点,才会扶醉而归。

这自然是戈壁文化的流淌,是孤独的戈壁人抱团取暖“集体无意识”的流露。

此外,石城地处西域边疆,生活闲适,自有大把的时间可供挥霍,而长达半年的寒冬也是不可缺少的催化剂。

当然,新疆的美食在这里也样样俱全,如143团的蟠桃、121团的炮台红甜瓜、6团的苹果、八师的葡萄、八毛凉皮、老洞天陈记烤全羊、艾德莱斯绸小羊羔、大嘴手

抓、红石榴羊肉串、热合曼馕饼、俭朴寨小公鸡、伊斯兰堡火锅、都尼亚麻辣鸡、石锅坊烤牛排铁板鱿鱼、八楼猪蹄、阿淮烧烤,数不胜数;而肯德基、百富烤霸、赢禾回转寿司、乔治·香颂糕点、哈立德、N多寿司、麦趣尔、蜜思香咖等品牌餐饮也应有尽有。

进疆一年来,我的体重居然急速飙升了六公斤!要知道,我三十年来体重上浮都没有超过两公斤!管住自己的舌头和体重,已然成了我目前生活的不可承受之重。

一座时尚城

石城号称“小上海”。顾名思义,生活自然时尚,前卫。万都广场、美好时代广场、友好购物中心、温州国际商城、世纪名品、国泰百货等,都是购物的好去处。

这里,既有国际名牌香奈儿、迪奥、阿玛尼、梵继希、古驰、博柏利,也有名不见经传的国产货,亦有便宜的地摊货,土豪、工薪阶层和穷学生各取所需,互不干扰。

偶然,会有女学生在奢侈品柜台前驻足观望,也有土豪在地摊边讨价还价,煞是有趣。

石城女人还酷爱涂指甲。几乎每一条街区,都有几家美睫美甲店。在这里逗留一下午,做一款心仪已久的指甲图案,纹一道浅浅的 眼线,贴一色时尚的睫毛,无疑是换一种心情的最好方法,自然是石城姑娘的首选。

这里瑜伽也很流行。慧瑜、澜束、妙曼、喜舍、涓涓、缘缘,都是知名的瑜伽馆。一天的工作之后,放松一下身体、心理、精神和情感,也是不错的选择。

这些爱好,处处释放着青年人的骄傲和矜持,长者也泰然处之——对年轻的城来说,历史悠久和老气横秋,似乎过于遥远。活在当下,又何妨?

一座美丽城

石城东距乌鲁木齐150公里,西距霍尔果斯口岸500公里,地势平坦,平均海拔高度450米,属于典型的温带大陆性气候,冬季长而严寒,夏季短而炎热。

夏天热起来,气温会高达40°,比四大火炉还炙热;冬季冷起来,气温低至-40°,可谓滴水成冰。

这里最不吝啬的就是阳光,年日照时数为2721~ 2818小时。这里的阳光如爱情般热烈,火辣,执着,正如一首歌所唱:“我的热情,就像一把火,燃烧了整个沙漠,太阳见了我,也会躲着我,它也会怕我这把爱情的火。”

而冬季的漫漫飞雪,也一如忧伤的爱情般哀怨,仿佛日本电影《情 书》中,神户女孩渡边博子娓娓讲述的伤情故事;又好似韩国影剧《冬季恋歌》中,斯文儒雅的“裴勇俊”和活泼明亮的“崔智友”在白茫茫的风雪中相遇的生死恋曲。说实话,喜欢腻韩剧,也缘于这个故事。

所以,石城无疑是最完美的情人——只有在她怀里,你才会充分体验到爱情的冰与火,才会让你升腾飞仙,终身留恋。

我常常想,如果非要找几个石城牵绊我脚步的理由,阳光和冰雪肯定是不二首选。

听,不知是谁,又唱起那首熟悉的西域歌谣,《掀起你的盖头来》:掀起了你的盖头来让我来看看你的眉你的那眉毛是细又长呀好象那树上的弯月亮掀起了你的盖头来让我来看看你的眼你的那眼睛是明又亮呀好象那秋波一般样掀起了你的盖头来让我来看看你的脸你的那脸儿红又圆呀好像那苹果到秋天石河子,我今天终于掀起了你的盖头——你的眉毛、你的眼睛、你的脸儿,都让我痴迷不已。

石河子,援疆人的新娘,我们爱你。

新疆戈壁滩

1 2 1.新疆兵团军垦博物馆2.博物馆内展

石河子大学校园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