怂包入会成长记

China Campus - - CURRENT AFFAIRS - 文/江苏师范大学 沈媛媛

“学校校媒要招新了!我挺想去院报部的,”室友掏出手机指着微信公众号的招新推送说,“但是我一个人去面试又觉得有些怕,你能和我一起去吗?”我看着她小女儿的姿态,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受不了女人朝我撒娇,我僵硬地接过手机瞟了一眼,慢慢道:“那……那就采编部吧。”

面试那天,两个大一的小怂包早早地到了校媒辅导老师的办公室,我们坐下后辅导老师先是简单介绍了几位学姐学长,又向我们介绍了一下通讯社的主要工作。“大概就是这些。那我们就开始面试吧,”老师指着我道, “就从你开始吧,介绍一下自己。”我猝不及防,磕绊地介绍完自己的姓名、专业和面试的部门后便松了口气等着下一位自我介绍,自己开始打起腹稿,想着等会儿要怎么说才好,令我没想到的是旁边的小伙伴已经开始头头是道地讲起她的职业理想了,我这才醒悟,原来刚刚不是简单的自我介绍。心里意识到情况不妙,便开启自我安慰模式:“面试不上也没事,反正我是来陪室友壮胆的!我就是……”正想着老师又突然问了我一个问题,“你看过学校的官方网站和微信了吗?”老师问道。我懵了几秒,还好留了几分神在听,倒带一下原来是另一位面试采编部的男同学有自己的微信公众号,并且还有一定的粉丝数量!这下我便没出息地破罐破摔道:“我没看过,是学校教务网吗?”老师眉头一皱,之后我就以旁观者的心态听大家交谈了。

面试结束后,辅导老师让我们每人回去写一篇有关植树节的新闻稿,我想着虽然肯定录取不了,但是既然去了就做完吧,认真写完就交给学姐了。不知是因为我交得及时还是什么原因,最后收到采编部录取短信的居然是我,真是惊得合不上嘴。

就这样进入了采编部,部长是小教专业的一个萌妹子,说话有些嗲嗲的,是个很容易亲近的人。副部长是我的直系学姐,初见时误以为很高冷,熟悉之后发现是个害羞不善交际的小姑娘。没几天,又加入进来一个自来熟的大一同学,听说面试那天迟到了,我当时想这姑娘心真大,后来才发现她是个心思细腻的女生,多愁善感却喜欢给予朋友温暖,总是把正能量传播给大家,自称“元气少女”。

再说采编部的主要任务:负责学院的新闻稿和微信稿。我的第一个任务是写一篇学校书记的十九大工作报告的新闻稿。那天我临时接到任务,紧张地拿起手机便走, 想着录音录下来,可到了报告厅才发现手机快没电了,回宿舍充电是来不及了,担心自己第一次写稿就出错误,赶紧打电话给带着我写稿的学姐。学姐在电话中安慰我道: “没事的学妹,我带着充电宝呢,我马上就到了,别担心。”学姐到了之后先是把充电宝借给我,然后给我讲了一下怎么写新闻稿,我看着她的嘴巴一张一合,眉眼温柔的样子,心思飘忽,觉得加入通讯社真是幸运,没有我想象中的勾心斗角,倒像是刘姥姥进了大观园,全是一个个似水妙人。听完报告,赶回宿舍提着电脑又去食堂买了个面包便往晚自习教室赶去,一路上大步快走,头发也没吹干,心里却有些充实的快乐,大概是高考完暑假咸鱼了太久,找到了事情做的满足感吧。

在通讯社的两年多里,记不清写了多少篇新闻稿和微信稿,更记不清每篇稿件改动了多少遍,但是要让我回忆起每一次写稿的画面,又好像都历历在目。第一次近距离接触钻研学术的老教授,在他的宿舍里看他工作的模样;第一次电话采访,和内蒙古的优秀毕业生聊天;第一次迎新,拿着学校的明信片将新生父母的爱语传递给新生;第一次元旦吃饺子,和一群天南地北的人聚在一起玩游戏;第一次遇到善解人意处处为学生考虑的辅导老师;第一次了解到有学姐分享给我她们的经验之谈是多么幸运......

两年时间一晃而过,我如今已是大三老人了。开学那天,社长约我在学校北门的奶茶店聊天,她是我的直系学姐,书生气息浓郁的江南女子,明明算是老乡,我却是个土八路,常常看着她的眼睛沉溺其中。她还细心地带了大三几门专业课的笔记给我,告诉我准备教师资格证的一些事情,帮我普及一些考研方面的事情。“因为你们这一届大三招收的新生太少,出现断层情况,我和老师商量下来想让你当副社长。”她柔柔地看着我说,“不要太大压力,我还是社长,我会罩着你的啊!”我内心其实是很挣扎的,我知道自己性格不适合当一个组织者,下意识的反应居然是退社,因为我很怂,我害怕在很多人面前讲话,我有一大堆借口,但是只要我一想到辅导老师和几个学姐的面孔,拒绝的话就这么卡在喉咙口,最后硬着头皮接下了这个任务。

当副社长的这一个月来,明白自己有很多做得不够好的地方,但是想到自己从大一入社以来的小怂包成长为当年自己也曾仰望羡慕的学姐,还是决定更努力地做下去。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