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四年茅班优秀百分百

“简荃笼”是一个能承受107斤、重量仅为200克的竹条搭建的结构模型,这个听起来不可思议的作品,是简全荣、陈炫皓和另外四位北京交通大学大三同学经历数次实验、模拟,在第七届北京市大学生建筑结构设计竞赛提交的设计模型。通过层层考验,取得了本届赛事第二名的佳绩。

China Campus - - CONTENTS - 文/汪涵

本科生导师制

时隔半年,几位同学再次谈论起那场比赛,还滔滔不绝、津津乐道比赛时应用到的知识、出现的纰漏、改进的方向。说起“结构”“力学”“桥梁”这些字眼,他们都表现出了十足的热爱。

这几位热爱“结构”的学生,其实都来自于同一个班级——茅以升班。

北交大土木建筑工程学院从2004年开始创办培养优秀拔尖创新人才的“茅以升班”,至今已有十四年办学历史。

“茅班的师资都是高配,茅班的班主任一般是学院的领导班子成员或知名教授。”土建学院团委书记何永淼说。

除此之外,茅班的同学还有一项福利——本科生导师制。

“从2005年开始,学校给茅班的每位同学配一位导师,按照研究生的培养模式让茅班学生提前感受科研氛围。比如,导师会让茅班的学生进入自己的课题组,参与课题的定期组会、了解课题研究是如何开展的等等。而普通班的同学,只有进入到高年级通过申请加入科研项目或者到硕士研究生、博士研究生阶段,他才知道课题组要定期开组会、读文献等等之类的。茅班的学生参与的课题越多,就会对科研越感兴趣,他就学得越好,导师就越喜欢带他。这对学院的发展,对于学生个人的发展都有很大的好处。”何书记总结。

“我的导师除了会在专业知识上给一些指导,平时也会布置课题组里一些比较简单的任务,让我们先尝试。虽然现在是 大三,导师会让我们先去接触一下研究生时才会接触到的一些体验。比如之前老师给我布置了一个比较简单的桥梁风险评估报告。桥梁风险评估报告就是他给我一些数据,教给我一些计算方法,教我怎么去书写报告,之后也会让我们去学一些以后用得着的一些软件。这些软件对普通班的学生而言,他们只要掌握某个课程设计的设计功能就可以了,而茅班的学生需要系统地学习这个软件。”简全荣说。

“有时我们也会参加导师的博士生课题答辩会,我觉得这个也挺有用的。一次我参加一位博士师兄的课题答辩,师兄在台上用PPT分享了自己的一些研究成果,台下的老师会提出问题质疑。而我,‘这是什么?’‘这是什么意思?’‘这是为什么?’……完全不懂。”茅班大三学生李静笑着说。会后,李静如实地向导师汇报了自己的感受,随后,导师根据李静的个人能力和学业情况给了她很多建议,从

李静应该选择哪些课程,到应该自学什么软件,这为李静之后的研究生生涯做了较好的铺垫。“这些软件就是导师研究课题的基本工具,相当于数学的计算器。”李静说。

培养什么样的工程师

“每年茅班的深造率几近100%。”何书记说,“平均每届茅以升班学生的个人优秀率达90%,获奖学金率超过97%。茅班就是要培养以茅以升为榜样,以茅以升精神为指引的优秀工程师”。

“我这届茅班的同学毕业后100%选择继续深造。”李静说,“我们现处在对未来的规划选择当中,其实本科学的东西用在实际当中差不多足够了,但是如果想研究得再深入,还需要继续学习。”

李静解释道,学习是为了给实际问题提供专业权威的解答:“在土木工程领域里面,有些问题不是在施工的时候就能解决的,如果施工时发现了问题,会请专家组给出方案,未来我想成为专家组的人。”

李静曾经在跟老师做课题时,对“专家组”有直接的认知。北京的永定河桥需要做一个斜拉桥,整个桥塔像一个高的连拱,为了形成一种视觉上的美。虽然外观美丽,但是这种结构不好计算,做模型很麻烦。桥梁设计图纸出来之后,李静发现:“分析桥梁负荷时,施工方是做不了的。这个时候,就需要专家来计算桥梁在正常使用状态下的最大承载量了。”

在工地,李静还看到了专家的严谨精神。桥梁施工时经常会遇到打桩去勘探地 层的问题,一般要向地下打70米,但是拔出是非常困难的,打桩因此成了一件非常需要专业能力的事情。桩的位置怎么选?怎么确保桩的承载力?两根桩的距离如何协调?打桩就像是桥梁工作的基础,万一受力不够,桥梁的安全性将受到严重影响。如果因此折损了桥梁的寿命,造成倒塌,这是会受到法律惩罚的严重错误。

李静说:“学了桥梁设计这个专业后,我还特意去学了法律法规。我的导师特别认真严谨,比如画图只是差了几毫米,导致模型对不上,都要重来。”

平台搭建,开拓视野

参加各种大赛和国内外交流活动是茅班的福利之一,在这些比赛和交流中,茅班的同学能看到自身的不足。

在一次世界大学生桥梁竞赛中,李静看到了自身的不足和更多的可能。“真的觉得自己达不到人家的水平,然后才更加奋发了。”

据李静介绍,这次世界大学生桥梁设计大赛共收到了224部作品,涵盖52所大学、920名学生参赛,入围的作品有90项。入围作品中再进行评选,最后的答辩只有10组,评出二等奖、一等奖和特等奖。她在其中看到了更多的文化元素、更全面的思考方式和更具思想性的作品。

让她印象深刻的西南交大的团队容纳了很多国际元素,理念非常特别。在叙利亚,有一座用于男女之间相互表白爱意的桥,但是那座桥却在战争当中毁掉了,只剩了几个桥墩。西南交大的团队就想在原 来桥墩的遗址上面再建一座新桥,这样的设计的理念出来之后,立意得到了升华。“一般桥我们都会做直的,他们的设计却是绕着那些墩,有那种漫步的感觉,非常令人羡慕。人家怎么能有这么好的想法?他们的创意特别好。”李静说。

同济大学的桥梁设计也让李静记忆犹新:“他们完全是从一座桥梁的受力去想它的结构是什么样子的。同济大学的教育可能也是这样子,就是更多去思考桥梁的受力。西安交大和同济大学的作品让我深刻体会到,我如果继续从事桥梁专业的学习,桥梁设计不仅要有创意,还得考虑它的受力。”

简全荣介绍,学院会积极支持茅班同学到广州、上海、哈尔滨等地,参加各种学术交流和研讨活动。2018年, 2015级茅班的王铁霖同学就曾得到了参加港珠澳大桥研讨会的宝贵机会。

北京交通大学自导自演的校园话剧《茅以升》已经作为学校校园文化品牌项目被中国科协纳入共和国脊梁工程,每年都去国内有关高校和地方巡回演出,何书记说:“每次看了,我都非常感动,土建学院有一个口号:‘优秀是土建人的习惯’。”

茅以升被冠上了茅以升先生的名字,对学生而言,是荣誉,更是激励。

何书记说:“茅老是我们的老校长,茅以升班每年有固定的特色活动,就是到茅老生日或者诞辰的时候,所有同学都会到图书馆门前,把茅老的塑像重新擦洗一遍,然后给他敬献一个花圈,每一个人摆一朵小花,这是茅班的传统,是我们对茅老的怀念和尊重。”

一届届的茅班学子已经步入社会,投身建设事业,这是对弘扬北京交通大学“知行”校训和茅以升“爱国、科学、奋斗、奉献”精神最好的践行。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