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 65从北纬 度到北纬 度

——海大3名女研究生的北极调研纪行

China Campus - - CONTENTS - 文/金松(中国海洋大学)

纳德姆市坐落在纳德姆河岸旁,是一座靠近北极圈的美丽小城。气候是亚极地气候,年最低温可达零下五十多摄氏度,最高温可达三十多摄氏度。也许因为寒冷的气候和较高的人均GDP,小城弥漫着一股安逸悠然的气息。小城不大,半小时就可以走遍全城,今天遇到的人明天再偶遇一点都不奇怪。

李晓伟她们前往学习交流的纳德姆北极研究中心是俄罗斯在北极医学和原住民研究方面的权威研究机构。

探访北极原住民

此次国际夏令营的主题是“极地生活水平和原住民:传统、健康和现代化”,而北极原住民问题也一直是李晓伟的导师郭培清教授研究团队一直涉猎的重要问题。实地探访原住民也是3名女生此次调研的重要内容之一。2018年8月27日一大早,3人穿上厚厚的御寒服,套上救生衣,戴着保暖帽,背着沉重的登山包,与另外10名营员一道分乘两艘快艇,沿纳德姆河前往北极涅涅茨人居住点。

纳德姆河宽阔清澈,波光粼粼,不起一丝波澜。大家挤坐在小艇上,在河面上飞驰。河两岸是碧绿而茂密的苔原灌木丛,小艇疾驰,把灌木林急速地抛向身后。天气寒冷,大家需要不时地喝些热水保持体温。经过四个小时的航行,他们到达了第一个目的地——北极原住民涅涅茨人永久定居点Nori。远远看上去, Nori是由一幢幢铁皮房、木头房凌乱地组合而成,极像棚户区。原住民夏天外出渔猎,冬天返回永久定居点生活。

Nori是一个被极光和冰雪营造的人间净土,一代代的涅涅茨人在这里繁衍生息。涅涅茨人被称为住在“世界边缘的人”。带队的俄罗斯北极联邦大学伊莲娜教授告诉李晓伟她们,亚马尔-涅涅茨自治州生活着不同种族的北极原住民,涅涅茨人是其中一支。在涅涅茨语中,亚马尔的意思为“世界的尽头”,而涅涅茨为“人”的意思,亚马尔-涅涅茨的意思就是“世界尽头的人”。

走进Nori,你会发现这里的原住民过着闲淡舒适的生活。3名女生一起拜访了一位原住民老奶奶。老奶奶已经退休,每月可从政府领取三千卢布退休金,她觉得现在的生活很好,她的愿望很简单,就是拥有更多的孙辈,家里能够人丁兴旺。

告别定居点,大家继续乘船赶往下一站——一个当地渔民的家。亚马尔-涅涅茨自治州遍布数千条河流,捕鱼是他们维持生计的重要手段。鱼是涅涅茨人生活的必需品,生活在极寒地区的鱼类含有丰富的营养物质,多食对心脑血管有益。对餐桌 上极度缺乏蔬菜的原住民来说,每周至少要食用3次鱼才能保障身体健康。

接待她们的渔民家门口拉起了可以横截河流的渔网,每天早晚6点各收一次网,每次可获得10多条鱼。冬天河面结冰,渔民就在河中凿出1米多深的洞来捕鱼。靠这种传统的渔猎方法,获得可观的收入。涅涅茨人很满足当下的生活,并不期待融入现代化社会。他们家里很少有电子产品,并不是因为买不起,而是不喜欢用。这位渔民告诉大家,他的手机坏了3个月也懒得去修。

渔民搭建了两个Chum(原住民的营帐) ,3人晚上就住在其中一个。营帐很小,而且不断有冷风从门缝中灌进来。

晚上3人紧紧挤在一起,冷风不时钻进睡袋,更要命的是渔民养的一条狗也来凑热闹,钻进营帐,硬往三人这块巴掌大的地方里挤!可此时什么也敌不过身体的极度疲惫。大家相拥而卧,整夜睡得香甜。

第二天,大家从渔民的Chum出发去探访驯鹿放牧人。牧人住在苔原深处,经过 苔原森林才能找到他。苔原森林里到处是虫子,尤其是北极的蚊子体大凶猛,叮咬后奇痒无比。穿越茂密的丛林,受过蚊子的“洗礼”后,大家找到了驯鹿放牧人的临时居住点。牧人有四百头驯鹿,夏季来这里放养,天气转冷时便会返回位于Nori永久定居点的家。牧人对现在的生活很满意,他希望能有一台无人机帮他放养更多的鹿。

在对放牧人进行了一天的采访后,晚上她们又返回了位于渔民那里的居住地。夜晚,学者们对一天的采访进行了梳理和交流,探讨了提高原住民生活水平的方法。气氛很热烈,一直到很晚大家才去休息。

“虽然探险过程充满艰辛甚至危险,但我们真切感受了北极原住民生活。和我们想象的不一样,这里正经历从气候到社会生活方方面面的变化,也潜藏了诸多机遇。这里值得,也需要我们更多的研究。”李晓伟说。

2018年暑假,中国海洋大学国际事务与公共管理学院国际关系专业2016级硕士研究生李晓伟、宋晗和该专业2017级硕士研究生邹琪3位女同学,参加了由俄罗斯北方(北极)联邦大学和俄罗斯北极科学研究中心联合主办的“俄罗斯国际夏令营”,从位于北纬36度的黄海之滨的青岛,奔赴北纬65度的俄罗斯北极小城纳德姆,就北极原住民的历史传统、社会经济、生活水平以及北极国际合作等主题开展实地调研。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