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新光:环卫神器发明者

在西城区环境服务中心二队,刘新光被同事们称为“发明达人”,采访中,他很谦虚,说这些小发明没什么太大的技术含量,都是基于工作中工作难度、强度大的内容,将其改进,让同事们更省心省力。刘新光的这些创新工具看上去都不复杂,几根钢管、几个螺丝,但跟着刘新光在西城区的街道、清洁站实际走了一圈下来,记者发现刘新光的小创新发挥着大作用。

China Campus - - CONTENTS - 文/徐玲玲 袁晓宇

清洁站中的小神器

刘新光介绍,二队每天要完成的工作量相当庞大,既要保障辖区内26个清洁站的正常运转,还要负责每天600多吨生活垃圾的清运工作。在繁重的工作强度下,刘新光和团队发明的小工具,便被同事们称为神器。

记者跟随刘新光来到一个清洁站,刘新光介绍,为了保持地面干净,清洁站需要经常用水冲洗地面,水渗透砖面,导致地砖底下松动。由于垃圾车经常进出装载 垃圾,会导致砖体松动、断裂,这两点导致需要更换地砖。

因为每块砖之间都是严丝合缝的,每块砖重达五六十斤,以前换砖,需要先用大锤砸碎砖,再一点点撬出来,相当费时费力。在刘新光工作的维修班门外,记者看到了清洁站常用的两种尺寸的砖,一种60厘米长, 20厘米宽,8厘米厚;另一种80厘米长,40厘米宽,8厘米厚,一块重达五六十斤的砖需要两个人一起抬。刘新光和团队发明了砖夹子,这个铁夹子底部有两个可以活动的夹子,将这两个铁片夹 子夹在砖两侧的缝隙,两边支上千斤顶,一个人操作,就可以把整块砖撬起来。“放一块砖多费劲!因为不是一次就能弄好的,砖底下铺的沙子,有可能是不平的,还得再撬起来找平。换一块砖放进去容易,再扣出来就难了。”刘新光说。

砖夹子其实是刘新光和团队针对换砖,做的第二代创新工具,第一代是两个平板,上面带两个把手。使用时,将两块铁板分别置于砖的两侧,然后在砖里打膨胀螺丝,在平板上的孔眼处装上撬棍,撬起来。相比于二代砖夹子,一代工具更费力,而且由于无法取下膨胀螺丝,在旧砖还能用的情况下,必须把砖上的膨胀螺丝锯了,砖体便留下两个眼,很不美观。

二队各密闭式清洁站负责西城区南部的垃圾清运工作,清洁站管理员每天都要不停地吊装大箱开展作业,每个大箱装满垃圾后重达好几吨。刘新光发现清洁站管理员在操作吊装设备时,手握控制设备的手柄跟随吊架左右移动非常笨拙。清洁站空间有限,线控装置本身就具有束缚性,作业中如果遇到限位器失灵导致大箱坠落、钢丝绳断裂、减速箱破裂等突发事故,操作人员没有躲避空间。

刘新光和团队成员便利用业余时间研究、探讨,想将控制线手柄式操作设备改为遥控设备。他们阅读关于遥控制作的书籍,请教相关专业的老师。制作电路板和元器件时,刘新光和同事利用周末,去北京的各个电子市场选购电子元器件。

通过实验、改造,刘新光和同事设计出了一套红外控制器,但很快,他们便发现红外装置有一个缺点,就是红外线必须得对着接收器,这样仍然具有束缚性。几经研究,最终他们确定了无线遥控,经过七个月,无线遥控与手动双切换装备终于成型。保留手动切换,是为了上“双保险”,一旦遥控出问题,手动还可以继续操作。清洁站管理员在使用后,觉得新设备除了满足工作需要,更重要的是,操作起来更方便,作业时也更安全。

无线遥控与手动双切换装备是在2010年西城区环境卫生服务中心推广创新工作理念后,刘新光在中心领导的支持下,研 究的第一个创新工具。这对他影响很大,工作十余年后,他在工作中找到了新乐趣。

清洁站里还有一个看起来有些其貌不扬的木板子,黑色木板子不大,还可以对折。刘新光指着十余米高的吊装设备介绍:“如果上面的电机或者减速箱等坏了,人要上去,站在架子上修理。”受力点的架子是钢管,很细,中间都是空的,可想而知,操作起来费劲又危险。“这个板子打开和空的格子一样大,放在空中,正好相当于一个平台。站在上面修理,稳当又容易发力。”

装卸神器

采访刘新光时,正值初冬,是环卫工作中清运落叶工作量最大的时期。为了保证城市环境干净整洁,防止发生火灾事故,环卫工人需要尽快将落叶清扫、收运。

在西城区的街头,刘新光带记者来到 一处装满落叶的麻包堆放处。落叶不能焚烧,只能收集起来,运输到固定场地集中处理。记者见到一个装满落叶的麻包有半人高,刘新光介绍一袋麻包有200多斤,需要3~ 4个人才抬动。记者来到的麻包堆放处有几十甚至上百包落叶,刘新光说这是常态,堆放处一般少则五六十包,多的要几百包。

一般的清运车辆后面是一个大斗型装置,这种后装装置可以降低装卸落叶人员的劳动强度,提高效率。但是有一辆清运车的后装装置是一个架子,因为没有后斗,需要两三名工作人员一起将麻包搬到一米多高,放到清运车里。装满一车,需要抬近百包麻包,不仅大大加重工作人员的劳动强度,也极大地降低了工作效率。

刘新光和团队便开始思考解决方法,最后研究出一个装卸架。这个装卸架可以外接在后装装置上,方便拆卸,可以折叠。因为落叶清运具有装卸重、受力强度大、使用频繁等特点,为保证行车安全,所以刘新光采用了钢结构。在实际测量,严谨计算后,初步绘制出工艺图,经过反复推敲和验证后,开始制作,在装卸架的受力处,加厚了钢材。

装卸落叶时,只要把装卸架的折叠开关打开,就可以进行装卸。行车时,装卸架可以折叠起来,背负在车后的后装装置上,对行车安全不会造成影响。

原来工作人员需要将麻包举到一米多高的位置,装上装卸架,只需提高十厘米。一个冬天需要干一个多月的落叶清运工作,有了装卸架,大大降低了工作人员的工作强度和危险性,同事们都很喜欢刘新光的这个小发明,称它为“装卸神器”。

刘新光说在工作中看到了别人看不到的问题,通过自己和团队的发明改造,改善了同事们的工作环境,给自己的工作带来了更大的乐趣。

1

2

刘新光,是北京市西城区环境卫生服务中心二队维修班的副班长,自1997年起,一直在西城环卫工作。刘新光多次被西城区环境卫生服务中心授予“岗位创新能手”称号,多次获得优秀科技创新成果奖,是“北京榜样人物”上榜人物。

3 4 1.刘新光展示装卸架2.刘新光和同事杨尉演示用砖夹子撬砖3.落叶麻包堆放处有近百包麻包4.清洁站里的吊车设备5.用于修理吊车设备的木板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